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抗战之还我河山 > 第503章 人生如戏全靠演技
    歼灭第八师团而获得的巨大缴获,就算孙永勤一时也完全消化不了,于是骑兵们的马就派上了用场,不得不委屈这些冲锋的战马们当了一回搬运工。

    整整三千杆步枪和二十挺轻机枪十挺重机枪被搬上了马背,至于那八门迫击炮,鉴于孙永勤部远程打击能力实在太弱,而在几年以后迫击炮在独立团已经不是必须,刘浪早已想好了它们的升级产品,干脆,全留给了抗日救国军,包括好几箱没打完的炮弹。

    没了迫击炮,刘浪这尊喜欢行走在人间的“人形大炮”终于不再现江湖。

    近15oo人夜行昼伏,也只花了不到三天,就跑完了2oo多里路顺利的进入了青龙山。

    青龙山原山寨其实并不适合大量驻兵,邓文在附近转悠一天后,干脆将驻地选到了距离青龙山寨十里地的野狼谷附近的一个山谷中,这样马儿可以就近在野狼谷牧养,基地还可以和青龙山寨互为犄角,能抵挡来自山北和山南的敌人。

    对于不放一枪就逃的某些人,邓文的警惕性可比出身于农民的孙永勤要大的多,他深知那些为了自身利益连国土都可以出卖的人,他们还有什么不能出卖的?刘浪甚至还现,从定下基地位置开始,邓文向南方派出的哨兵甚至比北方还要多一些。

    如果是敌人,邓文绝对就是一个最难缠的敌人,这是刘浪对邓文最新的定义。一个将怀疑都能切切实实去防备的人,当然难缠。

    事实证明邓文的防备并没错,当日寇日后追剿孙永勤部至长城山脉叫嚣着要重新杀进长城的时候,北平城的某些高官毫无廉耻的选择了和曾经时空中生过的一样的选择,他们和日寇选择了合作,悍然出兵,准备将这部农民反抗军剿灭以熄日军的怒火。

    可惜,这个世上突然多了个刘浪,也来了个邓文。。。。。。

    当然,这是后话不提。

    刘浪依约向邓文交付了两枪杆步枪、二十挺大正十年轻机枪、五挺92式重机枪和一百万子弹,并还额外的增加了三十具掷弹筒以及五门迫击炮,彻底将一支轻骑兵改造成了真正的龙骑兵。

    之所以要给他们除了迫击炮以为全副日式装备,主要也是为了日后补给方便,每个鬼子都会成为移动军火库嘛!刘浪将红色部队安身立命的法宝完全灌输给了邓文,邓文同样欣然领受,这和他老长官老马同志的理念完全一致,他做起来也很得心应手。

    刘浪唯一一点儿不太满意的就是邓文手下的骑兵们在马上拿着长达1.3米的三八式大盖射击实在是太长了,如果有更短一点儿的马枪是最合适。

    不过倒霉的第八师团没带骑兵部队,这种适合骑兵作战使用的马枪压根儿就没得缴获。

    邓文倒是不太在意,拎刀子砍人惯了的轻骑兵们只要骑上马冲锋,原本挂在马上的步枪早就丢了,他们手中的马刀,才是他们最信任的武器。

    等刘浪把意外拐回长城山脉的骑兵安顿好,刚回青龙山寨那个茅草屋“聚义厅”还没喝上口热茶,“债主”找上门了。

    听到二货男跑得气喘吁吁的汇报,“卧槽,老刘跑这快。”刘浪一愣,“赶紧的,给我找块白布来。”

    “长官,来不及了。。。。。。”二货男目瞪口呆地看着刚才还生龙活虎的胖团座一把扯开自己的白衬衣底端,撕下一条白布,胡乱往脑袋上一缠,往从热河富韩土豪家里顺回来的那个紫檀木太师椅上一歪,俨然一副病入膏肓马上就要咽气的样子。

    这真是人生如演戏,拼的全是演技啊!二货男森森的感觉自己真的需要学习,在胖团座面前,他那点儿小花样儿,真的是。。。。。。拿不出手啊!

    “刘老弟,老哥来看你了。”刘汝明兴冲冲地闯进了茅草屋。

    然后。。。。。。

    然后刘大师长的脸色顿时精彩万分。

    “臭不要脸的”,看着歪在千金难换的太师椅上的脑袋上缠着白布像个坐月子的胖妇人一样的胖子,刘少将只想送这货这样五个字。

    丫的,现在谁不知道你个混蛋装病跑去热河把第八师团胖揍了一顿差点儿没打人家一个全军覆没?结果老子一听说你“病要好”就风尘仆仆跑了几百里来接你,你就给老子来这套。

    话说,你扯的缠脑袋上的那块白布能不能专业点儿,至少别把你白花花的肚皮都露出来吧!

    好,就算露出来,你也别肚皮起伏的那么均匀,至少也得看着上气不接下气马上就要完蛋吧!

    这会儿还跟老子在这儿装,是想干嘛?想赖账?刘大师长那也是属于老狐狸一级的,当下也不戳破刘浪的小伎俩,往另外一张温润如玉的紫檀太师椅上一座,先吩咐二货男:“小家伙,去给老子端杯茶来,跑了几百里都没口水喝,这就是你们刘团长的待客之道啊!小心老子把老子的兵全要回去,一根毛都不给你们留。”

    刘浪紧闭着的眼皮跳了跳,麻痹,有人想坐地起价。

    果然,不好的预感成为现实,端着二货男跑断气以最快度端上来的热茶,刘汝明很惬意的抿了两口,貌似很随意地自言自语道:“貌似,听说独立团这次又抢了个大户,了笔横财啊!我得好好再算算。。。。。。”

    刘浪茫然地睁开眼,眼珠左右四转,脸上涌起一片“惊喜”,“刘师长,您来了,该死的刁叶,怎么不给我通报一声,也好让我去山门接接。”

    刘汝明端着茶脸上皮笑肉不笑的看着某胖出色的表演,一言不。

    两个男人就这样大眼瞪小眼的互相看着,场面很诡异,却一点儿也不违和。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们之间生了一些不可告人的秘密。

    却不知道,这二位正在暗地里交锋。一个想坐地起价,一个,则打算装病赖账。

    反正,从做生意的角度。

    这一个大师长和一个小上校,没有一个好玩意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