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抗战之还我河山 > 第543章 未来翁婿(3)(三更送到,求订阅求月票推荐票)
    当然,这多少有些说笑。

    真正让刘浪感动的是,不知道从哪个渠道听说了刘浪受伤的消息,在北平城外还在等着被安置的承德民众们竟然派出了代表,每家每户拿钱,多的多拿,少的少拿,凑了一万大洋给刘浪送了过来。

    一座城,送了一万,不多。

    相对于承德城撤退到北平的两万多人四千多户人家,分摊到每家也不过两三块现大洋。

    十三名将军送的礼物都比他们要重的多。

    但,这是一座城的心。

    两三块大洋,相当于八十年后五百块人民的币的购买力,可能就是北平城内位于最底层的劳动人们,拿这两三块大洋也只是一时的肉疼,要拿也还是拿得起,也就是一个四口之家半个月的口粮。

    可是,这对于居无定所生活物资极度缺乏的承德民众来说,无疑是极为宝贵的,哪怕他们每家手中最少的也有五十块现大洋。

    这些银钱,还真的给不了一家数口人太大的保障。

    面对一家几口人都要吃饭的嘴,谁敢轻易动用这些关键时刻可以保全家命的银钱?

    但他们,在听说刘浪受伤了,依旧毫不吝惜的拿了出来。

    刘浪没有拒绝,低头沉思一阵后默默令人收了。

    不过,这一万大洋,就是在刘浪和独立团最贫困的时候,也从未动用过。只有获立二等功以上的士兵,才有资格获得其中的一块,每块现大洋的背面,都会被刘浪用军刺刻上“拥军爱民”四个大字。

    而未来数十年后,流落于市场上的几十块刻有刘浪字迹的银洋在拍卖行的价格竟然高达百万之巨,那几个大字记录的是一个时代,是一个见证。

    是的,就算没有后世共和国的宣传手段,一座城池的百姓用他们能送出的珍贵向刘浪阐释了他守护民众的意义。

    他想去守护的人们,也心系着他。军民鱼水之情,不用刻意宣传,就这样达到了。

    不过,承德城那十几位商业巨子可就有些火急火燎了,对于这些时间就是金钱的地主老财们来说,那里会坐吃山空等救济,在来北平第二天,口袋里仅有的钱就撒了出去。

    开店的开店,开车马行的开车马行,搞酒楼的搞酒楼,这会儿别说让他们拿钱来看刘浪了,买点儿点心啥的恐怕都囊中羞涩。

    不过不得不说这帮做生意的就是脑袋灵活,十六家一合计,干脆就送自己店面的东西,卖布的送布,卖米的送米,卖油的送油。。。。。。再由一家开车马行的用十来辆马车拉上,马车从头到尾还扯上横幅,某某布行某某粮行愿刘上校早日康复再立新功,搞得那叫一个热闹。

    东西虽然不值什么钱,但量的确不少,足够独立团两千人吃一顿外加每人做个小褂子的。刘浪也只能哭笑不得的收了,也没想去找这帮精明的家伙们收刘大团长以伤重模式代言的广告费了。

    十六家商行经此一送,当日的销量比平时就上涨了百分之三十。

    刘浪唯一庆幸的是这帮家伙们没有做殡葬行业的。

    刘浪收下了承德城全城百姓的礼物,自然得回礼。

    在自己写了好久的规划书又添添画画了几笔之后,刘浪把孙无法喊来,悄悄在他耳边交待了几句,让他去纪府找纪雁雪。

    因为马上要定亲的缘故,虽然不是结婚,但怎么也算是新人,纪中校这几日还是被纪老板夫妇关在纪府里不能来独立团。

    万一年轻的一对男女看着亲事已定加上又闲来无事在驻地宿舍里干柴烈火一把怎么办?虽说对女婿很是满意,但纪老板可还想闺女再陪自己多几日呢,那会想那么早就给她嫁出去?

    所以,浪团座这几日连纪雁雪的面儿都见不着,就别说梦想中的摸摸小手解解单身两辈子的馋了。

    就连想给她说个事儿,也得找孙无法去传话。

    孙无法脸色古怪的看了一眼浪团座。

    你这样设计未来老丈人,还让别人姑娘亲自去做,团座长官,你这样真的好吗?

