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抗战之还我河山 > 第534章 刀光如电(三更送到,求订阅求各种票)
    其实源义宏刚也正说中刘浪的软肋。

    虽然泰森的实力不弱,但绝不是源义宏刚的对手,如果自己稍微被三名日本刀手缠住一刻,那纪雁雪三人自然是危险性系数倍增。

    见刘浪大踏步地走了出来,包厢大门被紧跟而上的泰森挡住,而孙无法则紧守着包厢内的窗户。

    源义宏刚露出一口白牙,森然道:“我水月流三大高手如果合击,就算是我,也只能暂避其锋,不知道贵属能挡住他们几刀?他们,可是不会对女子有丝毫容情之心的。”

    架还没开始打,小鬼子就开始出招了,用纪雁雪三人的安全来扰乱刘浪的心智,刘浪当然不会为其所动,脸上绽出一丝笑容:“我说过,所谓的武道之途,不过是比看谁会杀人罢了。”

    话还未说完,脚微微一顿,身形一扭猛地向他侧后方五米处的一名刀客撞去,用他肥厚的脊背。

    八极拳之贴身靠,如果被刘浪撞上,就是一堵砖墙也得被撞出一个大洞。

    刘浪不得不承认,眼前的这个日本武士很厉害,算是他两辈子遇到的敌人中也能排入前三的家伙了,别看他从一出场就是各种装逼,但其实他是利用着用各种语言陷阱来消磨着刘浪的斗志,甚至包括他主动转移战场,看似是帮着解决了刘浪的后患,其实也不过是利用自己的三名手下对三个女人的巨大威胁来牵绊着刘浪的注意力。

    如果换成别人,这名日本武士就用自己营造的气氛使其丧失了一半的斗志,在心灵上笼罩了一层无法力敌的阴影。而这,正是日本武士要达到的效果。

    一个不能一往无前争胜的战士,迎接他的,唯有失败,而面对如此强大的敌人,失败唯有死。

    说白了,别看源义宏刚仿佛一个装逼贩子一样扯了半天淡没有出招,其实他早已出招,从甫一出现,他就向刘浪动手了。

    此人的武道,已经开始进军心灵了,实是大敌。

    所以刘浪也出招了,在所有人的猝不及防中,出招了。

    他的目标,不是大敌源义宏刚,而是距离他五米的水月流高手。

    只是,他仿佛忘了,他撞过去的即使力量再大也不过是肉体凡胎,而刀客手中可是拿着可以切金断玉的武士刀。

    自唐百炼横刀的铸造技艺在华夏大地上失传,就连刘浪也不得不承认,偷学自中国唐朝铸造技艺的日本武士刀的锋利就是亚洲第一。

    刀客甚至不需要做什么动作,只需要维持姿势不变,刘浪就会主动撞上闪着寒光的刀锋,来个透心凉。

    先是愕然,继而眼中闪过狰狞的水月流刀客显然也是这么想的,双手握刀,刀锋直指高速撞过来的刘浪。

    不过,刘浪会这么傻吗?

    源义宏刚显然不这么想,神色一变,低声轻吼:“甲三,快闪开。”

    “闪?”被称呼为甲三刀客眼里闪过一丝疑惑,这可是极好的一刀捅个透心凉的好机会啊!虽然这远没有一刀两断来得爽,但绝对是杀人的好机会。

    很快,甲三瞳仁里出现的那个黑点就让他明白为何源义宏刚让他撤了,刘浪宽厚的背距离他笔直的刀锋还有一米的距离,但随着他扬臂猛地向后一挥,一把在包厢美女裙子下藏着的一模一样的凶器就这样后发先至,出现在惊骇欲绝的甲三的瞳仁里。

    八嘎,中国人怎么都喜欢藏着这玩意儿!!

    这应该是甲三大脑里浮现出的最后一丝念头了。

    下一刻,三棱军刺就像是破开豆腐一样毫不费力的刺入他的眉心之间,穿颅而过。

    水月流顶尖刀客,还未挥出一刀,就如同一根木头一般,呆立当场,死去。

    三棱军刺刺出刀客头颅十公分的刃尖三个巨大血槽流出的不仅有红色的血,还有白色的脑汁。

    如果有足够的时间,刘浪会告诉瞬间死亡的甲三,是的,独立团所属,无论何时,都会带上能杀人的家伙。

    三棱军刺,就是那种最趁手的。

    在另两个刀客怒吼着持刀扑上来之前,刘浪再微一拧腰,就像一只肥胖过度的蝴蝶翩然落在怒睁着双眼已经死去的刀客身边,手一伸就将三棱军刺从他脑袋里拔出,带出一股血泉的同时,双眼浮出一股血色,灿然一笑:“宏刚兄,这可不就不用太担心了嘛!”

    泰森一对三恐怕力有未逮,但对付剩下的两个,最少也能支持两分钟。

    而两分钟,已经足以刘浪和源义宏刚分出生死了。

    如果刘浪赢了,两名日本刀客的命运自然不用说了;假若输了,大家伙儿一起完蛋,黄泉路上倒是不太寂寞。

    所以刘浪早就盯上了这个叫甲三的倒霉蛋了。

    如果甲三还活着的话,一定会很想问,为毛就盯上我了,难道我脸上写着一个斗大的“弱”字?那不对啊!别看他叫甲三,但并不是说甲一就是第一高手,相反,在水月流的排名是最弱的排第一,越强的数字越大,而水月流这一代也就培养出了五名护门高手,为了源义宏刚这次行动,就派出了三名,甲三是除了源义宏刚以外最强高手。

    竟然,在刘浪这次出乎意料的突袭中,一击而殒。

    其实,原因很简单,他落单了。

    三名刀客分为两侧,两个稍微弱点儿的自然选择站在了一边,甲三做为强者,自然独自站据了一个方位。

    于是,他就成了刘浪猎杀的最好对象。

    “哈哈,刘君果然没辜负我源义宏刚的期待。”脸上青色一闪而过的源义宏刚纵声长笑,脸色逐渐变冷对自己两位属下冷吼道:“甲一甲二,杀死屋里所有人,我要他们的血成为给刘君送行的鲜花。”

    说完,缓缓的从腰间拔出了刀,指向了五米之外的刘浪。

    从源义宏刚拔出刀之始,那个眼中一直平和的男子就不见了,他的眼神似乎有一种魔力,让人一看之后,忍不住的滑开,心里烦闷呕吐的感觉。

    那是一双地狱魔鬼的妖异眼睛。

    他手持的那把雪亮的武士刀,刀身上有着菊花一般的云纹,锋利的刀刃给人一种感觉:那就是不用去触摸,眼睛看一下就会流血!可以见得这样的刀锋利程度了。

    双脚交替行进的速度看似并不快,但五米的距离却犹如咫尺,刚刚看到拔刀,下一刻,就看见刀光在刘浪身前乍起。

    刀尖笔直,手腕震动游走,没有带起一点的破空风声!直刺到了刘浪面前,整口刀才突然一爆!什么叫刀光似电?这就是。

    从泰森的角度看去,一片雪亮的刀光几乎笼罩住了刘浪的胸前和喉咙。

    而刘浪,却一动未动,仿佛已经被吓呆。

    装逼了半天的日本武士,只出了一刀,就证明,他完全有装逼的本钱。

    但泰森无法上前一步,两名日本刀客瞪着血红的眸子已经朝他冲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