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抗战之还我河山 > 第538章 悍勇无双
    面对刘浪这动辄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一招,源义宏刚没有再退,竟然也不闪不避的头一低,以额头对额头。

    两颗堪称拳术大师的脑袋就这样狠狠地撞在一起。

    没有什么炫目的招数,这倒颇有些像幼稚园小朋友掐架。

    “咚”的一声闷响让泰森和两名日本刀客手里的刀都不由自主地慢了几分。

    两块灌注了两人巨力的人体全身最坚硬的骨骼狠撞在一起是什么结局?自然血光迸溅。

    先别说两个人都晕晕乎乎的各自踉跄着退开。

    巨力的碰撞下,两人坚韧的额头皮肤同时炸开,血流满面。

    不管是装逼的,还是少有在单对单中吃亏的浪团座,此刻毫无高手风范,满面鲜血的他们就像两个街头斗殴的小混混。

    没有什么狗屁的武道较量,这是生死。源义宏刚在狠狠地拿头撞向刘浪脑袋的那一刻,心里竟仿佛突然挣破了某种桎梏,一种难言的情绪在他心头生起。

    他是武道大师,却数次在一名军人的反击下束手束脚,不是因为武技,而是他缺少了对手那种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铁血精神。

    原来,战场,也是一种磨砺和修行。

    强忍着头脑中传来令人欲呕的眩晕,源义宏刚的心中默默做了个决定。

    不过刘浪可没这位想那么多,狗日小鬼子的脑袋真特娘的硬,已经感觉自己有些轻微脑震荡的刘浪连续踉踉跄跄后退了六七步,用以抵挡小脑暂时失去的平衡感。

    也有可能是因为剧烈眩晕失去方向感的缘故,刘浪并没有意识到他后退的方向正是一名日本刀客的方位。

    眼角余光瞥向刘浪的日本刀客心里大喜,攻向泰森的刀猛的一转斩向刘浪的腰间,如果被他一刀斩实,哪怕刘浪的腰足有普通人的一个半,也只能落得个一刀两断的结局。

    “中国刘。。。。。”目睹这一切的泰森猛然大吼,完全不顾劈向自己胸前的那一刀,挥动着他那柄宽大的有些过分的匕首猛地斩向那名攻向刘浪的敌人。

    在那一瞬间,泰森已经将刘浪当成了自己的战友,他的后背应该交给自己来保护,泰森中尉很好的履行了战友的职责。

    而剩下的那名刀客仿佛已经看到了胜利的曙光,只要一刀劈死了那个和少主打了个平手的可怕敌人,那余下的人完全不足为虑,哪怕屋里还有一个人有枪。他又如何会因为杀死一个黑大汉而让他解救那个可怕的胖子呢?

    刀光一转格挡住了泰森的军刀。

    而另一道刀光却毫不停顿的劈向了正倒退中的刘浪。

    “甲一,退。”和泰森不一样,还在晕乎乎转脑袋的源义宏刚却神色大变,高声怒吼提醒自己的属下。

    少主为何要让自己退?一刀劈出刀势几乎已经用老的刀客脸色一变,这一吼让他想起了先前一招殒命于刘浪钢刺之下的甲三,他就是这样信心满满的刺出一刀之后,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但为了将可怕的胖子一刀两断,日本刀客几乎已经用上了百分之九十的力道,这一刀,可不是说收就能收的。

    然后,他就只能死了。

    刘浪对这样从背后袭来的一刀,没有躲也没闪,像格挡源义宏刚的刀锋一样,身体微微一侧,拿着手臂挡向如电般的刀光。不过,这次却是左臂。

    甲一这次却没有一刀将血肉之躯两断的兴奋,他的眼角不由自主地瞥向地上那把静静躺着的黝黑钢刺,他清楚地记得刘浪的单兵武器已经和少主的一起全部脱手了。

    显然,钢刺还好好的呆在原地让他的心稍微安了一下。

    可这电光火石之间又岂能容人分心,尤其是在刘浪这种高手面前?

    尤其是特娘的又是谁告诉你,刘浪不能带两柄钢刺的?

