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抗战之还我河山 > 第568章 下马威?
    ps:先两更,第三更稍后送到,估计两个小时后。

    走出河北境,也是走出了长城沿线茫茫的大山。

    不过,说是走出山区,其实不过是从一种大山走入另一种大山,河北的山更高树木更为茂盛,而山西的山,则更显贫瘠灌木要远比树木多。

    说白了,河北缺水,山西更缺,尤其是和河北界相邻的大同。做为古华夏的边境,距离山西首府太原500余里的大同一直是兵家必争之地。

    但是,拥有坚固的石头和灌木的覆盖,这里的山显然更适合做为防御阵地。

    甫一进入山西的地盘,刘浪和他的独立团就受到了与众不同的礼遇。

    一支独立旅近五千人的队伍在迎接他们,荷枪实弹,全副武装。甚至在数里外的山头上,刘浪从望远镜里还能看到翘起的炮口。

    这可不是对待友军的态度。

    在负责侦查的特种兵传来示警后,做为先头部队的俞献诚一营就已经做出了遇敌的战斗姿态,所有步枪子弹上膛,机枪上好弹链,一旦遭遇攻击,他们会第一时间反击。

    战后综合症可不仅仅只存在于和日寇大战一月有余的士兵们身上,就是军官们,对于外界的刺激,也来得极为敏感。

    但凡是可能会己身造成威胁的姿态,都会遭到他们甚至可以被称为过激的反应。

    试想一下,足足四十多天的时间,这些战士都游走在生死的边缘,看到昨夜还在相互依偎入眠的战友在第二天清晨就有可能连尸首都找不全,那种来自于战争的极致残酷对人的心理是多么摧毁性的打击?在医院里,沉睡的伤兵差点儿没把巡夜查看伤情的医生给掐死的事件已经不是发生过一起两起。

    俞献诚没有第一时间下令朝五百米外占据了高地架起了机枪对自己部队形成巨大威胁的军队发动攻击,那都是极力克制的结果。

    和一营士兵们肾上腺素急速飙升,瞬间进入战斗状态相比,对面的晋绥军显然是懵逼的。

    他们压根儿没想到,仅仅只是一个小小的示威,也或者可以说是给对方一个小小的下马威而已,对方竟然犹如一支受惊的刺猬,“唰”的一下就张开了他们浑身的刺。

    六百多号人马,在刚刚进入可以攻击的范围,就迅速做出反应,步兵在迅速占据有利地形,机枪手在构筑火力点,还有,那些拿着黑短筒管子的家伙是干什么的?

    晋绥军惊呆了的各级长官们纷纷拿起自己挂在脖子上的望远镜,集体倒吸一口冷气,足足超过三十组士兵手里拿的,除了掷弹筒还能是什么?

    射程高达700米的日式掷弹筒,能在那个距离把山上的火力点炸成一片火海,独立团的一个营而已,掷弹筒这种近程压制火力竟然堪比日军一个大队。

    当然,这还是晋绥军没看到两公里外,赵二狗的炮兵连就像过节一样,正兴高采烈地把已经拆卸放在马车上的两门博福斯山炮快速组装。

    和步兵们一样,四十多天一直枕着大炮入眠的炮兵连战士们也有极强烈的战后综合症,在北平修整的一个月时间里,别说开炮了,就是炮都快给送完了连摸都没得摸,可差点儿没憋死人了都。

    这一接到命令组装大炮,那还不激动的跟过年似的?

    至于说打不打得赢,连日寇一个师团都干趴过的独立团怕过谁?

