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抗战之还我河山 > 第591章 分析形势
    刘浪绝对早已被老阎同志划归为聪明人的行列,可就是这样一个聪明人,会因为嫉妒而赤果果的当着自己的面愤然吗?

    那怕是因为他是中央军,而这个军工厂属于晋绥军,两者派系不同。可就是一个蠢人,也不会当着晋绥军的老大表达出这样一种不该产生的情绪吧!更何况刘浪还是一个绝对聪明甚至可以说远超他年龄的狡猾的家伙。

    “呵呵,刘浪突然想到了一些事情,产生了一些不太好的情绪,请阎长官谅解。”刘浪收回目光,看着老阎同志眼里涌出的不明闪动目光,苦笑着说道。

    虽然知道自己这只小蝴蝶终究无法撼动历史这个巨大的车轮,但刘浪一想到这些可以造出更多枪炮的设备最终却要落入敌手,然后再源源不断地造出枪炮来屠杀自己的同胞,刘浪忍不住还是要试试。

    “哦?不知刘团长想到了什么事情,能告知老汉一二否?别的地方不敢说,但在山西这一亩三分地上,老汉的话应该还挺好使的。”老阎厚厚镜片后的目光更多的不是好奇,而是质询。

    不是没有人能在他面前玩心眼儿,但刘浪这样一个小上校,显然还差把火。

    “不知有没有山西地图?”刘浪答非所问道。

    “副官,地图。”老阎同志很干脆,直接命令道。

    一副完整的山西地图和中国北方区域图铺放在刘浪和老阎同志面前。

    刘浪目光微扫周围。

    老阎一挥手,所有人等,包括警卫人员全部退往三十米之外。

    至于小洋妞儿和范大公子,根本没有资格进兵工厂,早就由五妹子阎慧卿陪着去逛游千佛寺去了。

    “这次我北方军团与日寇长城之战两月,热河失守,长城防线不得驻兵,在战略上已算是大败,阎长官以为然否?”刘浪顺手折断一根树枝,在距离山西不过百里的长城沿线上划了一条弧线。

    老阎同志眼睛微微一缩,看看刘浪脸上认真的表情,轻叹一口气:“刘团长慎言,此乃国府之决策,你我皆无能为力。”

    以老阎之能,如何不得知这次北方战役,自然是大败亏输之局?如果不是刘浪率三团打出惊天战绩替光头大佬遮了下羞,这天下悠悠之口恐怕到现在还在喷口水痛斥某人或是某几人。

    而且长城沿线不能驻兵,其实痛苦的不光是北平军事集团,另外还要加上他这个山西王。一旦爆发战事,无法在长城这种要隘进行抵御,他的山西可也位于日军的兵锋之下,可不光是殃及池鱼那般简单。

    “如果日寇忘我中华之心不死,也许是两年,也许是五年,他们必然会选择由已经洞开的我北方门户全面进攻,那时。。。。。”刘浪将树枝点在了距离山西最近的长城雁门关处。

    “说下去。”老阎同志的目光陡然严厉起来。

    刘浪所指的那里,也是他无数次考虑过的位置。

    “如果我是日军指挥官,在挥军占领平津之后,必然兵指太原,不攻克山西,谁也不能保证山西数十万大军会不会在恰当的时候给他们背后重重一击,除非是阎长官你在日寇占领河北之际就已经改旗易帜。。。。。”刘浪把目光投向脸色猛然涨红的老阎同志脸上。

    历史上这位以精明著称的山西王可没少在投降和不投降的态度上游离,和中央政府、红色部队、日本人三方都保持着若即若离的关系,虽然最终他还是选择站在了和自己的国家民族一起,但那也是做过选择和犹豫的。

    当然,选择是每一个人的权利,刘浪无法要求任何人像自己这个已经知道历史走向的人一样坚定自己的态度。毕竟,在那个时候,没有人能看到希望,甚至包括某位最高领袖。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率领国家和民族反抗,反抗,再反抗。

    所有的投降,最终都被证明是愚蠢的。他们将被牢牢的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老阎同志的脸瞬间就涨的发紫,目光恶狠狠地瞪向刘浪,仿佛要一口吞了这个大言不惭的小上校。这恐怕是老阎自从当上山西督抚以来碰见的最大胆的一个上校团长了。

    哪怕他只是做的是一种假设。。。。。但令老阎同志有些恼羞成怒的是,他自己在心中竟也做过这种权衡。

    有过日本留学经历的老阎同志对日军的战斗力是再清楚不过了,如果有十万左右的日军兵力进犯山西,他的三十万晋绥军是挡不住的。

    可是,当这种令人唾弃的心思被刘浪赤果果的摆在桌面上的时候,老阎同志的脸自然是挂不住的。

    “当然,这种情况几乎是不可能发生的,阎长官自留学归来悍然推翻满清统治投入民主的怀抱,二十年来厉兵秣马中原大战也因不忍生灵涂炭而选择和平统一,数月前更是在日寇大兵压境之时派出麾下精兵猛将浴血奋战,种种迹象都表明阎长官做人做事无不以民族大义当前,这一点刘浪是无比钦佩的。”刘浪目光清明的与老阎同志要吃人的目光对视。

    沉默片响。

    脸色依旧不太好看的山西王突然拿手指指刘浪,哑然失笑:“你这个四川娃儿,胆子真的是不小,都说你你阵前挡他十道电令,原来老汉是不信的,现在,老子倒是信了,你继续说。”

    刘浪暗暗松了一口气,把这位要是真搞得恼羞成怒,恐怕他今天做无用功了不说,范大公子的自行车生意也是泡了汤,对日后和日寇作战也无丝毫的好处。

    不过还好,坐这个位置几十年,胸襟多少还是有几分的,他日后摇摆的时候恐怕也会想到今日此事的吧!

    “既然阎长官绝不会屈服,那日寇自然就必须铲除心腹大患,必然会由雁门关。。。。。。”刘浪在地图上连点几处位置。

    曾经的时空中,坂垣师团正是越过内长城经雁门关、平型关入侵山西,沿天镇大同沿线朝太原进击,而晋绥军和红色部队在雁门关和平型关重创日军过后自身损失颇大,也不得不退守五台山等沿线狙击,却依旧被坂垣师团高歌猛进。

    直至忻口。

    “就算日军突破长城,攻克大同,老汉还有忻口。”在刘浪的树枝指向忻口的时候,老阎同志同样信心满满的说道。

    是的,曾经的时空中,身为第二集团军司令长官的山西王同样如此自信,就是因为忻口。

    忻口是晋北通向太原的门户,是保卫太原的最后一道防线。

    忻口地势险要,右托五台山,左依云中山,两山之间一片河谷。河谷中间矗立一数十米的土山,筑有半永久性的工事。曾经的时空中中国军队就是在忻口集中八万兵力,计划乘敌立足未稳,将坂垣师团消灭于云中河谷。

    为确保山西要地,光头大佬甚至令卫立煌率第十四集团军四个半师从河北星夜驰援忻口,任卫立煌为前敌总指挥,组织忻口会战。

    可以说,天时地利人和,全在中国军队这一边。

    可是,那终究只是中国军队一方的想法。建了数年却只建了一个豆腐渣工程的国防工事彻底断送了这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