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抗战之还我河山 > 第500章 总之一个字“贵”
    怨不得一帮中将少将想冲到大山里揪出刘胖子群殴。

    就是。。。。。。

    “噗”远在南昌行辕的某大佬拿着电传过来的机枪价格清单,一口茶直接喷了出来。

    王世和无奈的看了看校长,这已经是校长第二次如此失态了,全都是因为那个小上校。

    “这刘浪是做生意的还是打仗的?值此国难之际,他竟以如此高价讹诈诸军,分明是想发国难财,可恶,实在可恶。”喷完茶的光头大佬情绪又有点儿小激动,稍微冷静了一下,将目光投向自己的侍从官,“世和,你来说说你对此的看法?”

    “校长,以我个人观点,刘浪这价格,其实开的还算中肯。”王世和稍稍思考一下,很郑重的道。

    听自己的侍从官说法和自己相悖,光头大佬却罕见的没有发怒,眉头微微一拧,示意王世和继续说。

    从某种意义上说,光头大佬的政治情商的确很高,他需要的侍从官是自己最信任的人也是能给自己建议的人,而并不只是一味的应声虫。做为黄埔一期毕业生的王世和在这方面就做得极为出色,总能给光头大佬属于他自己的建议,他的很多想法,光头大佬就算没有采纳,但也极为欣赏。

    “校长您看,刘浪给这款机枪的报价,看着高达7000银洋一挺,可是,我们从德国购买的马克沁重机枪,今年一月的报价也高达3400银洋,虽然价格足足高出了一倍,但这款高射速机枪的性能完全可以既当轻机枪又当重机枪以及高射机枪使用,兼顾了一线阵地火力支援和阵地防御甚至对空防御,这要远比我们既要花费1400银洋购买捷克式轻机枪再花费3400银洋购买马克沁重机枪更划算。”王世和拿出一月份军工部的采购清单耐心的向光头大佬解释。

    “嗯,如果要像世和你这么算的话,这种多用途机枪本身刘浪倒并不是很黑,基本上在合理范围内。可是,贵的不是机枪,而是什么专利费,那个格鲁诺夫究竟是什么人?怎么和刘浪搅到一起了?”光头大佬点点清单上数字最长的那个条目,脸上的愤然未消。

    “格鲁诺夫其人,在清单一出来我们就已经去调查了。此人是德国最出色的年轻一代金属冲压专家,这款高射速机枪正是此人在德军原老款机枪的基础上研制出来的,和原机械切割式制造零部件不同,这款机枪采用了最新的金属冲压机床工艺,据我驻德国领事馆武馆去查询的结果,这个设计机枪的德国博士在长城之战之前就已经在当局申请了专利保护,德国当局对这款机枪同样也很感兴趣,相信他们也会大量采购,根据他们的法律,每生产出一架机枪,就会给设计人一定的专利费,若是像我们这样其他国购买的,专利使用费经过政府允许后可以根据设计者的建议收取。”王世和看着那一大长串数字,也是满脸的无奈。

    也怪不得所有人都说刘浪黑了心肠,仅专利费这一项,刘浪替这位德国博士开出的价格是令人头皮发麻的每挺机枪五千银洋的专利费。刘浪说的很好,机枪可以给你图纸让你生产,你只需要付每挺机枪五千银洋专利费即可。只是,那个金属冲压机床别说中国没有,就是领事馆问过第三帝国当局,他们也尚在摸索阶段。换句话说,那生产个毛线,只能由刘浪哪儿购买。购买一挺成品机枪七千银洋,外加专利费,这样一来,一挺机枪的采购价,就高达一万二千银洋,几乎相当于四分之一台进口山炮的价钱。

    这纯粹是把所有人当冤大头嘛。

    “那刘浪又是怎么装备得起这样昂贵的机枪,我听说,他全团2000多人,就装备了三十多挺,按他的价格算,怎么说也得四十万银洋吧!他一个月薪几十大洋的上校团长,他是怎么支付的?”光头大佬怒气冲冲地开始算账。

    “咳咳,格鲁诺夫博士在重庆生了场大病,恰恰被刘浪的父亲所救,为了报救命之恩,格鲁诺夫跟刘浪签了三年的合同,在此期间,他所有的研究成果刘浪可以免费使用。”王世和不仅有些尴尬。

    一个第三帝国的精英博士来了中国,不仅没有被当成上宾,反而从南京去了重庆还被一个土财主救了条命,最后拿着价值万金的设计来找政府要钱,这的确有点儿太打脸了。

    诧异至极的光头大佬显然没听说过这个典故,惊愕之下一问。

    “这帮愚蠢至极、鼠目寸光之辈,误国误民。”终于问清其中缘由的光头大佬差点儿又砸了茶杯。

    “即使如此,也没办法,不过,刘浪开出清单上的那个子弹消耗量,果真如此巨大?”光头大佬终究还是压下心中的愤怒,继续问道。

    “是的,据北平内亲自试验过该枪的关志道对此枪的描述,该挺机枪射速高达每分钟1200发,如果射手技术精湛,甚至能达到1400发每分的急速,几乎是马克沁重机枪理论射速的2倍以上。所以罗文裕第一战,太过急于攻克关口的铃木美通的第四旅团才吃了个大亏,仅一次攻击,就损失士兵高达三千余人。”王世和点点头,一脸郑重。

    光看着日军这个伤亡数字,他就能想象出这挺高射速机枪的可怕。三千余日军的数目,那可是拥有整整五万大军的第二十九军数日战斗的成果,却在这挺机枪瓢泼大雨般子弹的威视下,一战而殁。

    对于同样出身于黄埔一期未来会成为国军总司令的那位关姓少将,光头大佬应该还是很信任的,点点头道:“志道领兵打仗很有一套,既然他说是这样,那就没错了。每分钟一千二百发,那一场战斗就得备弹五千发,一个营如果配十挺,那就得五万发。。。。。每发子弹造价若干?”

    “每千发150银洋。”王世和有些牙疼的说道。

    这才是刘浪真正黑心的地方,因为他说得很明白,经过实战检验,那款高射速机枪还是暴露了不少问题,为了改变新式机枪携带子弹量少和精确度的缺点,他将会改变口径,使用和日军三八式步枪类似的5mm小口径尖弹。

    一千发150,一万发可是1500。而且账还不是光头大佬那么算的,一场战斗下来,一挺机枪少说也要用上万发子弹,那几乎就是一个连的士兵所用的弹量,一个营十挺机枪,打一仗就要用去一万五千大洋。

    那如果是一个团,一个师呢?国军,可有二百个正规师,光想想,王世和就觉得,政府可能会被这种可怕的机枪搞破产。

    至于说,自己能不能生产小口径子弹,刘浪说了,那如果出了故障,概不负责。那意思分明就是说,不想花钱行,那有可能你买过去的一万多银洋的玩意儿会成废铁。

    这会儿光头大佬也估计是回过味儿了,倒吸了一口冷气,师生二人看着清单上最后一行数字集体陷入了沉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