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抗战之还我河山 > 第559章 刘团长也不是善人
    商界精英们没一个傻子。

    之所以都还没听完刘浪对于其他项目的游说就纷纷表明自己的态度,那是因为,其他的,已经不那么重要了。

    整个公司,就算其他全亏本,但只要这一个青霉素项目研制成功,就足够了。青霉素的销售,已经不仅仅只是中国,它的市场,是全世界。

    其实,击溃商界精英们最后一丝壁垒的不是青霉素能不能被自己的公司研制出来,而是青霉素能不能保住。刘浪用小洋妞儿的存在证明了,他能保住这项成果。

    美国最大的金融家族罗斯家族都保不住这个聚宝盆的话,就没谁能保得住了。

    换句话说,青霉素的产权只要能在自己手中,它产生的利益将会是源源不断,至于刘浪说的其他的什么化工水泥建筑钢铁制造啥的,您随便玩儿,只要有那个聚宝盆还在,不怕。

    如果这会儿再不选择加入,那才是傻子。

    “嘿嘿,大家不用急,不用急,今天是我的定亲酒席,大家先吃饭,吃饭的时候可以再好好考虑考虑,到时候再选择加入也不晚。不过,有句丑话我得先说到前头,青霉素这三个字,只能在此处存在,走出这里,就只能在大家心里,若是传出去,嘿嘿,我独立团能打得第八师团仅剩两个大队回返东北,也同样不会在乎国内谁的势力会有多大。”刘浪的圆圆的脸笑得一片灿烂,露出一口白牙,很阳光。

    但最后威胁意味儿十足的警告,却是让商界大佬心中集体为之一凛。

    直到此时,他们才恍然记起,刚才这个一直用生意人口吻和他们谈生意的,不是个生意人,他真正的职业,是军人,是一个麾下拥有着三千精兵的军人。而且,他没说大话,一个将一个日军旅团全歼将一个师团击溃的团长,完全有资格这样说。

    刘浪刚才透露的一个信息更是令人脊背发寒,第八师团上万残部在热河北部被义勇军伏击仅两千人逃离一事其实在北平上流社会并不是太大的秘密,刘浪这样一说,大家伙儿那还不明白,第八师团被伏击又有独立团的参与?

    潜入敌占区数百里伏击上万日军并大获成功,一个如此疯狂的上校加上三千血战余生的虎狼之兵,坐观整个北方,谁又敢说能挡他的锋芒?

    甭说这帮在仅仅只是在商业上有头有脸的人不敢说,就是那些拥兵上万的将领们,恐怕也没多少人敢说这个大话。日寇的第八师团早用他们的战绩证明过,他们不是豆腐。

    不过,刘浪这话说得却没人见怪,反而觉得他不这样说才不正常,一个产值无法计算的产业,如何得谨慎都不为过,更何况只是未雨绸缪的一些警告?

    “刘团长这话说得好,不管加不加入,那三个字都只能烂在肚子里,走出此间,谁也不许再提,若是谁泄露出去,所有人,共诛之。不过,刘团长,我觉得吧!人心叵测,光凭嘴说那可不成,还是大家都成为一条藤上的瓜才好。”周正儒第一个出声附和,甚至还说了一个刘浪想说还没来得及说的建议。

    虽然刘浪并不怕有人会泄露青霉素的秘密,光听听青霉素的故事就能整出青霉素?那不是可笑吗?弗莱明从1928到1939整整十一年的时光都没能找出提纯方法,甚至中途自己都放弃了青霉素谁爱玩儿谁玩儿去转而跑去研究磺胺,若不是同样是姓“弗”的弗洛里无意中捡到一个烂西瓜,青霉素的出现还不定什么时候呢!

    但刘浪的目的是什么?青霉素这个大金矿他完全可以自己独资完成不需要外有资本的加入,可他依旧选择了股份制,那是因为刘浪的第一目的不是为了挣钱,而是要把北平这帮大商人的钱都抽空,转移到西南,等日本人占领了北平,会惊讶的发现,巴嘎雅路的,咋比他们日本人还穷呢!

    所以,想参加的要参加,不想参加的,也特娘的要参加,刘浪不需要他的钱,但也不能让他们把钱留给四年后的日本人。

    说出此话的周正儒可是再无先前的豪迈,反而是一脸凶相,能在这个时代建起如此一间大厂的,又有谁是心地良善之辈?比如上海商场上如鱼得水的杜月笙,如果不是十万青帮的老大,他焉能如此?就连范旭东范大老板,那也不是一劫白丁,他兄长可是北洋政府的教育总长,属于高官干部家属。

    刘浪几乎不用查周正儒的根脚,就知道这位,恐怕也多少和江湖道上有所牵扯。

    刘浪甚至知道这位急吼吼跳出来为自己站台的用意,那是来弥补先前主动挑头出来质问自己,这位的心思,可远他粗豪的外表来得多。

    当然,面对这样的橄榄枝,刘浪自然不会拒绝,一个笑脸递过去让周大老板心安了几分,刘浪继续道:“有周老板这句话我就放心了,不是对大家不信任,实在是财帛动人心那!我看不如这样,等会儿饭后认股确认书签订后,集团公司项目较多,也需要人才,我看各家都要选上个两三名精明能干的嫡系子弟参与到公司的运营中来,集团公司的总部我看就放到川省的成都,各子公司也在川省各地因地制宜选址好了,这一切前期工作我都会先和刘总司令协商好的。”

    刘浪这打蛇随棍上的一席话说得北平商界精英们心中暗暗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对面貌纯良很容易给人好感的刘浪又多了几分新的认识。

    他这话意思表达的很明白,所有人不仅得投钱,还得出人到四川去,而且还必须得是嫡系,其实也是有以人为质的意思,只是说得光冕堂皇一些罢了。

    想想也是,一个杀两万日本人眼都不眨一下的刘大团长又怎会是个善人?

    不过,也唯有这样,才能保得住如此一个大个的金娃娃吧!

    酒席很丰盛,但一众大佬们却吃得是没滋没味儿,都巴不得赶紧吃完继续办正事儿,等会儿还要认股呢!那才是最牵动人心的事儿。

    这次他们倒不是怕出钱,而是怕不能多出钱,甚至已经有不少人开始在心里默默盘算自己能找到多少同好筹集更多的银钱,都暗暗攒足了劲儿准备在这个盛宴里分上一大杯羹。

    确切的说,让他们对刘浪如此有信心选择搏上一搏的,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刘浪选择的公司地址,很安全。国府无法完全控制,也不在对日的北方前线,一旦发生战事,大家伙儿随时可以撒丫子跑路连钱都不用带。

    不得不说,乱世中的商人,那眼光,都不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