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抗战之还我河山 > 第540章 金龟婿要完蛋了?
    不过,日方的损失还远不止如此。

    接下来的两天,日方的损失还在继续扩大,直到和鹰知二发出源义宏刚安全撤出长城的信息,两名日军将领的心才算是放了下来,但头发却都白了好多根。

    谁也没想到,刘浪竟如此难缠。

    整个破浪行动中,日方损失了水月流培养了近二十年的护门高手三名,陆军省以不菲的代价从甲贺流借的五名中忍被当场击杀二人,在撤退的过程中,被中国军警衔尾急追,再次损失二人,仅一人得以幸免,关东军司令部情报课的六名精通各类枪械化装的情报人员被全部击杀,包括和鹰知二的副手武田正纲在内。

    最终包括源义宏刚和和鹰知二在内,整个参与“破浪”计划的十五名日方的精英只有三人最终北返,连和鹰知二中佐都不得不当了抬源义宏刚的担架夫。

    包括日本人在内,谁也没料到,不光是北平城内的北方军事委员何上将勃然大怒为一名小小的上校被刺杀进行全城宵禁搜索,就连驻扎在距离北平城九十公里的第二十九军获知这个消息后也像吃了“龙虎豹”一般,全军剩下的四万多人集体出动,将北平通往长城方向的路几乎全部截断进行地毯式搜索。

    日本人那里知道,虽然刘浪已经悄悄交付了所有的炮弹和步机枪武器,但最关键的炮还没给啊!因为这毕竟是个私下交易,总不能在北平城内独立团就把六门山炮大摇大摆的交给他们,这会让某些大佬们不爽的。

    虽然各路大军都在想办法增强自己的实力,是所有人心知肚明的事儿,但如果放到台面上毕竟不是太好看不是。

    可现在浪团座炮都还没给竟然被日本人给暗杀了,这让宋哲元情何以堪?如果不是消息上说刘浪只是重伤昏迷,宋哲元都有派大军把北平城围了把所有小鬼子从地下挖出来一个个点了天灯的心思。

    不过刘浪帮了第二十九军这么多,第二十九军不能说在这个时候一点儿表示都没有,宋哲元一声令下,全军四万多人将北上长城的大路小路都给设卡检查了,差点儿没把可怜的还在昏迷中的未来武道大师源义宏刚给包了饺子。

    遍地撒网当然有效果,瞎猫都还能碰上死耗子呢!一个班的士兵虽然不是匆匆北上日方精英们的对手,但听到枪声赶来的一个步兵连让日方精英们差点儿没跑断气,若不是和鹰知二壮士断腕以剩下的三名中忍和六名情报课精英断后,这次破浪行动的日方精英们将会全军覆没在长城之内。

    三天后宋中将去看望刘浪的礼物就是被击杀的九名日方精英的脑袋,自从第二十九军大刀队在喜峰口一战以大刀杀得日本人头颅滚滚闻刀丧胆之后,第二十九军就特别喜欢砍日本人的脑袋进行示威。

    清醒过来的刘浪对宋中将这种充满诚意的“礼物”也只能无言的抱个白眼,不就是舍不得包个红包吗?

    当然,中方在这次由日方主导的“破浪”暗杀行动中,也不是毫无损失。那家百年老店从伙计厨师到老板,总共十五人,除了一个需要烤制烤鸭的厨师得以幸存以外,其余十四人皆被日方灭口,为了怕血腥味儿惊动到刘浪一行人,十四人皆被刘浪等人还在逛街之际就被活活勒死。

    若不是老板家里还有老父和幼子懂得配方以及还剩下一个懂得烤制鸭子的厨师幸存,这家在后世斐名中外的百年老店差点儿就此断了传承。

    清醒过来后的刘浪为此深为内疚,特意亲去老板家里祭奠,还留下了两千大洋的仪金。这可是刘团座前所未有的大手笔,向来只有他拿别人的,哪有他往外掏的?

    这笔账自然又是得记到日本人身上。日后刘浪和源义宏刚在战场上再度相遇时,每一次咣咣和源义宏刚打得火星撞地球的时候嘴里总狂喊着还老子钱,这让被再次揍得满头包源义宏刚一直有些郁郁,他什么时候欠刘浪钱了?

    十四个普通中国人的生命,当然早被源义宏刚遗忘了,虽然不是他下的命令也不是他下的手,但一个醉心武道连自己的护门高手的生命都没放在心上的人,又怎会在意十四个普通中国人的生命?

    再有就是第二十九军追杀向北逃窜的日方精英时所损失的一个班十名士兵了,他们虽然没有阻止三名实力强悍中忍和数名受过特殊训练的情报精英的能力,但他们终究是在死亡之前射出了自己的子弹,奏响了九名日方精英的死亡之歌。

    随后狂追近百里的一个步兵连将关东军情报课六名精英包括三名中忍尽数击杀,如果不是茫茫的山脉成为和鹰知二等人最好的屏障,此次“破浪”行动的所有日方精英,不管是尊贵的武道大家还是贵为关东军情报负责人的和鹰知二中佐都会成为中国土地上的肥料。

    经此长城一役,中日早已成为死敌,就连最普通的士兵也知道,两国倾力一战,迟早会来。下手自不会容情。

    刘浪遭遇暗杀,不光是北地军方震动,比军方大佬们急的人还有一个。

    刘团座受伤了,原本定于第二天去纪府拜访的事自然只能泡了汤。

    这让纪老板差点儿又揪掉了额下原本都不多的胡子。

    这次倒不是怕刘胖子对自家姑娘玩什么始乱终弃,而是,刘胖子现在实在是炙手可热啊!

    这次长城大战,一战全歼日第四旅团击溃第八师团建立不世之功勋,虽然没有更进一步踏足将军之列,但两枚青天白日勋章却是真真的挂胸前了。

    纵观数百万国军序列,一排排的上将中将少将,又有哪个有此殊荣?

    没有,刘浪就是蝎子拉屎---独一份儿。

    刘浪到今年满打满算才22岁,这个岁数就已经官至上校领实职独立团团长的,在数百万国军序列中,有没有?

    必须也没有啊!没有人会怀疑刘浪日后会不会走上更高的位置。

    这当然还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刘浪即将拥有三千精兵,在这个乱世,最重要的是什么?自然是实力,手里有兵,足够多的兵,那就是实力的象征。

    这几条都定义到刘浪身上是个什么概念?金龟婿啊!如果说金龟婿这三个字都不能概括刘浪在家里有未出阁闺女的北平城内的军政商各位大佬心目中的位置的话,那,就只有“金光闪闪快闪瞎人眼金龟婿”十二个大字了。

    眼瞅着北平城内已经“暗流涌动”,如果不早点儿把胖金龟婿揽入怀中,纪老板这觉都睡不安稳了。

    这不,昏睡中的刘浪被送到医院检查后没什么大问题就被一个荷枪实弹步兵连送回驻地后,得到最新消息的纪老板就急匆匆跑来探视未来女婿了。

    如果不是纪老板也算是个熟人,早已被团座刺杀消息刺激得像张开刺的刺猬一样把机枪都架到驻地围墙上的士兵们给射杀当场了。

    已经进入战争状态的独立团驻地周围五十米内,连老鼠洞都被拉网式检查过,除了士兵们外,就再无一个活物。

    看这阵势,心急火燎跑来的纪老板差点儿没哭了,传说中的金龟婿不会完蛋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