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抗战之还我河山 > 第546章 宾客如云
    纪雁雪没有穿得太复杂,也没有穿时下流行的西洋式服饰,很民国,就是一袭大红旗袍金边高领旗袍,远远的望去,就如一朵盛开的玫瑰,喜庆而热烈奔放,和先前逛街时的清新娴熟截然相反。

    但刘浪却是几乎看直了眼。

    没想到这样打扮的纪小妞,身材真的,没得说,完全不输于身材更成熟丰腴的美女大记者。

    这就是我未来的老婆啊!刘浪的心里不禁又火热了几分,大步流星的上前。

    不过迎接他的却不是马上就要定亲的未婚妻,变成了今天另一个主角----纪老板。

    做为定亲方又是宴请方的主事人,纪老板绝对是今天的老大。

    一见刘浪诸人先到,纪老板自然更是喜上眉梢,上校女婿很给面子啊!一拨拉大踏步走在前面的闺女让自己夫人拉着站到了后面,昂首挺胸的走上前和刘浪叙起话来。

    好几天没见到情郎颇为想念的纪雁雪自然是不乐意,但也只能无奈的被母亲拉到了纪府人群的后面。

    刘浪遥遥的看见,冲纪雁雪露出一个灿烂的笑脸。

    本来风风火火想跟情郎说说话而未达成心愿满脸不爽的纪雁雪脸上闪过一丝晕红,竟有些害羞起来。

    说起来,今天选择这套衣服前来,纪雁雪还是在内心里做过一番挣扎的。主要是上次她和柳雪原相携去找刘浪时,她分明看见刘浪对穿着旗袍尽显好身材的美女大记者看了好几眼。

    所以,纪雁雪也选择了这样一套喜庆又带着几分娇媚现下又很流行的旗袍装做为自己定亲仪式的服饰。

    现在看来,效果还不错,某胖脸上的笑容就是证明,就是他眼里闪动着的几分灼热让纪中校莫名的有几分心慌,心里暗忖,莫非刘浪对旗袍有什么偏爱?那以后家里得多备几套旗袍才好。

    刘浪若是知道纪中校看了自己的笑容瞬间脑海里闪出如此之多的念头,必定是一口老血,老子有那么喜欢旗袍嘛?

    不过,若是你喜欢穿,多来几套,黑的、白的、绿的、紫的也是未尝不可,老血喷完的某胖向来是很尊重女性的。

    当然,若是能再配上相得益彰的高跟的话,就完全能满足某胖的幻想了。还好,西洋高跟鞋在这个时代已经进入了中国,尤其是在十里洋场,高跟配旗袍或是西洋纱裙已经是各路名媛们的标配,若不然,某胖定要搞个高跟鞋工厂出来的,牌子都想好了,就叫“激mmy lang”。

    好吧,但愿数十年后的世界第一女鞋品牌的创始人不会来找浪胖的麻烦,侵权也就罢了,你加那个“浪”字,真是让美感全无啊!

    不提纪雁雪因为自己脑海中泛出的某些旖旎念头油然而生的小羞涩,一直紧拉着女儿免得在亲戚面前丢了颜面的纪氏夫人对刘浪丢过来的这个笑脸倒是越发的满意起来。

    做为一名母亲,和一名历经岁月历练的四十余许的妇人,纪夫人倒是没有丈夫心中那么多的小九九,刘浪的家境和自家女儿的家境都不差,就算他不能出人头地,两人富足一生倒是问题不大,刘浪能不能出不出人头地在纪夫人眼里还真算不了什么。

    她看重的是,刘浪是否能对自家宝贝闺女好。显然,刘浪一边在和纪府的亲戚们寒暄的同时还不忘朝女儿这边送上一个笑脸,这,很得纪夫人的欢心,一个爱妻子的丈夫才是纪夫人对未来女婿最大的期许。

    纪府的亲戚很多,还好刘浪的头脑尚可,脸笑得都有些僵硬了但总算是把纪雁雪的七大姑八大姨全都一一问好记全活了。

    待把纪府中人全部安顿到临时搭建起的贵宾席大棚子里坐好,一拨接一拨的北平商界人士们来了。

    做为未来的半子,刘浪当然得陪着今天的老大纪老板一一出迎接。

    这家伙,刘浪才总算见识到民国人送礼和后世人送礼的区别了,后世基本上都是一个红包了事,不管多还是少,反正都是现金不露。

    但民国人不,开着箱盖显示着礼重一筒一筒包得整整齐齐地现大洋,明摆着告诉你,情重礼也重。

    按照刘浪粗略的估计,今天自己这位岳父大人的收入,那是相当不菲啊!果然还是生意人有钱。没看纪老板笑得眼睛都眯上了。

    殊不知,这些巨商富甲们就算有钱,也不是说纪府一个定亲仪式就都送上如此厚礼,能送这么重的礼,其大半还都是看在刘浪的面上。

    理由很简单啊!一个日后必定飞黄腾达的带兵将领,现在不结份善缘什么时候结?说不定哪天都能用得上呢?商人们善于投资的头脑那可不是盖的。

    能被纪老板请来的,自然都是北平城内商业场上的头面人物,不过经过纪老板的介绍,刘浪心里还是略微有些失望。

    如果说主业是做棉纱厂的未来岳父好歹还算是做实业的,那前面连续来的十几家老板,不是做酒坊的就是做粮行要么就是做布匹买卖的,虽然都是北平城内数得上的大商户,但没有一家经营工厂的。

    倒不是说他们没钱,是刘浪怕他们没有抛弃北平这个根据地的勇气,毕竟,他现在可也就是一张嘴和几个人,可拿不出太实际的东西。

    忧心自己的计划能否成功的刘浪还没理顺纷乱的情绪,就看到老熟人美女大记者柳雪原乖巧的依偎在一个身着长袍有几分清隽的老者身边聘聘婷婷向这边儿走来。

    这次她倒没穿惹眼的旗袍,但一袭青灰长裙,绸底上装嵌着桃红的边,黄的宽袍大袖,嘈切的云朵盘头,额前梳着这个时代女性最主要特征的标志性刘海,那种民国女子特有的典雅娴静,却又演绎出另一种说不出的美。虽没有上次逛街时那般惊艳,但刘浪不得不承认,美女,穿什么都是美的。

    刘浪很有些奇怪,这次主要是纪府请客,所以他除了自己的麾下,压根儿就没请自己的朋友。报社那边,他倒是通知何益之来,不过也是为了打这帮大老板们的主意,柳雪原跑来做什么?

    直到满面笑容的纪老板迎上前给刘浪介绍,刘浪才恍然大悟,原来柳记者也是有背景的,那名清隽老者是城东开书局的柳老板,家资也是不菲,从送来的一箱现大洋就知道。

    既然是财神爷驾到,刘浪哪有不欢迎之理?忙上前和这父女二人打了招呼。兴许是因为女儿在刘浪军中呆过一段时日的缘故,书香气十足的柳老板对刘浪颇为热忱的聊了不少。

    这让纪老板在一边大是庆幸自己今天这大摆筵席算是整对了,一向清高的柳春秋对未来女婿都如此青睐有加,再加上人家也有一个如花似玉的闺女,如果不这样昭告天下刘浪成自己女婿那还得了,指不定什么时候就被撬了墙角了。

    柳雪原倒是没怎么和刘浪说话,只不过入席之前轻飘飘的丢了一句:“刘团长,今天可不止我一个不速之客啊!”让刘浪呆了一呆。

    还有不请自到的?

    当然有。

    还不止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