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抗战之还我河山 > 第566章 分配(祝大家新年快乐!)
    ps:2017的最后一天,风月特在此祝所有书友新年快乐,对于这一年来各位书友的支持,风月深表感谢。特准备于今晚在读者群里发红包庆祝新年的来到,没加群的书友可在晚10点加入,大红包哦!!!

    咳咳,然后说点儿私事,小女明日预备过12岁生日,我希望给她一个惊喜,如果书友们能在书评区中发言祝小女十二岁生日快乐,风月不胜感激,希望她能收到更多的祝福,是风月送给她成为少女的礼物。

    推荐一老牌作者的新书:杨毅从深山走出,与千千万万的热血青年一起共赴国难!烽火将至《狼烟起》。

    。。。。。。。。。。。。

    六百辆自行车倒也好分配,原独立团官兵643人,从第二十九军挖来的1327人,合计1970人,除去辎重连和炮兵连以及伤兵,剩下的所有人先分为三个步兵营,一营二营还是由俞献诚迟大奎两人分别暂代营长,新成立的三营就交给了唐永明。

    刘浪给团部留下三十辆,虽说官兵平等,但刘浪实在是厌倦了一路跑上三千多里地,骑着自行车后座上坐上英姿飒爽的野战医院院长,一双柔软的小手如果还能知机的搂上腰,外加一路上如画的风景,那感觉不要太美,浪团座早就在心里筹划许久了,这自行车怎么说也得给自己留上一辆。

    已经被打得只剩大猫小猫两三只仅剩下二十人的加强工兵排分得了二十辆,一路上他们的事儿还多,架桥修路的活儿可都得靠他们,既可以携带工具还可以加快行军速度还能节省体力。

    因为炮兵连已经将拖回北平城的日式山炮基本都送给了第二十九军,仅剩的两门博福斯山炮黄杰倒是打过主意,毕竟现在的独立团已经不是第二师编制,归还师部划过去的武器也是理所应当。

    刘浪不得不送去一个连的日式装备,外加很隐晦的表明两门博福斯山炮已经在战斗中和日本人血拼的别说没炮弹了,山炮都直剩下两轮子外加一炮管了。

    黄杰对于刘浪这种吃进嘴里谁也别想再掏出来的尿性早已熟悉,虽然很想一脚踹在明显睁着眼睛说瞎话的某胖子脸上,但看在一个连的日式装备上,终于还是忍了,甩出一张两门博福斯山炮战损的签字确认报告让刘浪签字,就把刘浪给赶出了第二师师部,连留他吃中午饭的心思都没了。

    刘浪保住了两门博福斯山炮,但这基本也是赵二狗炮兵连最后的两个宝贝疙瘩了,迫击炮不管大小,不是被送给孙永勤的热河义勇军,就是送给了邓文的骑兵旅,反正刘浪压根儿没想给炮兵连留下点儿家当的意思。

    两门博福斯山炮一拆卸连一辆马车都装不满,换句话说,炮兵连一百多号人,算是独立团整支队伍里最轻装的单位,若不是赵二狗脸皮够厚,死皮赖脸的哭诉自己炮兵连完全可以改步兵连了,这六百辆自行车还真没他多少事儿。

    不过,俗话说得好,爱哭的孩子有奶吃,就背着一支长枪子弹都没带多少发的炮兵连分了四十辆自行车,如果按兵员比例来说,算是除了团部和工兵排以外最高的。

    其他各部主官一看这特么靠脸皮厚也行,都还没来得及找刘浪哭,刘浪就把自行车给分配下去了,一个营170辆,三个营,不多不少正好510,分了个均匀。

    得,这下大家也看出来了,不是赵二狗个狗日的会哭,而是人家浪团座数学好,为了维持三个步兵营平衡,数字必须维持在510,想再多那总会有多有少,那余下的40辆就只能便宜赵二狗那厮了。

