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抗战之还我河山 > 第570章 吃白食的人有点儿多
    根本不用别人和刘浪自我介绍,李服膺就知道这个刚踏青归来冲自己敬礼的胖子就是刘浪,那个唯一荣获两枚青天白日勋章却依旧只是个小上校的刘浪。实在是老李同志想不出还会有那个胖子给自己的第一印象会有那么差的,他脸上的笑,真的,很贱。

    “刘团长,你这是玩儿的那一出啊!怎么?是我晋绥军看着像土匪呢?还是你独立团太把自己当外人?这里不是长城,是山西,没日本人。”李服膺轻飘飘的还了刘浪一个军礼,一脸似笑非笑。

    “哈哈,李师长说那里话,你不知道,这帮兔崽子们纯属一天不打仗就闲得浑身痒的主,没办法,我只能以练代打,搞军事演习呢!就这么巧,碰到地主了。”刘浪把手中的自行车往身边紧跟着的苟得富手里一丢,哈哈笑道。

    苟得富利落的接过胖团座丢过来的自行车,往旁边一架,就规规矩矩昂首挺胸以很标准的军姿在刘浪五米外站好。

    就是他亲姐苟赛玉来这儿,恐怕都认不出那个脸色黝黑、目光迥然站得笔挺如青松一般的军人就是昔日那个整天恨不得把领口开到胸口满脸痞相人看人想打的纨绔子弟。

    苟得富这个代理炊事班长如今也不是代理了,因为在长城抗战一役表现出色,由二等兵变成了上士,也不用天天和包子馒头打交道了,现在是警卫班的一名班长,算是一步登天成了胖团座身边的红人。

    比如苟得富脸上现在都还是红肿一片,就是脸有些黑看不太清楚而已。

    只要在胖团座身边,必须成为红人。

    胖子团座闲来无事时,一般都会找警卫排战士切磋,基本没什么悬念,不管是五个还是六个,被揍成猪头的,都会是他们,不红才怪了。

    不过,话又说回来,虽然经常顶着一张红肿的猪头在独立团丢脸,但想进警卫排的人却不知凡几。但凡是被团座长官操练过的,时间长了那都是一等一的好手,不说能升官发财,打仗的时候能保命才是真的。

    欣赏的扫了一眼训练有素的苟得富一眼,李服膺有些恼怒的看向刘浪:“演习?你们演习都搞实抢实弹?而且在我山西境内搞这么大阵仗,你就不怕我上报你一个扰民吗?”

    面对李服膺这种横加无端的指责,刘浪却一点儿也不恼怒,眨巴眨巴眼,指指不远处68师山上山下的阵地,问道:“李师长,你们也是在搞演习?乖乖,不愧是晋绥军,一出手就是一个旅,五千多号人呢!”

    李服膺一窘,忍着牙疼,道:“行了,刘团长,你我也别东拉西扯的,你独立团大军过境,阎长官怕你们路况不熟惊扰到普通百姓,特令我第68师200独立旅前来护送你等,让你的弟兄们枪都收起来吧!都是国军,还怕我们吃了你们不成?”

    “嘿嘿,李长官教训得是,俞营长,命令弟兄们全体列队,传令后方,让所有人都加速前进,李长官代阎长官请我们独立团全体吃饭,今晚加餐,猪头肉管够。”刘浪脸上的笑容更灿烂了,冲一旁陪着的俞献诚一挥手,命令道。

    李服膺。。。。。。

    透尼玛,老子明明说的是护送,啥时候要请你们吃饭了?还特娘的猪头肉,竟然还带主动点菜的。

    晋绥军校官们也是一脸面面相觑,这就硬凑上了?

    不过人家这胖上校倒是没说错,看这天色,的确是到饭点了都。

    “命令你的弟兄们加快行军速度,我晋绥军别的没有,请你们独立团全体吃顿肉的钱还是有的,前方十里,即是我军临时驻地。”李服膺身为一师之长,自然也不能落了面子,哪怕是赶鸭子上架请客。

    刘浪不要脸,他一个中将哪能不要脸?

    更何况,一个团不过2000余人罢了,再加上这一场大战,能剩下个千八百就不错,恐怕这里的一个营都是他们的主力了吧!

    李服膺没去过北平,只是想当然的估计了一下请客的成本。应该还不算太高。

    尤其是刘浪这位顶着偌大一个名头的抗日英雄对他一直执礼甚恭,由李师长的生分在第二句话就变成了亲近的李长官,算是给足了他面子,请友军吃个饭也没啥大不了的。

    李服膺当然不知道,刘浪对他还算恭敬,可不是看在他这个晋绥军中将的面上。

    而是,这位李中将,却还是抗日战争史上的一个名人。但却不是因为打仗而出名,而是因为顶着抵抗日寇不力的帽子成为中国第一个被枪毙的高级将领。

    而那个时候,他已经高升为军长,绝对的高级将领,能甩出刘浪这种小上校几十条街去。

    其实李服膺能力还是有的,是个不错的军人,只是称不上出色而已。大同战役和日寇一战他麾下的61军虽然和日寇一触即溃,固然和他的部署有关系,但修建了数年的豆腐渣,用日寇的说法就是一堆破烂一脚就可以踹塌的国防工程才是他失败的主因,而且他麾下也不全是酒囊饭袋,比如299团一个团就于一城面对数倍敌军死守整整6天。

    虽是没有接收军令就后撤,那也实在是七个团被打得不行了自行后撤,李服膺的军部已经失去了对部队的控制。

    虽说有指挥上的失误,但这位还是很用心的和日寇抗争过,可在此一战之后面对全国民众的滔滔民意,却被那位精明的山西王推出来当了替罪羊,成为了全国第一个被枪毙的中将级将领,连大名鼎鼎的傅将军都没能救得了他。

    算是个悲情人物。

    刘浪不是对悲情人物表示尊敬,他是对每一个和日寇抗争过的中国人表示尊敬,不管他是能力出众还是能力平庸。只要他曾经向日寇挥起过手中的枪,那他就值得后世子孙保持足够的敬意。

    不过,老李同志对刘浪足够尊敬的欣慰并未保持多久,等回到驻地和刘浪东拉西扯一会儿之后,老李同志看到的是什么?

    一个庞大无匹的车队,三千匹骡马这也罢了,那也就是吃草的玩意儿,它们不吃肉。

    可是,当后勤官前来给老李同志汇报独立团后勤部报给他们的人数时,老李同志着实有种在那个一脸阳光灿烂的胖子脸上踩上几脚的冲动。

    你一个团,搞出四千余兵员也就罢了,尼玛你就不能少雇点儿民夫?合起来都五千多号人了都。

    怪不得这个“哈怂”笑得如此开心,感情不是一个团来吃白食,是一个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