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抗战之还我河山 > 第592章 我喜欢你的坦率
    “忻口如果守不住呢?又或者说日寇再由这里出兵。。。。。。”刘浪冷笑一声,手里的树枝重新滑向河北境内。

    曾经的时空中,日军就是由川岸文三郎率第二十师团一部由石家庄正太线一路西进,策应坂垣师团,腹背受敌的中国军队不得不分兵堵截,虽忻口会战官兵齐心,但装备和人员训练差距太大,加之所使用经营数年之工事皆是豆腐渣工程,终究还是败下阵来。

    太原这座北方重镇,落入敌寇之手达数年之久。

    而太原兵工厂诸多设备,虽提前月余开始转运,但限于人力物力,包括原材料在内,所运之物不过十之一二,大部分设备皆落入敌手。

    山西王眼睛狠狠一缩,刘浪所指的第二条路线,正是他心中所忧,重兵屯集忻口是他早就定下抵挡日军的战略,但西线必定空虚。正如刘浪所说,如果日军一旦占领河北全境,日军兵分两路进袭已经成为必然。

    “日关东军目前不过十数万兵力,仅镇守东三省及热河就需要至少三个师团,他想攻我山西,没有四个师团以上兵力,那也太小看老汉了吧!”深吸了一口气,山西王依旧对刘浪的说法有所质疑。

    刘浪微微摇头,心中暗叹。

    身为一方诸侯的山西王都如此想,可见国府那些高层了。这和战争史上记载的几乎一样,中国的高层虽然知道和日本的战争已经不可避免,但心中还是存着几分侥幸,依旧认为不会爆发全面大战。

    他们那里知道,十数万人的关东军,在数年之后会膨胀为数十万,而由北方进攻中国的军队也高达三十余万,仅北平,就有近十万日军进攻,否则拥兵十万的第二十九军也不会那么快就败下阵来,哪怕他们并没有太多的防备。

    这还是次要的,他们也同样低估了日军的实力。拥有大炮和飞机助阵的日军在火力上远高于中国军队,就以忻口会战为例,近三十万中国军队和区区不过五万日军对阵,哪怕坂垣的第五师团是日本有名的钢军,是一个44制的甲种师团,拥有战斗人员两万以上,加上所携带的两个支队和大队,整体作战人员高达近4万人,可是中国军队的战斗意志也并不薄弱,无论是红色部队所属还是晋绥军傅作义所属以及卫立煌中央军所属,在整个战役中,都表现的足够顽强。

    但是,红色部队平型关一战,以优势兵力优势地形又是出其不意围攻一个坂垣师团辎重大队,付出的伤亡比高达一比一。从战士的精锐程度上来说,从万里长征走出来经历过无数血战的红色战士绝对不比日军差,可依旧打得如此惨烈。

    为什么?就是因为火力不足,拥有天上地下绝对优势的日军的火力几乎是中国军队的几倍。中国军人,完全就是拿生命在抵挡着日寇的钢铁洪流。

    山西王所说的日军至少得四个师团才能攻下他的山西,那真是有些想当然了,板垣征四郎只带了一个半师团及二十师团一半的兵力策应,就一路攻进了太原城。

    当然,这些话刘浪是不会说的,这位的决心可是比不上磐石,别把他先给吓到日本人那边去了。

    “阎长官,您的假设是建立在日本人不想和我中华民国发生全面战争的基础上,而我认为,全面战争在数年内必定爆发,那时候,也许您所说的四个师团就很有可能兵临山西。”刘浪斩钉截铁的否决了老阎同志抱有的那一丝丝幻想。

    老阎同志藏在眼镜片后面的目光似乎有些游离,眼睛看着地图,摩挲着下巴上的胡渣儿,“你的意思是,老汉我现在就得未雨绸缪?”

    “是的,虽然我相信我中华民国必定获得卫国战争的伟大胜利,但前期必然损兵失地,暂时性的失利在所难免。”刘浪坚定的说道。

    “那我太原城所有战略性单位必须得先一步搬离,比如这设备众多的兵工厂,这可是老汉我数十年的心血,要是让日本人抢了去,老汉我几年都睡不着觉喽!”脸色恢复正常的山西王看向刘浪,藏在厚厚镜片中的目光很难让人看清他目前的思绪。

    “没错,兵工厂搬离是第一要务。”刘浪很光棍的承认了。

    这就是他费半天口舌的目的,没什么好隐瞒的。

    “那你觉得,哪些地方可以安置老汉我的机械厂?”山西王的目光开始变得玩味儿起来,兵工厂的名称也重新变回了机械厂。

    “这里,这里以及这里,是最佳地点,如果日本人连这些地方都攻占了,那大家伙儿也没什么好说的,只能继续跟他们玩儿命了,哪怕只能拎着锄头。”刘浪在地图上连点了几个位置。

    “晋南,陕西和四川广元、留坝?哈哈,刘团长,不知你信不信,如果是换成别人,哪怕是你堂叔刘司令,在我面前说了半天利害关系再让我把机械厂搬去这几个地方,你知道是什么后果吗?”山西王虽然在笑,但透过厚厚的镜片,目光却愈发的森冷。

    “我不知道别人说是什么后果,但我知道,这几个地方,是最佳位置,既可以暂避日本人的锋芒,还可以继续生产,以供晋绥军作战之用,同时还可以援助其他友军。”刘浪却仿佛没有看到老阎同志森冷的目光一般,继续侃侃而谈。

    刘浪当然知道,这太原兵工厂就是老阎同志心中的一块宝,如果谁想打这块宝的主意,那必然和他结下生死大仇。

    可是刘浪并不害怕,因为他选的这几个地方,正是太原兵工厂撤离的时候,老阎同志亲自选定的几个位置。

    事实证明,他或许打仗不太行,但这躲字一决,却是出神入化,这几个位置,日军在华八年,也未能染指一丝。

    盯着刘浪看了好半天,老阎同志的森冷的目光终于逐渐缓和下来,摇头叹息道:“我不知道该不该说英雄所见略同,但刘团长所选几处,亦是老汉我心仪的几个地方。不过,以目前的形势,晋南尚可考虑,陕西和四川现在我可不想肉包子打狗一去不回。”

    刘浪。。。。。。

    您老能不能不要指着和尚骂秃子?

    见刘浪一脸不爽,老阎同志不由一乐,“嘿嘿,刘团长,说句不该说的话,刚才你说到广元的时候,是不是也有些小小的私心呢?”

    “哎,阎长官,是人,都有私心的吧!刘浪不过想近水楼台先得月而已,再说了,这钱总归少不了阎长官您的。”刘浪叹息道。

    “哈哈,刘团长,你这有些不要面皮的坦率让我越来越喜欢你了。”老阎同志不由大笑。

    “彼此彼此”刘浪顺嘴一说。

    山西王。。。。。。

    这个客气词儿用这儿,怎么听着,就那么刺耳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