    至于说辎重连,人家压根儿不需要,车队都是他们管,谁走累了跳上车歇会儿就是,哪像步兵们,只能走边上眼巴巴的看着。

    土匪新兵连500号人马是唯一一个没有分配自行车的单位,那是因为他们是唯一一支没有大战经验的部队。刘浪在分配自行车之前就已经宣布过,这次3200里的回军之路,就是他们的新兵考核之路。

    一路上他们不仅要只靠自己的脚步,还要参加各种训练考核,自觉自己吃不了那个苦的也没关系,独立团将会发放其二十块大洋安家费以表彰其在伏击日军辎重大队的功绩,也不会赶你走,在队伍里当管骡马和大车的民夫,等回到驻地再由你自己选择去处,是自谋生路还是进华商集团公司当一名普普通通工人。

    不能戎马卫国,但也能平平安安度过自己的一生,刘浪对这帮由土匪和民夫临时组成的新兵连并不苛刻,甚至是宽厚。

    当然,胖子团座把后路都给大家想好了,一帮和日寇打了两场伏击战都获得胜利的新兵们也没有不满情绪,反而还斗志昂扬的期待着这场新兵考核。

    3200里路而已,不就是走路嘛!很难吗?无论是土匪还是民夫,已经习惯于劳苦生活的他们几乎没人把这太当回事儿。

    甚至包括二货男刁叶和刘津佐在内,都没太把所谓的新兵考核当回事儿。

    土匪新兵连虽然派来了一个名叫张天佑的中尉担任连长,但新兵连的编制依旧还是老编制,五个分队,每个分队100人,二货男和刘津佐两个队长依旧是300土匪和200民夫的领头人。

    刘津佐在撤入青龙山之后已经迫不及待的先返回了一次北平,在北平医院找到了他的弟弟刘津佑,虽然如同苟得富所说的,刘津佑没了一条腿,但值得庆幸的是他终究还活着,许多没了胳膊没了腿的伤兵最终没有战胜伤口感染,只能无助的躺在病床上死去。

    所以重新回到青龙山的刘津佐这些天来笑容也多了不少,加上二货男那个见谁都是亲兄弟的二货性子,两个人这些天着实处得不错。

    而且,这两位心情必须不错,虽然没能去成北平的颁奖大会,但刘浪并没有忘了他们两个,他们两个和孙宏振包括另外几个在伏击日军辎重大队中表现英勇的土匪和民夫共计十人都获得了八等宝鼎勋章。

    虽然差不多是独立团中所获勋章最低等级,但那也是勋章啊!而且还是宝鼎勋章,出身于山匪和猎户的这两位哪能不欣喜若狂?尤其是直接升了上士军衔的二货男,那叫一个得瑟,那天不挂着他的勋章在大家伙儿面前遛上一圈儿,大家可能都觉得不太正常。

    “哎,刘哥儿,你说团座是不是多此一举,就我们弟兄现在这身子骨儿,那还用得着考核?就算是考核,也不就是走3200里路嘛!你怕不?”二货男等刘浪宣布完自行车分配,敬完军礼后碰碰身边的刘津佐,很是不在意地说道。

    “走路也怕?那是瓜怂。”刘津佐说了句陕西方言。

    不过言下之意也是,3200里地算个逑啊!

    站在他们二位之前担任新兵连临时连长的张天佑没有回头,却是暗暗咧了咧嘴,替自己身后这两位直属队长的未来感到很担忧。据说,他们的新兵考核,是胖子团座亲自抓的。

    做为敢死连唯一囫囵个活下来的排长,张天佑连死都没怕过,但是想起在基地训练新兵那会儿,近两千新兵被胖子团座层出不穷的花招练得欲仙欲死的模样,张天佑不仅暗暗打了个寒颤。

    尤其是这帮新兵们难度会更大,毕竟,他们每天都要行走70里以上的路程,漫长的40多天啊!

    但愿他们几天后还能笑得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