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抗战之还我河山 > 第572章 毒舌胖子(连续两天三更,求月票求订阅)
    气氛不是一点尴尬,而是很尴尬。

    见过不会聊天的,却没见过如此不会聊天的,完全把聊天给聊死了。

    依据往常的套路,长官想得瑟一下,若是不怎么会聊天的,哪怕你就是看不上,找找别人的优点说说不提缺点也就得了,若是会聊天的,抓住长官特喜欢的那一点用力拍上那么一拍,长官胸怀大畅之际,宾主尽欢。

    毕竟,你吃得是人家的饭不是?

    可是,刘浪偏偏就像个二愣子一样就那么直通通的说了,二流的装备三流的兵,这话听着,怎么貌似还有四流的将军省略了呢?

    没错,出于不想太刺激人的缘故,刘浪终究没说四流的统帅,论起打仗,不管是坐镇山西的老阎还是南京的光头大佬,都远不如他们的手下,但悲剧的是,指挥权却在他们手里。

    老李虽然那一瞬间很想拍桌子,但终究是中将,还是有几分涵养的,眼色一冷,看向刘浪:“怎么?刘团长这是携大胜第八师团之威,谁都瞧不上了?”

    这话已经比较重了,几乎已经明摆着说刘浪这是打了一次胜仗尾巴都翘天上去了。

    老李虽然说得还有些隐晦,但陪坐一旁的一个挂着中校领章的军官忍不住了,一拍桌子,怒道:“刘团长,你说二流的装备倒也罢了,我们的装备是比不过日本人,但你说老子的兵是三流的兵,老子张敬俊不服,老子麾下的一千多弟兄也不服。”

    说话的这个人在之前入席的时候已经由老李同志给刘浪介绍过,第200独立旅的一个中校团长,算是第200旅的一个中层干部,在酒桌上论排名的话,至少也要排到五位以后去。

    可偏偏刘浪却对他印象极为深刻,因为除了他,在座的谁也不知道,也就是现在这位小中校,却在四年后由68师改为的61军和日寇的大战中,成为第61军抵抗最为坚决的一个团的上校团长。他以一团之力抵挡数倍日军六天并大量杀伤敌人,最终全团伤亡过半不得不选择突围。

    第61军第299团,算是那场不能称之为战役的战役中老李同志麾下不多的一抹亮色,299团的团长,正是正处于暴怒中的中校张敬俊。

    “呵呵,张团长息怒。”刘浪却是好脾气,轻笑着说道,“说晋绥军是三流,是根据我国之军的实力分的,如果放到全世界,日军单兵素质是一流的话,英美算是二流,而我中华民国,训练缺乏,哎。。。。。”

    “咳咳”这下连一脸淡定的唐永明都开始咳嗽起来。

    独立团有资格在这儿的除了刘浪这个独立团最高长官以外,也就是纪雁雪和三个中校营长,纪雁雪要去陪伤兵没有来,俞献诚和迟大奎也纷纷找理由推了,只剩下唐永明来陪刘浪赴宴。

    出于对刘浪的信任,唐永明知道刘浪虽然个性极为随性说话做事往往出人意表,但却是每每谋定而后动,从不落空,而且都被事实证明过他是对的。

    但,现在这。。。。。。的确,有些太过了。

    关键是唐永明也丝毫看不出得罪这帮晋绥军将校们有什么好处。

    是啊!刘浪刚刚加的这一句,分明是,你必须得息怒啊!哥刚才为了顾及你们的面子根本没说实话,如果真的放到世界范围,中国军队的训练也就三流,你晋绥军在中国也不过是三流,说白了就是不入流。

    如果是别人这么说,或许在座的晋绥军军官们还会认为对方要么是太过于妄自菲薄要么是太悲观。

    但这是刘浪说的,那就颇具讽刺意味儿了。

    为嘛刘浪说就不一样了?原因很简单,被他划归为单兵素质一流的日军在他独立团面前不也碰了个头破血流吗?那分明就是说,老子现在天下第一,晋绥军,老子看不上眼。

    这就是人所站的角度不同,思维方式不同了。

    但人,不基本都是站自己角度去看问题吗?

    “你。。。。。。”这下晋绥军的将校们齐齐站了起来,怒视向刘浪。

    这也太气人了,哪有请你吃饭喝酒,让你啪啪打脸的?

    更何况这里都是军人,无论是何处的军人,这血性总是比普通人强得多的。

    “刘团长,是不是还在记恨我晋绥军没有通知贵军就贸然前来领略天下第一团的虎威啊!”老李的脸上挂满了寒霜。

    这几乎已经是要撕破脸的节奏了。

    “刘某只是实话实说而已。”刘浪却坚定的摇了摇头,面对一个中将的怒火,根本没有要屈服的意思。

    刘浪这态度让晋绥军一众将校们也大是头疼,谁也没想到刘浪竟然是这么二愣子货色,连一点儿进退都不知道。

    殊不知,刘浪就是想借这个机会,把晋绥军认为的那种老子装备不错,就可以装逼的态度打破。装备再不错,终归是得人来用的。

    晋绥军也并不缺乏牺牲的勇气,忻口战役,也有部队死战不退,自旅长以下全旅战死的战例。

    可是,固步自封的自大,让三十万晋绥军根本没有发挥出他们该发挥出的战力,板垣师团携带着一个混成旅团两个支队及两个大队总共不过一个半师团五万人,就从忻口一路狂攻最终攻克了太原,而国共两党为保卫太原却有近三十万人参与战役,虽毙伤日寇两万余但在战略上依旧是失败的。

    如果,能让他们从被轻视中觉醒,从而刻苦训练提高军人素养,那对四年后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为此刘浪不惜做为一个恶人,在中庸之道盛行的中国,就是愿意去当那个恶人的人太少了。

    脓包,总要挑破了,才会痊愈得更快。

    “好,刘团长,既然你如此看扁我晋绥军,不知道你敢不敢派你独立团的兵跟我278团比一比?否则,那就请你当着师座旅座的面说你刚才纯粹是放屁。”张敬俊显然是个火爆脾气,直冲冲的说道。

    “行,你是地主,你说怎么比,就怎么比,我独立团4000余战士,你随便挑。”刘浪眉头一挑,说道。

    狂妄,简直是狂的没边了。

    刚才喝酒的时候,刘浪已经介绍过独立团现在人员的构成,2000老兵,500刚招募的新兵,1000多送往沿途老家或是跟随他们回四川安置的残疾伤兵。

    刘浪这意思是,就是挑残疾伤兵,他也认账。

    可以说,这是晋绥军将校们所见过的,最狂的人,哪怕他是上了两次报纸,拥有两枚青天白日勋章的人,资历耀眼的让人绝望。

    刘浪的狂,甚至已经让他们感到有些无力,连生气的力气都没了。

    军人,从来就不是靠嘴,是靠实力来说话的。

    偏偏这位,有实力,嘴还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