    “还不快去。”刘浪一脚将少见多怪的孙无法踢出门。

    设计老丈人算啥,你没见过各式花样坑爹的吧!

    纪雁雪在自家的小后花园里见到了来替刘团座传话的孙无法,虽说刘团座所说的那个要求让纪雁雪有些为难,但想想自家老爹平素的做派,纪雁雪知道,这事儿还真必须得这么办。

    送走了孙无法,纪雁雪径直去自家老爹。自从定亲的日子定了之后,纪大老板就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呆在家,用他的话是说闺女马上要出阁,他是能陪几天是几天,免得以后想念。

    当然,在纪中校看来,老爹这是盯着她呢,怕她跑独立团驻地去惹别人笑话。没看到刚才孙无法来时,本来客厅里喝着茶听着唱片机里西洋小曲儿的纪老板端着紫砂小茶壶在花园门口溜达好几圈了。

    “爹,刘浪让我转告你一事儿。”

    “哦,好,你说。”

    “望月楼的宴席取消。”

    “好。。。。。。哎哟。。。。。”假模假式摇晃着脑袋状似很欢愉的纪老板好字刚出口这才回过味儿来,大惊之下手一抖,一小壶热茶差点儿没把老纪同志烫得直蹦。

    “好他个刘浪刘胖子,这是要悔亲啊!我要上何上将哪儿告他个陈世美去。”纪老板也顾不上疼,把素来珍视的紫砂小茶壶往身边的小几上一惯,站起身就咆哮起来。

    “爹,你看你这急性子,你总得听我把话说完再发火吧!”纪雁雪吐了吐舌头嗔怪着拿起毛巾帮老父擦去手上和袖子上的热茶道。

    心里却是暗笑,刘浪也不知道是长了多少心眼,竟然把自家老爹听到自己前两句话之后所有的反应算得真真的,丝毫不差,除了他手里还拿着一个茶壶差点儿没烫着自己以外。

    可怜的纪老板如果知道自己这一烫纯粹是女婿导演很专业女儿当演员却很业余失误造成的,一定得气吐血。我要不是在喝茶是拿着剪刀修胡子呢?

    女儿这小棉袄,有时候也不是很靠谱啊!

    “你还在帮着那个混蛋说话,你的枪给我,我去找那个混蛋算账去。”纪老板气势汹汹有找刘团座单挑的架势。

    “爹,看你说的,刘浪只是说在望月楼的宴席取消,又没说定亲仪式取消。”纪雁雪跺跺脚,娇嗔道。

    “什么意思?你说来我听听,我帖子都已经下了,哪有那么容易取消的。”纪老板面色稍雯,脸色还是有些为难。

    只要不是悔亲就好,其余都好说。

    于是,纪雁雪把刘浪交待的一五一十给老爹解释清楚。

    “唔,是这样啊!”听完原委的纪老板点点头,沉思片刻,一拍桌子:“行,就按他说的办,我亲自去各家府上解释。”

    “爹。”纪雁雪见自家一直古板的老爹突然如此通情达理,眼眶不由自主的有些湿润。

    这次可不是刘浪导演的,纯粹是人家姑娘真情流露。

    “傻丫头,哭什么?不得不说,你很有眼光,刘浪这个女婿选得不错,有能力护你平安,还心里装着天下,以后一定能出人头地,那你爹我自然是怎么都要支持他一把的。”纪老板爱怜的看了女儿一眼,微笑着说道。

    别看纪老板现在如此好说话,如果上来就说改已经定好的定亲地点,恐怕,就不是那么好说话了。刘浪只是巧妙的使用了一点儿在心理学上叫心理预期的小手段,先是让未来岳父雷霆大怒接着就发现峰回路转,那么剩下的也不是不可以接受了。

    再然后刘浪的一点儿小私心也就得逞了。

    当然,最重要的是刘浪的理由也让未来岳父很感概。

    有了纪老板的支持,于是,这定亲的地点又改了。

    ps:感谢“mr张”的万赏,特意为书友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