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抗战之还我河山 > 第598章 苍白如纸
    周大老板的确。。。。。。的确受惊了。

    简直比特娘的让他受精了还要受惊。

    无论是肺炎还是鼠疫或是流感,在这个时代,几乎都是必死的代名词。

    竟然,竟然,竟然被华商集团研制出了特效抗菌药?三个竟然其实都无法形容周大老板此时内心掀起的惊涛骇浪。

    怪不得罗斯家族甘愿800万美金入股还只仅仅占了百分之九的股份,以周纯文对西方国际市场的了解,如果此药通过罗斯家族进入海外市场,这800万美金能立刻翻几个轱辘。这还是中国市场已经主动被周纯文放在一边的情况下。

    多赚洋鬼子的钱可不仅仅只是后世旅游区小贩们的野望,也同样是这个时代有进取心商人们的梦想,洋人的街道都是黄金扑就的说法估计就是从这时候传到后世的。反正是只要一想到能赚洋鬼子的钱,像周纯文这样商人们的眼里都闪着金光。

    谁说这个傻胖子黑心?分明是个蠢蛋好不好?周纯文看向刘浪的眼光除了忌惮,更多的,是不屑。如果换成是他,在手里掌握里如此一件大杀器之后,至少将这个入股资金翻上两番。

    他当然明白华商集团为何找上罗斯家族,在海外,如果没有这样一个西洋家族罩着,中国人想做大生意,几乎不可能。哪怕是他手里掌握着一些重要资源,开拓海外市场,也花费了足足五年的时间,也不知道撒了多少英镑马克出去,才算是有了一定的客源,就这也是多被欺凌而只能忍气吞声,谁让中国国力孱弱?在洋鬼子面前,中国人在国内都只能低声下气,更何况是在国外呢?

    刘浪笑了,磺胺,果然是大杀器,谁见谁被灭。当然了,厉害的不是磺胺本身,而是磺胺背后代表的巨大利益。

    在利益面前,几乎没有人能保持镇定。

    这位周老板又岂能例外?

    “不知道,我周某想入股华商集团的话,一股本得股金若干?”周纯文稳稳心神,试探性的问道。

    对方已经抛出筹码,那就来谈谈价格,生意都是这样谈成的。

    “一份股本500万银洋。”做生意,刘浪永远都是这么直接,从不拖泥带水。

    “咳咳。”范子冉先于目瞪口呆中的周纯文剧烈咳嗽起来。

    浪团座,真不是一般的黑啊!只过了一个多月,这股本,竟然就上涨了十倍。

    是的,有感于卖小洋妞儿卖便宜了,刘浪决定,涨十倍,如果不是看在需要周纯文在其他方面的作用,浪团座所说的数目,比现在还要多一倍。

    “我现在算是知道劳拉小姐为何说刘经理心黑了。”周纯文苦笑着摇摇头道。继而脸色一肃,“对不起,周家家小业薄,实在是难以承受如此之高的股金,请恕周某不能和华商集团的共襄盛举了。”

    500万股金,只在其中占百分之一,周纯文心中充满了愤怒,他甚至忘了刚才他心中计算罗斯家族90万美金一股时还在愤愤不平刘浪是个傻子,如果有那个抗菌药,华商集团最少应该搞200万美金一股的,那倒是和刘浪现在给他开出来的价码差不多。

    人啊!都是这样,站着说话才不腰疼,事儿搁自己头上了,却不这样想了,按周大老板方才心中的盘算,200万银洋一股他还是可以接受的。

    “呵呵,没关系,周老板嫌贵不想入股也没关系,生意不成情意在嘛!”刘浪却是仿佛早有所料,也毫不惊讶周纯文会如此表现。

    朝范子冉丢了个眼色,范子冉心领神会,站起身来,冲面有怒色的周纯文施了礼,道:“即使如此,我也就不叨扰周伯父了,此行南昌,小侄还有其他事要办,感谢周伯父的盛情款待,改日伯父若机会去往平津,家伯一定扫榻以待,子冉先告辞了。”

    此话一出,倒是把周纯文给搞牙疼了。

    谈生意,重要的是个“谈”字嘛!你漫天要价,我坐地还钱,天经地义。怎么刚还了下价,这就没有以后了?这就像男女之事一样,两个人你撩我我探你,哪怕最终谁都知道目的是上床一起happy!你们戳大木良的喜欢话都没说一句,就喜欢直接开整呢!都不许人家稍微羞涩一点吗?欲迎还拒的周纯文这一刻的内心绝对是崩溃的。

    眼见范子冉带着洋妞儿和胖管事要走,周纯文不禁有些急了,抗菌药的生意,别说国内,就是全世界,那也是独一份儿啊!如果能坐上这座大船,那日后必然财源滚滚。

    按理说,属于江西商帮商人的周纯文和大部分江西商人一样,极为传统保守,并不激进。

    江西商帮的商人的特点在中国商业圈里的特点很明显,小农意识影响到他们的资本投向,只求广度,不求深度。尽管江西商人人数众多,涉及的行业甚广、经营灵活,但往往在竞争中容易丧失市场,所以江西商人往往很难成为一个行业的翘楚。但江西商人极重诚信又善存储,所以江西商人的荷包一向都是很鼓的。

    可是,谁也不知道周纯文的一个深藏于内心深处从不与人说的野望,那就是超越他的父亲,超越整个周氏家族,做为私生子出身从不沾染家族银行钱庄生意一丝一毫的周纯文一直憋着这样一口气。可显然,那个庞然大物对于现在的他来说依旧犹如一座大山,不可跨越。

    现在,搭上华商集团的大船是个最好的机会,能超越周氏集团的机会。

    至于说磺胺这种药物是不是华商集团的噱头,周纯文毫不担心,磺胺药物,他会亲自去看的,没有的话,休想他掏一个大子儿。

    “范少稍慢,周某还有一事不明,范少此行不知为何先找上周某?”周纯文忙道。

    这也算是变相的服软了,那意思是,急啥,咱们还可以再谈谈。

    “呵呵,周老板,知道我华商集团为何要成立钢铁制造厂吗?”刘浪停下脚步,似笑非笑的看向不再淡定的周纯文。

    “为何?”

    “因为,我华商集团要做炮钢,改变我中华民国无炮钢的历史,而炮钢所需要的一种合金材料,只有你周老板手里才有多的啊!你现在知道我华商集团为何独独找上你了吧!”刘浪叹息道。

    “你说什么?我听不懂。”周纯文脸色一白。

    “呵呵,周老板,你听不懂的话,那我写下来你就懂了。”刘浪却仿佛没有看见周纯文因为极度恐慌而有些苍白的脸,接过小洋妞儿递过来的钢笔,在纸上写了一个大字,放在了周纯文的面前。

    不得不说,就目前周纯文所见华商集团高层们所书写的字来看,都是那么的龙飞凤舞。

    不过,那个大大的“钨”字,却还是认得的。

    周纯文的脸,一时苍白如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