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抗战之还我河山 > 第531章 源义宏刚的喜悦
    源义秀成并没有吭声,只是转过身,从身后随行的随从手里拿过公文包,再从公文包里面取出了一纸电报递过来。

    源义宏刚接过了电报,只看了一眼便立刻脸色一变,说:“次郎他?!”

    虽然对自己这位薄情寡义的父亲源义宏刚很不待见,但对于那个比他小两岁同父异母的弟弟源义次郎他却是很亲近的。

    将目光投向站在一边的爷爷源义藤男,脸色枯槁的老者脸上闪出一丝痛楚,百发人送黑发人的痛是隶属于全人类的情感。如果早知如此,他就该阻止自己那个一心想介入军界的儿子,源家已经足够强大,不需要靠和中国的战争来让源家的嫡孙加官进爵。

    而且,就算全日本大部分的贵族和高官都已经做起了覆灭东边那个强邻的美梦,但源义藤男心里却是持有保留意见的。

    那个国家虽然近百年来一直孱弱,可就算孱弱,日本也需要付出极大的代价才能去那头巨兽身上啃下一块肉,现在想彻底将那头巨兽吃掉,日本的肚皮会不会被撑坏?

    要知道,中国可是有四万万人口和千万平方公里的领土,日本与之比较,就如同一只大象身边的小狗。

    但是,这是天皇和整个国家的意志,就算强如源家,也只能附骥其上,否则倾覆也不过在顷刻之间。

    如果不是因为这,他是不会同意关东军副参谋长随信附来的“破浪”计划的,因为,计划的核心,是他源氏家族现在仅存的唯一成年嫡孙,被誉为日本国内年轻一代第一高手的源义宏刚。

    源义滕男叹息道:“是的,你的弟弟,我的次孙,源义次郎,已经于昨日夜间玉碎于中国的长城山脉罗文裕之战,但是我想要告诉你的是,次郎是名真正的武士,他没有给帝国丢脸,也没给我们源氏家族抹黑。”

    “但他的头颅却被该死的支那人砍下当了战利品。”源义秀成双目充血在一旁咬牙切齿地补充道。

    已经被仇恨冲昏了头脑的源义秀成甚至根本没注意到自己父亲不满而恼怒的目光,他忘了,如果不是他,源义次郎又怎么会死在遥远的中国,甚至连尸首都没抢回来。

    更重要的是,源义藤男是打算把选择权交给源义宏刚自己,而不是用仇恨来刺激他去中国。

    源义宏刚脸上刚硬的肌肉剧烈的抽搐起来,显示着他此刻的内心极不平静。

    好半晌后,源义宏刚才沉声说道:“这事我知道了,我会马上动身前往中国,我会找到杀死次郎的支那人,然后杀了他给次郎报仇。”

    然后不等源义秀成说话,源义宏刚又说:“不过这并不代表我就会我会按你的意思加入帝国陆军,不是因为你害死了次郎,而是我绝对不会为了所谓的圣战而战,真正的武士,就应该去追求武道的极致,而不是将生命浪费在毫无意义的征战之中。”

    然后,根本没再看气得脸色铁青的源义秀成,转头看向源义藤男道:“爷爷,这次考核也是为了看我是否有资格前往中国吧!希望我没让您失望。”

    源义藤男有些苦涩的微微摇头,他已经失去了一个孙子,并不想再失去一个,但源氏家族的荣誉需要维护,没有人能将源氏族人的头颅砍下还能继续活着,必须要有人去将那个中国人杀死。

    源义宏刚是最适合的人选。而且关东军参谋部已经做出了详细的计划,在儿子源义秀成的推波助澜下,已经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拿着源义藤男递过来的“破浪”计划,源义宏刚恭敬地向爷爷深鞠一躬,转身大踏步地走出了小院。

    源义秀成的脸上既尴尬又有一丝轻松,不管怎么说,源义宏刚都已经答应去中国了,不是吗?只要上了战场,那加不加入帝国陆军,恐怕就由不得他了。

    虽然没了一个儿子,但一个更强的儿子进了帝国陆军,在和中国的战争中,他迟早会脱颖而出的。

    五十岁的日本陆军预备役大将浑然不知他那对所谓圣战执保留意见的父亲看着他的背影,原本有些犹豫的眼神也逐渐变得坚定。

    。。。。。。。。。

    北平城内的一间四合院内,一直低垂着眼睑口观鼻鼻观心盘腿坐在一块白布上的源义宏刚缓缓抬起头看向门外。

    随着“吱呀”一声门响,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先前从和鹰知二处领命而来的面目刻板的男子走到源义宏刚面前跪伏于地,低声道:“源义阁下,和鹰中佐大人已经根据情报预估出目标去处,“破浪”行动正式启动。”

    源义宏刚眼睛爆出一团精光,棱角分明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轻声道:“好,那我源义宏刚就去见识一下能徒手格毙我十余名大日本帝国陆军勇士的中国上校的中国功夫。”

    此时的源义宏刚完全不像是去杀一名杀害自己弟弟的仇人,竟是充满了一种遇到一名能堪堪与自己匹敌高手的喜悦。

    没错,就是喜悦。

    做为一个对武道境界极为热衷追求的人,二十五岁的源义宏刚在日本他这个年龄段中已经难觅对手。

    自十三岁随日本最神秘流派水月流柳月静生修习武技,仅五年,十八岁的源义宏刚在日本武术界就声名鹊起,到二十岁就连败日本十五大流派真传弟子,几乎就已经奠定了年青一代第一人的地位,被誉为日本百年不遇的武学天才。

    再次修行五年出山愈加恐怖的他,根本没人能跟他单对单一战,就算他爷爷要考验他的武技,也专门请出了日本柔道第一人座下的十八名真传弟子与其一战却未让人觉得有丝毫托大。

    可以说,源义宏刚在武技一道上已经走在了极高的境界,不说达到了一览众山小的地步,但亦是高手中的高手。

    可源义宏刚没想到,搭乘军机从日本飞到中国的东三省位于黑龙江省关东军司令部后,摆在他面前的是十五名筋骨尽断的日本陆军的尸体,而始作俑者有百分之九十的可能就是他要击杀的对象----一名中国步兵团团长。

    正是那个人的属下,亲手击杀了他的弟弟,并在他的命令下割掉了弟弟的头颅。

    从那一刻,源义宏刚就期待着和刘浪的对决,不是为了报仇,而是,他遇到了一个能让他在武道上更进一步的对手。

    那个没见过面的对手,很强悍。

    源义宏刚很清楚,十五名全副武装的帝国陆军的战斗力有多强悍,一名全副武装的帝国陆军或许还抵不过一个柔道高手,但十五名拥有战斗默契的一个小分队的战斗力却远远超出了他曾经面对的十八名柔道高手。

    这样强悍的一个小分队,却尽数死在一个中国人手里,那名中国人的身手自然是显而易见。

    源义宏刚起身,穿鞋,着装,所有动作一丝不苟。

    面目刻板男子眼神中闪过一丝惊骇,在他的印象中,源义宏刚还从未如此认真过,那个传说中的胖子真的如此恐怖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