    在场诸人中,知道刘浪还有一柄钢刺的,恐怕除了刘浪之外只有源义宏刚了。

    因为,刚才刘浪感觉胳膊要断了的,不是他自己,而是某装逼男。

    说起来,刘浪都忍不住有点儿佩服装逼男了,也难为他拿胳膊和自己手臂上缚着的特制短柄三棱军刺硬杠了一下,不说骨折至少也是个骨裂吧,竟然还面不改色拿着脑袋和自己再次硬怼。

    没错,如果不是被刘浪暗藏的钢刺震断了右臂骨,源义宏刚还做不出拿脑袋和刘浪硬碰这一招,那是因为,他也被逼入了绝境,再端着什么狗屁武道的架子,不和刘浪玩儿命,他恐怕以后都没这个机会了。

    刀如愿劈到了刘浪的手臂上,传来的却是金属相接的“铛”的一声锐响,刘浪的胳膊贴着刀锋向前突进,在甲一惊骇欲绝的眼神中。

    刚想运转手腕将刀锋上撩,可是已经被削去大部分袖子的刘浪猛然一抓,捉住了他的手。

    两个男人的握手,尤其是两个敌对的男人,这结果从来都不怎么好。

    刘浪怒睁双眼,单手猛然一捏,咔嚓一声,竟然生生捏断日本刀客的数根指骨,再一拽,将脸色巨变的日本刀客猛地拽向怀中。

    迎接他的不止有刘浪宽阔的怀抱,还有满面是血刘浪略微有些狰狞的脸,仿佛觉得应该以疼止疼,又仿佛用头撞上了瘾,刘浪一记头槌直接砸到日本刀客的脸上。

    这一下,鲜血足足飙出去七八米远。

    “啊!!!”刀客惨嚎的声音足以传出数百米。

    “娘的,还不死。”刘浪怒吼,再度一头撞上去。

    刘浪的额头上固然血肉模糊,脆弱面部被撞的日本刀客则是更惨烈了,巨大的压强几乎挤爆了刀客的眼球并不足以让一个修炼武技二十年的高手死去,坚硬的颅骨撞碎了他鼻骨的同时还反插进了他的大脑,才是刀客致死的主因。

    抛开已经丢了刀,双手捂面在地上越来越无力翻滚的日本刀客,刘浪摇晃着有些眩晕的脑袋,一阵血雨从他的发间散落,浓烈的血腥味顿时充斥全场。

    连续两记头槌,刘浪将自己的凶悍演绎到极致。

    一边和泰森打斗的甲二觉得自己的腿都有点儿发软,见过杀人如麻的,但没见过这样连自己都想杀的可怕家伙,他刚刚明明可以不用头,用腿用膝盖都是可以杀人的。

    看都没看刀法已经有些凌乱的甲二,刘浪看向那边眼看着自己连续两头撞死他属下却一动未动的源义宏刚,露出一口白牙笑了:“小鬼子,来,再来干。”

    呆立十数秒的源义宏刚却摇了摇头,“刘君,你比我想象的还要强,今天我杀不了你了”,惋惜的看了一眼距离自己五米之外静静躺在地上的家传宝刀,“我之宝刀先寄放于刘君之处,日后相见我自会找刘君取回。”

    说完,毫不停顿的身形如电向后退,甚至比他进攻的非人速度还要快上几分。

    “还有,刘君,我叫源义宏刚,不叫小鬼子。”源义宏刚已经跳到楼下的声音继续遥遥传来。

    刘浪眼神复杂的看着源义宏刚离去的方向,却罕见的没有他以往对日本人赶尽杀绝的追杀出去。

    不是不想,而是不能。

    不过短短一分多钟的交手,实是让刘浪耗费了所有的心神和精力,如果源义宏刚再有胆量冲上来的话,就会发现,刚才那个恐怖的家伙的力量,已经远不如先前了。

    可惜,一个臂骨已断的武者是不会把自己轻易置于危险之中的,所以他很“明智”地撤退了。

    见少主毫不留情的将自己抛开独自撤离,尤其是还要面对如此一个魔鬼般的敌人,仅剩的那个日本刀客刀法顿时大乱。

    泰森大吼一声,然后,有点儿令人瞎眼的一个骨碌滚到门侧。

    守了半天的包厢门,这是他头一次让出了自己坚守的战场。

    因为,他还有战友。

    一个拿着枪的神枪手。

    面对孙无法扳到连发射击的驳壳枪,日本刀客仅仅只无力的挥动了一刀,就被喷着怒火的驳壳枪打成了筛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