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抗战之还我河山 > 第9章 又有熟人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大花脸要是被小鬼子干掉,接下来倒霉的必然是他们。四个全副武装的日军他们投鼠忌器不敢搞,剩下这一个已经开了一枪还需要半秒钟拉枪栓半秒瞄准的小鬼子他们二十多个人还不敢搞,那可真是可以去死了。

    七八个国军士兵在络腮胡子的带领下,疯狂的一哄而上。

    短短的五六米距离,绝望的日军士兵在开了一枪击中一个倒霉鬼的胳膊之后,就被七八个国军士兵死死的按在身下。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一名已经失去自我保护能力的士兵被愤怒中的敌方士兵压在身下是什么结果?神智稍微清醒点儿的人用屁股都能想得出来。

    被所有能拿得出来的硬物活活砸死的经历,估计是人都不想经历。

    活到最后才是笑到最后的真理对于这个日军步兵小队的士兵来说并不适用,在陷入死亡的暗之前,他一定是极为羡慕那名被一枪爆头的同僚的吧!

    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用尽平生之力热烈投向大地母亲怀抱却被撞得七荤八素的刘浪捂着脑袋想骂娘。

    本打算一个标准前滚翻躲避攻击的刘浪终究还是错估了自己这身肥肉膘的力量,不足普通成人大半的力量要支撑两个成人的重量,其结果自然和他想象中略有差距。

    就算特么自己估算错误,特么那帮家伙反应也太慢了吧!刘浪对反应迟钝的国军士兵们怨念前所未有的大,只要他们反应稍微快那么一点儿,冲上去吸引仅剩的那名小鬼子的注意力,他背后插着的两把刺刀绝对能将那货的蛋黄都挖出来。

    曾经三十米外以一把虎牙军刀甩中一只蝙蝠的刘浪有这个自信。

    摇摇有些眩晕的头,刘浪龇牙咧嘴的抽出了背后雪亮的军刺,吓得正往这边跑的络腮胡子一个急刹。

    为躲枪生生一脑袋扎地上,这位对敌人狠对自己更狠的大花脸可是他迟大奎平生仅见的狠角色,敌我未明之前,亲手砍下过三个日本人脑袋的迟大奎也不敢放松警惕。

    “兄弟,你那部分的?”迟大奎停在距离刘浪三四米的距离迟疑着问道。

    扫眼一看,一群士兵正拿着可用的一切疯狂的砸着一个哀嚎声不断低去的人形,刘浪心神一松,愤怒的跳起来:“那部分你麻痹,你们特么是那个混蛋带出来的兵?还有没有点儿团队意识?老子差点儿被你们这群笨蛋害死知道不知道?”

    “兄弟,是我们不对。。。。。。“迟大奎被突然暴起的大花脸骂得满脸通红,心神却是一松。

    中国话说得这么溜,必须是中国人,那肯定不是敌人了,怪不得这身衣服穿在他身上这么别扭,连带着英雄气概都削弱了几分。

    ”行了,带着你的兄弟们赶紧滚蛋,这里不安全。“见大胡子认错的态度还算不错,刘浪龇牙咧嘴的揉揉被大地母亲亲肿的额头,摆摆手就准备转身跑路,一副风紧扯呼的态势。

    完全没有英雄光环挂满全身主角应有的觉悟。

    在这样的战场上,目标越大,死的越快。刘浪可没打算和这群军事素养一般的国军士兵抱团取暖。

    他只要悄悄找个地方躲起来,等着凌晨一点国军大反攻收复失地就可以悠哉悠哉的回到后方养病,等这场还有十来天就会结束的战役画上句号。

    反正不管怎么说,刘浪现在是有多远想滚多远。

    “你是刘长官?”有些傻眼的迟大奎期期艾艾的看着毫不迟疑转身就走的刘浪背影问道。

    ”我不是什么刘长官。“刘浪闷声闷气的丢下一句话。

    ”你是刘朗,师部通信参谋刘长官?你别走,纪雁雪纪排长在这儿呢?“迟大奎眼见刘浪就要消失在夜色中,心下一急,忙脱口喊道。

    卧槽,纪雁雪又是谁?铁了心要溜的刘浪微微一呆。这一听就是个女人的名字,听那意思还是个和自己这具胖子身体关系匪浅的女人,万一是那货老婆的话,那就有些太对不起胖子了。

    毕竟,自己占据了这货的身体,也算是有一段因果。

    女人,你的代名词叫麻烦。

    麻烦来了,躲是躲不掉的,刘浪只能在心底微微叹气,转过头问道:”我是刘浪,纪雁雪是谁?“

    果然是那个全师闻名的浪人,听到刘浪的回答后,迟大奎总算是确定了刘浪的身份。就这个体型,整个十九路军再也找不出第二份儿。

    “真是刘长官。。。。。。”迟大奎不可置信的张大了嘴巴,干干的自言自语。

    实在是眼前的大花脸和记忆中的那个刘长官差别实在太大了,如果不是刘浪亲口承认,迟大奎是打死也不敢真的就相信这个用了两发子弹就干掉三个鬼子的胖子就是以前被称之为师之耻的胖通信官的。

    那怕是先前他还用着这种不太可能的念头询问过。

    “纪排长她。。。。。”迟大奎看看远方的废墟,那边依稀还传来凄惨的尖叫,不由有些迟疑。

    军中传闻,刘大公子对师部一枝花素来垂涎已久,从到军中的第一天就展开热烈的追求。现在看来,果然不是妄言。

    只是。。。。。。。现在给他说这个,也不知道他会怎样的心情。

    他不会发狂把自己也干掉吧,想想那个被活活钉死在地上挣命的小鬼子,迟大奎脸有点儿绿绿的。

    “她在那儿?”刘浪拧着眉头问道。

    女人麻烦,还特么会传染?你个比绝大部分男人都还丑的大胡子扭捏个什么劲儿?

    “她被三个鬼子带那边去了。”迟大奎打了个激灵,只能老老实实的指着百米开外的废墟道。

    话一说完,迟大奎的脸色唰的变了。

    直到现在,他终于想起一个极为重要的事,在那边,还有三个活着的小鬼子。虽说他们现在有机枪一挺,步枪三杆并不怕他们,但只要一打起来,用不了多久,来支援的日军不用来人太多,一排小钢炮下来就能把他们这二十几个人交待在这儿。

    “噢,是她啊!那没事儿了。”刘浪无所谓的点点头,见迟大奎脸色大变着发愣,只得又附加了一句:“那三个小鬼子早被我干掉了,柴火妞儿在那儿演戏呢。”

    迟大奎张大着嘴巴彻底成了一个雕塑。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