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抗战之还我河山 > 第494章 我们必须得“人道主义”
    等骑兵和2000抗日救国军将方圆近十里的所有还能活动的土黄色身影全歼,左右两翼两个抛弃了机枪抛弃了辎重抛弃了所有能抛弃的日军大队已经跑出了近五里地,进入了山区边缘。

    别说中国人惊讶于日军的速度,恐怕就连日军自己都惊讶,喝了三天的野菜汤的他们,这次武装越野的成绩,竟然比平时酒足饭饱后训练时足足提高了四分之一。

    人的潜力,真的是无限的。

    尤其是在死亡阴影的笼罩下。

    虽然还是跑了近两千日军,但已经只有穿着粗棉布农民服装有资格站立的阵地上,欢声雷动。

    无数人,朝天大吼,用狂呼发泄着自己复杂至极的情绪。

    是喜悦?亦或是悲伤?还是恐惧?还是放松?恐怕没人能给他们一个准确的定义,包括他们自己。

    毕竟,他们所有人,在一周前,还只不过是扛着锄头和提着柴刀的农民。

    现在却要扛着枪,用自己的胸膛迎着敌人的子弹,看着亲友一个个倒下,看着敌人的血肉在眼前肆意横飞。

    这的确,太过残酷了些。

    不过,唯有残酷,才能让人更坚强。

    因为,如果不坚强,会有更残酷的事情在等着他们。

    米家裕115人,用事实告诉了所有中国人,这场战争,战败的人,获得的不仅仅只是被劫掠和被欺辱。

    当然,更多的应该还是喜悦吧!

    经历了如此残酷的战斗,他们还活着。能活着,就足以让每一个人心声喜悦,包括那支在先前还纪律严明心智刚硬如铁的骑兵。

    所有骑兵,都将沾满鲜血的马刀高高举过了头顶,纵声高呼。

    他们,不仅活着,他们,还创造了世界战争史上的一个奇迹。

    一支被撵得如丧家之犬一般的骑兵,一支纯粹的农民军,合计不过五千余,在所有军事家眼中的乌合之众,竟然击败了一支正规军,一个被他们自己誉为大日本帝国陆军十八个常设师团之一的师团。

    这必须是个奇迹。

    “哈哈,刘老弟,我不得不说,直到这一刻,我还在想,我是不是疯了,竟然会答应你这个疯狂的主意。”跳下马的邓文大踏步地走到刘浪身前哈哈大笑。

    “可是,邓军长,你不觉得,不光是我们疯了,日本人也疯了嘛?”刘浪眨眨眼,龇牙一乐。

    “日本人,的确疯了。惹上你这么一个疯狂的中国人,恐怕谁都会发疯的吧!”邓文摇摇头感叹道。

    “不,邓军长你这句话并不完全对。”刘浪也摇摇头。

    “哦?邓某洗耳恭听。”

    “日本人会疯,不是因为我刘浪一个人疯狂,等到有一天,他们看到四万万“疯狂”的中国人的时候,整个日本,会因为这种疯狂而瑟瑟发抖。就像今天,仅仅只是五千中国人疯狂的结果,他们付出的代价却是近万日寇再也不知道发疯是怎样的一种情绪。”刘浪正色道。

    “哈哈,老弟你是我见过的最能蛊惑人心的指挥官,我以后可得离你远点儿,这种疯狂,还是少来些的好。”邓文哑然失笑。

    虽然嘴上这么说,但邓文却知道,刘浪的话,真的打动他了。就算时光倒转,就算战局逆转,恐怕,他还是会陪着他,这么疯狂一次的。

    理由很简单,他们都是,中国人。

    正如刘浪所说的,一个团结的中国,别说集体疯狂,就是偶露峥嵘,也足以将日寇这种弹丸之地的渔民们吓得去捞他们的蚌壳去。

    “老弟,我们得尽快打扫战场,日军从承德回返的主力距离此地不过一百二十里,如果急行军的话,一昼夜即可抵达,那数千日寇伤员你准备怎么处理?”邓文话锋一转,问刘浪道。

    刘浪斜瞅瞅满身浴血依旧帅得不能再帅的某军长一眼,心里暗骂:老狐狸,这是来丢烫手山芋来了。

    谁都知道,数千日军伤员,想带走?那是不可能的。宰了?一个杀俘的罪名就能让西方那帮满口仁义道德整天将民主挂嘴上的政客们向中国政府施压了。他一个小小的上校团长,是抵不过所谓的“自由民主”斗士们的口诛笔伐的。

    可是,刘浪还真的就不得不接下这个烫手山芋。

    别看邓文是黑龙江省主席马占山亲自下令授衔的军长,但东北义勇军现在已经名存实亡,在老马同志的带领下大部残部已经撤退至红色北极熊境内,可以说这支军队已经从中国军队的序列中消失了。

    换句话说,几乎已经算是散兵游勇的邓军长这会儿是落草的凤凰不如鸡,没他这个中央军第二师堂堂上校团长更有说服力。

    更何况,这次战斗也是在他刘浪的主持下进行的。

    “如果时间允许,我会带这批伤员上路的。”刘浪苦恼地揉揉额头。

    “哦?可时间真的不允许了。”邓文一副你装接着装的眼色很认真的替刘浪找台阶。

    “的确如此,但我们也绝不能如此大规模杀俘,因为我们不是残暴的日本人,拥有五千年灿烂文化的中国人绝不能做那“禽兽”之举。这样吧!我们撤退之后,以抗日救国军的名义,用缴获的日军电台,明令通电日寇,就说本着人道主义精神,数千日军重伤员本应积极治疗,但因我军同样缺医少药,不能妥善照顾,我军将放行任其自由归军。鉴于热河北方寒气至今仍重,请第六师团坂本政右卫门中将阁下日夜兼程前来接受,如果来得晚了,恐会发生令双方遗憾之事件。”刘浪一脸正气。

    邓文一脸无语。

    无论从哪儿看,这货都不像是个拥有人道主义精神的主好吗?要知道,他麾下的骑兵和那帮农民兄弟,在他的命令下,手下可是无一活口,只要鼻端还冒着白气儿的,都会被刺刀检验一下是否还锋利依旧。

    现在整个战场上,还能喘热气的日寇,恐怕也就是躺在插着红十字旗帜的野战医院营地里的日军重伤员了。

    什么医生护士,不是逃了就是成了马刀和刺刀下的亡魂。

    不过,到最后邓文终于知道刘某人为何特意加上缺医少药这一句了。

    抗日救国军真的是缺衣啊!不仅被褥和帐篷不放过,就连衣服都要。

    北方的四月,别说晚上还要穿棉袄,白天,也不能就说穿个衬衣就能御寒的。

    更何况,农民军们绝大多说还没穿过衬衣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