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抗战之还我河山 > 第536章 守护公主的胖骑士?
    敌我双方搏杀,攻方自然是占得先机,已经将全部心神灌注在刀锋上的源义宏刚相信,那名强悍的敌人再想搞一起完蛋的那招儿已经不可能了。

    无论他怎么搏命,这一刀源义宏刚是劈定了,一个一分两半的人是没有机会再去杀谁的。

    想躲开这记杀招,刘浪就只能格挡或是后退。

    而那,正是源义宏刚想要的,他相信,失去先机的刘浪在自己随后绵绵不断的攻击中,亦唯有败亡一途。

    正如他所设想的一样,刘浪这次没有再搏命,而是抬起了手臂,猛地往上一挡。

    拿肉体之躯去挡敌人锋利的长刀,刘浪这是疯了吗?

    “刘,不要。。。。。”小洋妞儿的声音遥遥传来。

    是的,虽然泰森正在门口和两名东洋武士拼命搏杀,但拿着各自武器的三女却也并没有只关注自己的安全,眼光其实还是大多停留在刘浪处,此时见到刘浪拿胳膊去挡人家的刀,自然都是大惊失色。

    当然,这也倒不是说泰森中尉就那么不招人待见,做为守护者和人拼命连美女都不待瞅的,反而都去看那边的刘浪。而是,所有人都知道,刘浪那边才是主战场,唯有刘浪获胜,这里的所有人才有资格活下来。

    装逼太过的源义宏刚给这里所有人心灵上都种下了超级大高手的概念。从这种意义上来说,他先前显然是成功了,若不是有刘浪在,强悍如泰森的心智都要为其所夺。

    而纪雁雪却是紧咬牙关一声不发,她对刘浪的信任显然是小洋妞儿所不能比拟的,刘浪如此做,自然有他的道理。他的强,不是别人所能知道的。

    纪雁雪很难用语言描述在她第一次看到刘浪时,刘浪一口气连杀三人的威猛,三名全副武装的日军甚至连一声惨呼都来不及发出,就被刘浪格杀,那种犹如魔神一般的威视,远不是那个喜欢嘴炮的日本高手所能比拟的。

    好吧,如果源义宏刚知道自己的修行多年的心灵之道被一个柔弱的中国女子看成了嘴炮,而他情郎向来都是不服直接开干变成了无人能敌的超级大高手,整不好会一个踉跄刀都会劈歪的。

    那种只会用肉体力量开干的家伙都是莽夫行不行?武道,是躯体和心灵的双重修行。

    源义宏刚妖异的眼光中泛起一丝残忍,他当然知道刘浪的打算,可惜,他如果认为反握其手心横在其手臂上的那根钢刺就能挡住他的刀锋的话,那他就错了。

    他手里的刀,乃是临出发前爷爷交给他的源氏一族珍藏数百年极少动用的一把名刀,名曰童子切安纲。刀身长80厘米,形状似古刀,直刃,刀锷2.9厘米,刀尖1.9厘米。由古伯耆国的刀匠安纲打造。传说中源氏祖上源赖光用此刀斩杀大江山中名叫酒吞童子的鬼神之后,由此而得此名。

    可源义宏刚很清楚,不管这把刀是不是真的斩过鬼魂,但这把刀真的很锋利,拇指粗的精钢,被他连断十根,而刀刃不损。

    他相信,这次依然不会例外,在他足足七成的力量加持下,敌人的刚刺和手臂必定是一劈而断。

    事实也和源义宏刚想的一样,刘浪的手臂在如电的刀光下,一劈而断。

    小洋妞儿蔚蓝色的眼睛里涌满了泪水,那个神奇的刘上校,像守护公主的骑士一样,面对着强大的敌人,勇敢的冲锋。

    泰森。。。。。我才是守护你的骑士好不好?是我站在你们面前,浪上校是站在我前面在。

    美女大记者则是估计沾染了独立团打仗时我特么就算要死也要咬上你一口的精神,见刘浪的手臂被一劈而断,口中发出一声悲鸣,却是将手中的木块奋力朝冲泰森一刀劈下的一位日本刀客脑门砸去。

    当然,这种袭击对于精通刀术的水月流高手来说太过小儿科了,刀光一闪,木头就被斩成碎块,毫无作用。

    纪雁雪却是不为所动,哪怕握住三棱军刺的手爆出了青筋。

    所有看到这一幕的人里,恐怕只有斩断刘浪手臂的源义宏刚心里最清楚。

    断?断个鸟。

    一刀劈下,他根本没有斩到想象中的钢刺和血肉,他这一刀,斩断的,不过只是袖子。

    源义宏刚的眼睛并没有看刀,但是通过了刀上传来的感觉,他很清楚的知道,刚刚自己这一刀劈下的瞬间,刘浪的手臂突然在袖子里面不见了,袖子的力量反而缠绕在了刀身上。

    毫不停顿,源义宏刚手腕猛地一抖,劈下去毫无着力的刀一搅,搅出一片刀花,整条袖子被绞成了碎片,漫天纷飞,好似飘飞的蝴蝶。

    中国的太极中,有以柔克刚之道,以布做成的袖子反而是克制刀锋的最佳武器,但源义宏刚的刀如果如此简单就被克制,那他也称不上日本年轻一代第一人了,别说是袖子,他手腕运足力气,锋利的刀锋能一根钢索绞成碎块,而事实也的确是这样,刘浪的袖子被绞碎了!对他的刀几乎未造成任何羁绊。

    但是,毕竟他这么这一绞,他的刀光停住了,虽然只有那名短短的0.5秒。

    而刘浪所要的,就是这么0.5秒。

    面对源义宏刚如此犀利的一刀,刘浪不但不躲,也不闪,反而是手臂横着三棱军刺硬抗!在对方悍然劈下的时候,他的手臂却骤然从袖子之中缩了回去,同时用袖子绞住对方的刀,停住了对手如电般的刀光。

    就在源义宏刚的刀光停顿的那么一瞬间,刘浪一条圆乎乎白嫩嫩光秃秃的手臂凭空伸了出来!整条手臂如一条大蟒,压在了刀身之上,手臂上的肌肉甚至贴在了刀锋的边缘,但是,旋转着的刀锋却割不破他的皮肉。

    失去了一劈之力,光靠搅动的锋刃之利如何割得动精钢所制的三棱军刺?一溜儿火花从刀锋和军刺相触之处迸发出来。

    如同刘浪的手臂上缠满了烟花。

    那种突如其来的诡异让三女集体瞪大了眼睛。

    刘胖子这一手玩儿的简直不要太牛逼。

    还有这样去夺刀的?

    以两根手指扣住军刺,三根手指成爪状,狠狠抓向前方。

    看刘浪伸手抓向单手握刀源义宏刚手腕的手势,所有人都知道了他的意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