    如果说长城之战以前的独立团,是支装备精良、训练有素,士气满满的精兵,那么,长城之战之后的独立团,就是支装备精良、战斗意志顽强、自信心十足的铁血强军,二者完全不可相提并论。

    长城之战就像一把锤子,将独立团这块粗胚逐渐锤打成一块精铁。其中最重要的,就是塑造出了隶属于独立团的傲气。老子就是这么强,不服来干。

    换成是以前的独立团,恐怕士兵们想的更多的是:行不行,打了才知道。

    拥有着必胜信心和三千百战余生老兵的独立团就是这么有底气。

    当刘浪听凌洪遣人来报告说晋绥军在前方山区独立团的必经之路上驻扎了一支大军,至少有两个团的兵力,而且还是荷枪实弹时,刘浪嘴角就闪过一丝冷笑。

    这可不就是阎老西的风格?无非是想给自己一个下马威而已。而下马威的目的,也很简单,就是让自己在山西境内老实点儿,别整什么幺蛾子,这里,是老阎的地盘,不是光头校长的天下。

    有北方军事委员会的军令有什么用?在山西境内,是只虎,你得卧着,是条龙,你得盘着,就是这么简单。

    刘浪研究过民国的历史,自然不可能不知道在山西统治了38年之久绝对可以申请吉尼斯世界记录大名鼎鼎的“山西王”。

    阎老西这个人,实在是个能人。军事上虽说不弱,但跟国共两派那些善战的将领们比起来,那简直就是个渣渣。

    那他能在哪儿呢?能在能力平均,就像游戏里的一个武将,没有一个特别出头的能力,但各项能力值都不算弱。

    若是仅仅只是做一军之将,那老阎同志可能就是个龙套偏将,属于那种刚一出马就被敌方主将砍了升经验值的小货色。

    可若是做为一方统领,那就厉害了。

    要知道,后世学者对他的评价可是:如果他生活在古代的和平时代,恐怕就是一个优秀的文臣,治理国家的能手。如果在乱世,就是割据一方的藩镇诸侯,说不定还能像朱元璋一样最终成为国家的领袖。

    这个评价,可是相当的高了,在民国,可没几个人能达到这个高度。

    和老阎同志并称为民国四大军阀的另外几位也都是大名鼎鼎。

    桂军的老李和小白,那都是打仗的一把好手,手下的桂军也牛叉,就是日本人见了也不敢怠慢。就是玩儿政治的手段,也是一等一的高手,只不过没玩儿过光头校长而已。

    可是,掣肘他们发展的,却是他们最差的经济,广西的经济,被这二位高手玩儿的,只能一个字来形容,“穷”。

    西北的老冯,军事才能也是杠杠的,西北军同样是强军,可西北。。。。。。比广西还特娘的穷三分。于是,结局也已注定。

    东北的老张,经济、军队都很强,比山西强的多。可是,这政治手腕儿,差点儿。

    于是,强大的东北军,分崩离析。

    而老阎同志呢?从1911到1949,整整38年,稳若泰山,山西的经济也一直位列全国前茅。若不是红色部队太牛,他搞不好在山西一直会统治到他死的那一天。

    这样的一个山西土霸王,心思自然弯弯绕绕多那么一点,无外乎就是用这一招向刘浪表明,这是俺老阎的地盘,光头校长的军令到我这儿也不好使。

    当然,这不仅是对于刘浪,也是对河北拥有三支中央师的何上将的一个小小警告。

    陈兵于山西边上的数万中央军可是让老阎同志感受到了巨大的威胁,天知道借着长城一战完全控制了河北的光头大佬会不会打他山西大本营的主意?老阎同志对光头大佬的手腕儿可是一直提高着足够的警惕。

    曾经的时空中就有为了拒绝三十万国军入山西境抗击日寇,老阎同志不惜捏造所谓“大同战役”的假军事部署来糊弄光头大佬的事件。甚至还有如果让三十万国军进了山西,那不如投靠日本人的惊人言论。

    老阎同志的盘算打得挺好,可惜他不了解刘浪,刘浪绝不会做那只被“杀鸡骇猴”的鸡。

    其实刘浪能说,他也有战后综合症吗?在看到对方炮口竖起的那一刻,刘浪立刻炸毛了。

    可别说看到独立团大炮都竖起来了,光是最前方一营的反应,就已经让前方的晋绥军军官们有些坐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