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抗战之还我河山 > 第528章 “破浪”行动
    比一个女人更麻烦的事情是什么?是三个女人。

    不仅刘浪第一次深刻的领会到了女人这种生物对于逛街的热衷,在看到三个女人又重新返回几十米外的店面对先前没有买的物件继续重复着之前的讨价还价后,就连少言寡语的黑大汉脸上都显出一丝无奈。

    三个女人,三种美丽,当大街上的行人将目光投向那个跟在中西三个大美女身后的胖子,无不羡慕嫉妒恨,为什么自己就不是那家的管家呢?

    看那个胖管家苦着脸的模样,又不是他付钱,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不知福啊!

    付钱当然不是刘浪付的。做为下属,孙无法每积极的参与付账一次,心都狠狠地抽一次。

    这三位,没一个是当老婆的好人选,必须的,没看把浪团座都快花哭了吗?反正到最后孙无法已经决定等回去了就找长官报销,必须不能长官泡妞他当护卫还贴老本了。

    虽然暂时不用付钱没能感受到金钱流逝的悲痛,但刘胖子这会儿心情其实也是挺复杂的。

    或许美丽的女人天生就是敌人,很明显感觉能感觉到三个女人关系间有些微妙却又说不出微妙在那里的刘浪在看到三个女人犹如姐妹一般你一唱我一和的和店老板砍价的那一刻,内心绝对是崩溃的。

    难道说,他超人的直觉出错了吗?

    反正在三个女人将淘来的大小商品集体丢给刘浪,越来越亲密的携手继续逛街的那一刻,刘浪直接肯定自己的直觉出故障了。

    又或许,他的直觉只对男人起作用?这个结论刘浪想起来脊背都有点儿发凉,必须不能啊!

    四名警卫排士兵已经被刘浪打发回去了,以自己和泰森以及孙无法的战力如果在北平城内都保证不了安全,那就是多他们四个也没什么用。

    现在的情况就是三个女人走前面,三个拎包的兼保镖跟在后面。

    一路夺人眼球的逛游着向西直门外的百年老店走去。

    被女人们夸张的逛街折腾得无精打采都快怀疑人生的刘浪无数次感应到被人注视,先前还警惕地望上两眼,后来干脆都麻木了。如果换成他自己,看到这样风姿迥异的三个大美女,恐怕也得看上几眼外加瞪那几个“幸福”的男人几眼的吧!

    所以刘浪也不知道,在他们走过长街,街边的一座小楼里,一双阴狠低垂着眼睑的眼睛谨慎的将目光从他背影上收回,低声对立在自己身边的一个穿着普通中式对襟衫的面目古板的男人道:“目标正前往预估地点,请源义君做好准备。”

    “嗨意。”男人垂头低声应是。

    “住嘴,你是想害死我们吗?”先前说话男子的眼神登时变得凌厉起来,低声怒吼道。

    “是。”男人这才想起自己不是在日本,而是在中国,再度重重垂头,沉声应是。

    “你转告源义君,我会在城外三十里接应他,还有,请他记住,目标人物中谁都可以杀,但绝不能动那个叫劳拉的女人,现在帝国还需要美国人的钢铁和物资。”男子语气严厉的交待道。

    “是。”男人垂头应是,转身离去。

    如果是何益之在这里,看到这个面目有些阴鹫的中年人,一定会很惊讶。兴许整个北平城,只有他才知道,这个男人是谁。

    关东军参谋部情报课长和鹰知二中佐,何益之的顶头上司,关东军情报部门最高负责人。

    很显然,关东军情报部门最高负责人来北平自然不是旅游来的,是来找刘浪的茬儿的。

    没错,刘浪将第八师团打得丢盔卸甲已经引起了日军大本营的高度重视,最后第八师团甚至还被一帮农民军和东北溃军埋伏几乎打了个全军覆没,整个师团十不存一。

    但如果说日本人就信了那是一帮中国农民的杰作,那日本人真的可以集体去吃翔了,农民军在吸引第八师团步兵攻击中所使用到的迫击炮和高射速机枪全部都有刘浪独立团的影子,如果那一战没有刘浪的参与,日军高层敢集体上吊证明,那绝对巴嘎雅路的是扯淡。

    可是,确定又怎样?正如刘浪先前说的,证据呢?你特娘的证据呢?

    没证据,但并不表明日本人就这样忘记了刘浪这个心腹大患。

    自第八师团谷部照倍少将发出诀别电文那一刻,和鹰知二这个关东军最高情报负责人就已经启程赶往北平。

    但他,不是刺杀刘浪的主力,他的作用只是摸清刘浪的活动规律,为即将到来的暗杀做好一切准备。

    换句话说,堂堂关东军最高情报负责人,在这场被命名为“破浪”的刺杀行动中,只是个铺路和收尾的角色。

    这一切,都是以最高机密来进行的,整个关东军知晓的,也不会超过四个人,北平城内的大大小小间谍和暗探也尽数不知,包括情报课在北平最大的间谍何益之也浑然不知他的顶头上司已经来了北平。

    和鹰知二却并没有为自己没有担当刺杀主力而感觉不满,除了稍稍担忧那位误杀了罗斯家族嫡系女子而特意交代以外,就出城准备撤退事宜去了。

    他脸上的自信充分表明了他对于这场预谋已久的刺杀信心满满。

    是因为日本人狂妄自大目空一切?

    不,从他们侵略中国就可以看出来,他们从来都是很谨慎,更何况要在中国的重镇中刺杀一个拥有着赫赫战功的敌人。

    而且,那个敌人,很强悍。

    数次大战,越来越被日军重视的刘浪强悍的单兵能力已经被报于日军大本营。战场上刘浪杀敌无迹可寻,但据分析,那个以迫击炮偷袭第六师团令八名官佐玉碎事件及随后发生的搜捕中队遇袭事件都有刘浪的参与。

    侧翼山沟中被冷兵器杀死的十数名士兵的惨状已经表明刘浪的单兵能力极强,绝对是高手中的高手。

    想刺杀这样的一个高手,日本人又怎能不派出同样级别的高手呢!

    不光是和鹰知二对即将到来的刺杀极有信心,关东军司令部里已经现出老态的武藤信义坐在办公桌前,看着副参谋长冈村宁次少将递过来的一张电文,满是疲态的老脸上闪过一丝红晕:“破浪”行动今日开始?

    “是”冈村宁次低头道。

    武藤信义并没看到冈村宁次眼底闪过的那丝兴奋。

    是因为对由自己主导的“破浪”行动即将的成功?又或者是大本营密友的那封再过两日武藤信义大将将卸任关东军司令官一职?

    恐怕是两者兼而有之。

    或者说,这二者根本就是一件事,对冈村宁次来说很重要的一件事。

    如果,这次由他主导的“破浪”行动获得成功,那他,未尝不能坐一坐关东军司令官的宝座。

    恐怕,谁也不知道,源义次郎的死讯,是由他第一个发往京都的吧!

    甚至,源义次郎被人徒手搏杀而亡的惨状,冈村宁次都描绘的很清楚,如若不然,源义家族也不会怒火中烧而派出那个恐怖的家伙吧。

    因为只有他,才能保证“破浪”行动一击而成。

    冈村宁次心情前所未有的好,陪着即将卸任回国述职的武藤信义大将坐在即将属于自己的司令官办公室里等着远方传来的好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