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抗战之还我河山 > 第569章 你这是踏青呢?
    不想懵逼都不成啊!

    不过是遵循上级长官之令给过境的某支“中央军”所属一个小小的下马威而已,可是,对方却搞得像要开战一样。

    经历过中原大战的晋绥军虽说战斗力并不怎么强,但山西境内三十万大军的数量和全国唯一能自给自足生产武器的能力就是他们的底气,他们并不会怕谁。四年后的忻口会战,和日军拼了个你死我活就是证明。

    可是,对面那支军队是谁?普通士兵们也许不太清楚,但从连长以上军官们可都是知道,那是独立团,刘浪刘胖子的独立团。

    独立团并不是第一次从山西境路过,一月的时候,独立团从西安一路经过山西入河北,最终抵达北平前线。

    可是,那会儿独立团是谁?谁知道?没人知道。一支不过2000人的队伍而已,山西王别说没那些小心思,甚至在得知这样一支上赶着去长城送死的小团要过境时,根本连头都没抬一下,就挥挥手让手下的军长们自己看着办了。

    可现在,刘浪独立团的名头可是响彻中华大地,一支全歼了第四旅团,打趴了第八师团的团和数月当然不可同日而语。

    哪怕自己是一个旅,数目远超对方,哪怕自己还占据着要地,甚至还有一个炮兵营助阵,但奉命阻截独立团去路的第68师独立200旅旅长刘潭馥还是脸上唰的一下就白了,把求助的目光投向给自己下令来此的顶头上司师长李服膺。

    刘潭馥可是个聪明人,先别说打不打得过独立团的问题,就是这伏击友军的责任,都不是他一个小旅长所能负担得起的。

    在长城一战立下大功的独立团,却自己国家的国土上被晋绥军给伏击了,那是什么概念?别说全国悠悠之口能把他骂死,恐怕那位老汉也要把他这个一旅之长拉出来当替罪羊了。

    身为阎老西的心腹,68师师长李服膺这会儿其实也很蛋疼。

    刘浪其实猜的没错,在得知打了胜仗的独立团全军过境,精的跟鬼样的老阎同志就把李服膺喊到太原交待了好一会儿。

    稍微刁难刁难给独立团制造点儿障碍,顺便也通过这个也给远在南昌的光头大佬提个醒,别老打我山西的麻烦,没看到牛逼哄哄的独立团在老汉我三十万大军的威压下不也老老实实地跟乖宝宝似的。

    按理说,山西老汉和李服膺如意算盘倒是打得挺好,但谁也没想到刘浪竟然是这样一个愣头青,一言不合,不,尼玛还没说话呢,就开仗。

    好歹也是日后当过军长的人,李服膺的反应还是很快,马上就意识到独立团这可不是故作姿态,做为一支在前线厮杀了一个多月做梦都在杀人的战斗部队,这一受刺激很有可能不顾什么后果。

    “透尼玛,一群疯子,去,赶紧的派个人跟他们说我们是国民革命军第68师,奉阎长官之命前来迎接他们。”一看这情形的李服膺愤怒的爆出一句粗口,下令道。

    李服膺倒也是想不服软,可望远镜里看到的情形是,那帮疯子竟然连派个人前来问问的打算都没有不说,他们的士兵已经开始在各自长官的命令声中开始构筑野战单兵掩体,轻重机枪都已经上好弹链瞄准向这面。

    万一自己这边那个哈怂一紧张走了火,那,对面那帮疯子绝对会开枪。一旦交上火了,一想想那个后果,别说刘潭馥觉得他要完蛋,就连一师之长李服膺都觉得自己要上断头台。

    这时候的李服膺显然要比四年后的他要明智,做为全中国第一个被枪毙的抗日高级将领,他对他上面的那位终究还是不够了解。

    显然,在两军悍然对峙,大战一触即发之际,李服膺下令派出的一个营长前去俞献诚一营喊话还是有效果的。

    尤其是从望远镜中看到对面山头阵地的士兵们已经收起了枪,纷纷列队走出战壕之后,俞献诚也挥挥手,命令一营战士们暂缓构筑掩体,关掉步枪保险,不过枪里的子弹却是没有退膛。

    正如刘浪教导的一样,独立团从不把自己的安危放在别人手里,战友和钢枪才是保证你能在战争中活下去的依靠,俞献诚和一营600老兵忠实的执行着刘浪的命令。

    虽然这已经不是战时,但尚未完全从战争中走出的铁血战士们已经习惯如此,就像是吃饭喝水呼吸一样自然。

    未过半响,身着晋绥军中将军服的李服膺在几名校官的陪同下走向了尚未完全放松警惕的一营阵地。

    “刘浪人呢?我是国民革命军68师师长李服膺,我要见他,你们这是搞什么,枪都收起来。”走入一营阵地的李服膺大声吼问道。

    不得不说,李中将这会儿的气势还是很足的,仿佛完全忘了是他的部队进入了阵地才造成这一局面的。

    俞献诚大步迎上前,不卑不亢的敬了个军礼:“职下独立团一营营长俞献诚,我们团座尚在三里之后的团部,我已经派人去通知了,应该马上就到。请李长官稍候。”

    “个哈怂,架子倒是挺大,让老子等他。”李服膺不满的皱皱眉,环顾四周,又微微点头,“俞营长,你的兵,带的不错。”

    也许有夸奖,也许有揶揄俞献诚大题小做太过警惕的意味儿,这得看当事人怎么理解了。

    当官的说话,就喜欢来这套。云山雾罩,看你的理解能力。

    “谢长官夸奖。”俞献诚没有欣喜,严格的谨遵着上下之礼又回了个军礼。

    不过,他还是听出了李服膺的意思,敬完礼后微微摆了摆手,除了少量的负责警戒的机枪阵地保留外,其余士兵都撤出阵地,到一边儿空地上列队集合去了。

    怎么说人家是地主又是名义上的长官,这点儿面子俞献诚还是要给的,独立团总不能一仗成名之后就目空一切把人都得罪了吧!在未来的全面战争中,独立团想生存,靠的不光是自己,还有大量的友军,只要是抗日的,都是友军,晋绥军也不例外。

    刘浪来得比李服膺想象的要快的多。

    在李服膺的视野中,一群骑着自行车背着长短枪的人从山道中鱼贯而出。

    速度堪比奔马,带起的一溜烟尘,一个穿着灰黄色军装满脸尘土的胖子,横跨在自行车大梁上,规规矩矩但脸上却是笑眯眯地,给李服膺行了个军礼:“李长官好!”

    李服膺。。。。。。

    日你先人,你这是行军呢?还是骑自行车踏青郊游呢?这是李服膺第一次见到刘浪时的感觉。

    谁让刘胖子骑自行车,很拉风呢!尤其是在这个时间点上,李大师长刚刚还很蛋疼,最终不得不亲自前来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