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抗战之还我河山 > 第530章 日本高手(下)
    看到这一幕,面色枯槁的老人眼神却是中闪出几丝神采。

    转眼间,就重创五人,剩下的十三人便再没有轻举妄动。

    麻衣男子再度歪了歪脑袋,颈部出一阵碜人的喀喀声响,眼神中闪出一丝阴鹫,有些嘶哑却充满着寒意和不屑的说道:“怎么,身为三船道场的入室真传弟子,你们就只有这点能耐?一起来,你们就一起上吧,让我看看三船久藏大师最顶级的柔道之术,若不然等我源义宏刚出手,那就是生死。”

    剩下十三名柔道高手便扭头看向依旧稳坐在蒲团上的老者。

    老者微微颔首,十三人同时呐喊着,向麻衣男子猛扑过来。

    这一次,麻衣男子再没有托大站着任由攻击,毕竟他就一个人,被十三个六段高阶柔道高手四面围住猛攻,却也不是闹着玩的。

    就如同中国功夫里的铁布衫一样,全身哪怕练的钢筋铁骨,但一处要害被攻击,最终也只能成为死狗。

    再强大的防御,也不如更迅猛的攻击。

    麻衣男子的攻击比他强大的防御力更可怕。

    在十三人发力扑过来之时,麻衣男子的身形便动了,不动则已,一动就快如闪电。

    一个箭步,在十三人尚未完全合拢之间,就冲出包围圈,充满力量感的长臂猛地一箍,就将一个猝不及防的柔道高手颈部箍住,还未等其挣扎,再猛地一振,柔道高手就直直的飞了出去,直至撞上小院的土墙,“嘭”的一声闷响,那名柔道高手连吭都未吭一声就倒地不起。

    不等另外十二人反应过来回首来追,麻衣男子却是探出双手,径直扣住面前两人的脖子和脊椎交接出,脸上闪过厉色,十指猛地用力,令人牙酸的一声“咔嚓”,两人就软绵绵的倒地,恐怖的十指之力竟然将两人的关节错开,若不是尽快治疗,等待这两人的,就是终身残疾之运。

    见麻衣男子出手不容情,剩下反应过来的十人眼中也闪出凶戾,齐发了一声喊,重新围拢上来,位于前后方的两人却是不管不顾,双臂一合再度扑上,也不求柔道之术中的抱摔,只求将麻衣男子锁住,好让其他人攻击。

    然而,进入攻击状态的男子的恐怖远不是他们所想的那样,,腰微微一躬,手往前一捞,竟是连手带腰一起发力,来了一个背摔,从他头顶飞出去的柔道高手直接生生砸在麻衣男子背后的高手身上。

    力量和重力的叠加无疑是恐怖的,“嘭”的一声闷响,相撞的两人甚至连叫都没时间叫,就这样昏死过去。

    战至性起的麻衣男子甚至直接将一名肝胆欲碎已经毫无斗志的柔道高手抓在手里,犹如魔神一般用人体砸起了人,直到将最后几人砸翻,这才将手里已经满头鲜血的人体武器丢下,睥睨四望。

    先前围攻他的十八人,尽数倒在地上,无一人能完好爬起。

    神志尚清仅剩的几人看向麻衣男子眼神中尽是敬畏,日本最神秘流派水月流柳月宗师坐下第一高手竟然如此恐怖,放眼整个日本,还会有跟他匹敌的人吗?

    要知道,他们可也不是什么小猫小狗,日本唯一一个十级黑带柔道高手三船久藏坐下的真传弟子无论走到日本那里,都是可以开馆授徒之人。

    可是,在那个男人面前,竟然毫无抵抗之力。

    “宏刚,你过来。”坐在蒲团的老人向麻衣男子招了招手。

    麻衣男子便大步过来,在老人面前跪坐下来,垂下头恭恭敬敬的道:“爷爷。”

    “宏刚,你很好。”老者枯槁的脸上流露出一丝笑意,伸手**着麻衣男子轮廓分明的脸庞说道,“你在柳月宗师坐下已经修行十二年,现在的你,武技已经登堂入室,就算在整个日本,也算是数得上的了,完全可以为我源义家族的栋梁之才了。”

    “爷爷,宏刚修为尚浅,刚踏足武道之路而已。”麻衣男子微微摇头,恭声道。

    身为日本最神秘流派水月流柳月宗师之下第一高手,源义宏刚一战连败日本最负盛名柔道宗师三船久藏坐下十八名真传弟子,绝对有自傲的本钱。

    但在这名形色枯槁的老人面前,他却执礼甚恭,丝毫不敢带上一点儿傲慢。

    那不仅仅因为这名老者是他的爷爷,更因为,这名叫做源义藤男的老者,正是源义这一代的家主,可以主宰千万人生死的人。

    源义宏刚很清楚,虽说现在天皇陛下的威名压服整个日本,但源义家族的潜在的能量也仅仅只是稍逊于皇室,海陆空三军至少有百分之十五的将领都和源氏家族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而这个恐怖的力量,却都掌握在眼前的这个老人手中。

    老者摆摆手,柔和的说道:“宏刚,你也不用自谦,若不是我的面子,三船久藏大师又怎会舍得放出十八名真传弟子供我来考验你。经此一战,我已经确定,不说那些不出世的老家伙,日本年轻一代中,你当为第一,就是放眼世界,能在单对单的情况下胜出你的,绝不会超过十人。”

    “宏刚,你知道我为什么会将你从柳月大师处召回并安排这场考验吗?”源义藤男脸上闪过一丝悲痛。

    源义宏刚摇摇头。一天前收到爷爷的传令,他就星夜赶到了这里,被告知将会同十八名柔道高手较量,但原因他并无从得知。

    源义藤男脸上的悲哀欲重,拍了拍手,声音提高:“你可以进来了。”

    这时,小院的门被推开。

    一个五十余许,头发花白,穿着日本大将军服的人走了进来。

    源义宏刚脸色一变,厉声道:“你来做什么?”

    站在这里和源义宏刚有几分相像的人,是源义宏刚的父亲,同时也是日军陆军预备役大将源义秀成,源义家族的下一代家主。

    看着对自己没有好脸色的长子,源义秀成脸上涌起一片苦涩。

    源义宏刚正是他的长子,只不过在生下他之后,皇权派完全崛起,皇族以下最大贵族源义家族理所当然的被打压,一心想在军中有所建树的源义秀成就休妻另娶,选了另一家可以助他上位的家族嫡女为妻。

    只不过,就算他升至大将,皇权派的崛起还是让他被编入了预备役,远离了日本陆军的核心。

    做梦都想重新进入日本陆军高层核心的源义秀成深知,入侵中国将是迟早的事,只不过醉心武技的长子不待见他,于是便将自己的次子送入关东军锻炼,希望最看重的次子能借助这次中日战争在军中站稳脚跟。

    然而就在昨天,一纸噩耗却骤然从中国传回到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