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抗战之还我河山 > 第523章 再见叶大家
    “先生,你赢了。”熊真脸有点儿红,但依旧勇敢的承认了自己的失败。

    刘浪笑了。

    这个人,和历史中记载的一样,不仅拥有一颗天才的头脑,更重要的是他还有一颗正直的心。

    由他,做为独立团首席军工是再合适不过,哪怕他现在还只是一名青涩的小青年。

    摇摇头,刘浪很认真的说道:“不,你没败,是我输了。”

    “这。。。。。。”熊真微微一愣,脸色却更是难看起来。

    他已经想过眼前这个在力量、敏捷、技巧上全面碾压自己和同学的胖子会说出各种高高在上的话,他也准备接受了,那是胜利者的权利,但却没想过胖子会这么谦虚,谦虚的都有些过头了。

    这是反讽吗?

    “你说得对,篮球是一种团体协作的运动,可我,却只有单打独斗。如果换成是在战场,胜利者只能是你,而不是我这种逞个人英雄的人。”刘浪拍拍熊真的肩膀,很装逼的又留了一句,“少年,努力吧!祖国的明天是你们的。”

    “啊?”熊真和天之骄子们一呆。

    称呼这位先生是敬语,可这位,还真的是把自己当先生了,教育学生呢?

    等回过神来,装完逼的胖子已经走出了运动场,远远的丢过来一个声音:“对了,我不是先生,我叫刘浪。”

    刘浪?这名字貌似有点儿耳熟呢?熊真有些挠头。

    “长官,人家貌似没问你名字啊!”当了半天人桩的孙无法终于忍不住插了句嘴。

    刘浪忍不住怒瞪自家这个不知趣的小排副一眼,他们不知趣不问名字,还不准老子主动说啊!

    不说的话,先前半天劲不是白费了?

    不得不说,刘浪这主动亮名号的一招还是管用的。

    熊真没挠头多久,就呆住了。

    刘浪刘团长,可不就是那位在长城之战大放异彩的民族英雄吗?十数日之前他和同学们还集体讨论过他来着。

    虽然没见过刘浪,但熊真很笃定就是他,叶先生对刘上校的外貌没多做详细评述,只说了一句,那是一个神奇的胖子。

    没错,除了那个神奇的胖子,熊真不相信这世上的胖子都那么牛叉。也许,只有在战场上杀日寇如屠鸡的战斗英雄才会轻易扛着三个大小伙子将球放进篮筐吧!

    想起名闻全城的北方大军授勋大会刚刚结束不久,刘浪就来华清园,他的目的自然不言而喻。

    自然是来找叶先生的。

    想到此处的熊真眼前一亮,喊来一个身体敦实的队友和一个身形消瘦一直在一旁呐喊助威的同学,这两位先是低低的惊呼了一声,然后同样面露喜色的三人嘀咕了一阵,便追着刘浪等人的身后跑了过去。

    刘浪并不知道,他这篮球场上装了个逼,不仅震倒了体育方面有特长的熊真,还附赠了俩,日后被称之为独立团黑科技三杰的三个青年从这一刻起就坚定了要去四川广元华清理工院校外实习基地的决心。

    原因真的很简单,一个在篮球场上如此叱咤风云的胖上校,不仅能力足够强,家庭条件也一定很好,绝对足以买得起各种昂贵的实验器械。

    好吧!在一次闲聊中无意中得知另外两个在未来共和国科学院院士中都星光熠熠的彭同学和钱同学下定决心去广元的理由之后,刘浪决定不减肥了。

    就让肉继续多下去吧!

    胖子,在这个时代,绝对是多金的象征。

    刘浪甚至考虑是不是要给自己弄个大金链子挂脖子上,任何时代,缺啥都不能缺钱啊!包括搞科学研究的大师们。

    叶企孙在华清园的名气自然是不用说,在问过几个学生之后,刘浪就顺利的找到了叶企孙的办公室。

    听到敲门声喊了声请进的叶企孙看着大踏步走进来的刘浪先是一阵讶异,接着便是一阵大笑,欣然站起身和刘浪握手致意。

    这态度,和先前那次上海相见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虽然那时刘浪是上校,现在亦是上校;虽然那时刘浪荣获青天白日勋章,此时亦是荣获青天白日勋章;虽然那会儿刘浪是个胖子,现在亦是个胖子。

    但,经过长城一战,刘浪已不同往日。

    一个率领数千将士一战覆灭日寇数万的上校,自然远非一个凭着小伙儿火力壮完全二愣子精神闯进敌营一炮端掉日寇联队司令部而获升的上校所能比拟。

    无论从威望还是真实的战绩上,刘浪都值得叶企孙这位物理大家起身相迎,至少叶企孙是这样认为的。

    “叶先生,我们又见面了,刘浪这些天军务繁忙,未能抵达北平之日就前来拜访,请先生恕刘浪不敬之罪。”刘浪文绉绉的一番开场白让一旁的小洋妞儿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这货还真是有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功夫啊!

    不过,小洋妞儿对叶企孙也不禁刮目相看,一个中国普通的大学教授,能得牛哄哄的刘上校如此谦逊,那也得有他的本事。

    至少,在小洋妞儿的印象中,刘浪可从未对其他人如此过。包括她这个罗斯家族的嫡系在内,刘浪爱理不理的态度让人狠得牙痒痒。

    “哈哈,刘团长言重了,此次长城一战,若不是刘团长率领着独立团大放异彩一战击溃日寇第八师团,我中华民国可谓是一败涂地了。”叶企孙说完,脸色一肃,退后一步,冲刘浪深鞠了一躬,“说起来,我还要代北方千万百姓感谢独立团将士的浴血奋战,也要代我华清园上千学子感谢前方将士们的牺牲才能让他们能继续安然完成学业。”

    刘浪哪能让大师给自己弯腰,不待叶企孙腰弯下去,慌忙上前一步扶起,正色道:“叶先生这是说到那里去了,保家卫国是我辈军人之职责,先生还记不记得刘浪先前说过的一句话,不能退,刘浪和我独立团二千五百将士只不过践行了这句话罢了。”

    “哈哈,好一句不能退,叶某领教了,相信日本人也领教了。”叶企孙不由仰天长笑,目光中微露晶莹。

    刘浪亦心潮澎湃,无论未来还是现在,这都是一位最令人值得敬佩的大师,没有之一。他的名字,必定会在历史的星空中闪耀,和他的那些优秀的学生们一样。

    “先生,我的诺言兑现了,不知道,先生的诺言什么时候兑现?”刘浪灿然一笑,问道。

    “我的诺言?”刘浪的话题转换过快,让叶企孙微微一愣,继而拿手点点刘浪,“你这个小家伙儿,还担心我老叶赖账是怎么的?”

    也不直接回答刘浪的问题,把目光投向小洋妞儿,问道:“这位是?”

    “这是我的朋友,来自美国的劳拉小姐,她听说我要来拜访您,就死乞白赖的要跟着来,您的大名,估计早已漂洋过海。”刘浪听叶企孙不会赖账这一说之后,也放松心神和大师开起玩笑来。

    “原来是罗斯家族的劳拉,怎么样?东胡遗址考察顺不顺利?给汤姆斯教授的论文完成了没有?”叶企孙却不接刘浪的茬儿,用一口流利的美式英语冲小洋妞儿说道。

    这次,轮到小洋妞儿瞪大眼睛了。

    眼前的这个普普通通穿着中国旧式文人长袍的儒雅中年人,不仅一口英语说得极棒,他又是怎么知道那么多的?

    小洋妞儿敢确定,就是刘浪,也不知道自己的老师是谁。他听得懂英语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