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抗战之还我河山 > 第16章 找到小鬼子的“窝”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刘浪用事实证明,捏碎一个人的喉结其实不比捏碎一颗薄皮核桃更难。

    已经极为恭顺做梦也想不到会遭此厄运的上等兵痛苦的捂住喉咙“呜呜”闷叫着在地上翻滚,就像一条被扔上岸的鱼。

    是的,上等兵终将在几分钟后死去,只不过致死的原因不是因为喉结的破碎,喉咙结构的被破坏,阻止了新鲜氧气的进入,很典型的窒息致死案例。

    怔怔的看着地上翻滚挣命的班长,其余四名日军还有些发呆,他们还有些不明白为什么曹长会突然的下此毒手。

    刘浪没给他们留太多反应时间,反手拔出后腰间插着的刺刀猛的一甩,刺刀直接插入距离他最远士兵的心窝。

    十米的距离,足够利刃在空中加速爆发出最大的动能,锋利的刺刀精准的穿过心脏再透出体外,日军连哼都没来得及哼一声,就软软的扑倒在地,瞬间毙命。

    直到这时,其余三名士兵这才如梦方醒,眼前拥有着纯正京都口音的曹长竟然是敌人,迅速的举起枪,向刘浪瞄准。

    双方距离不过五六米,如果是三把手枪,刘浪恐怕还有些忌惮,但若是三杆长达一米七的步枪,刘浪只想呵呵了。

    在三十米以上的距离,步枪的威力远胜手枪,但当距离已经快到面对面的地步的时候,步枪比红缨枪的威力也实在是大不了多少。究其原因,是步枪枪管太长,瞄准锁定的时间当然就长。

    在高手眼中,如此近距离还企图用长枪射击的,那简直就是找死。相比刘浪第一次偷袭杀的那三个日军,这几位简直就是民兵中的民兵。

    双步一错,刘浪一个滑步侧向躲开一米多,三名日军大惊失色,追着刘浪的身影再次瞄准。

    资源匮乏的岛国严苛的军事条例告诉这几个来自小地方的日本兵,尽量节约弹药,以最小的代价杀伤敌人。喜欢过穷日子的习惯注定了他们不懂什么叫乱拳打死老师傅。

    刘浪再次闪动身形,他们再度举枪瞄准,然后,刘浪就已经欺身而上,手一拨,就将平举着的长枪挡开,肥大的身躯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外加着远超普通人体重的巨大惯性,径直撞入日军的怀中。

    八极拳之铁山靠,后世凭借着八极拳奠定三百万解放军中搏击第一的刘浪全力爆发时能靠断一颗大腿粗的树,虽然力量远不如后世那具千锤百炼的躯体,但力气不足重量来补,更大的质量意味着更大的惯性动能。

    刘浪这全力一靠,至少也达到了后世全力爆发的百分之六十,猛烈撞击的闷响之后是令人牙根儿发酸的“咔嚓”声,被撞击的日军口中喷出血沫,软绵绵的倒在地上,一根折断的肋骨

    插入柔软的内脏,剧烈的撞击之下,日军甚至没感觉到疼痛,就在昏迷中死去。

    “八嘎”剩余的两名日军大吼一声,习惯性的拉动三八大盖特有的保险,一左一右平举着长枪就朝刘浪冲来。

    关闭保险防止子弹射出枪膛并不是怕打死刘浪,而是因为三八大盖穿透力极强,很容易误伤己军,这才是很多人误以为小鬼子有什么武士道精神,在拼刺刀前往往会退出子弹的真相。可不是只有中国人聪明的会在枪里留子弹趁敌人不注意玩一枪撂倒的偷袭。

    刘浪的身手终于让他们意识到,这时候子弹还不如冷兵器好用,三名同伴就这样毫无反抗的被人虐杀,他们一定要用手中的刺刀洗刷帝国的耻辱。

    可惜,他们显然是忘了,已经成为敌人的曹长大人不是一个人,他还带着接近一个步兵小队的兵力。

    在刘浪捏碎领头日军喉咙的那一刻,迟大奎袖管中雪亮的刺刀就悄悄露出了锋芒。

    两名日军还没冲出几步,就看到那个可恶的胖子冲他们龇牙微笑,露出的雪白牙齿在黯淡的星光下宛如一个魔鬼。

    然后,突如而来的剧痛就占据了他们所有思维。

    被几把刺刀刺入身体的滋味当然不好受,也不知道在毙命的那一刻,他们有没有想到那些被他们虐杀的中国伤兵是不是跟他们一样痛。

    刘浪当然要笑,自从他看到几名士兵在迟大奎的带领下勇猛的端着长枪从背后朝日军冲过来的那一刻。

    从此以后,战场上他不再是孤独一人。

    独自毙敌的孤胆英雄固然很酷炫,可那,很孤独。

    战场上,孤独的代名词往往都是死亡。

    从此以后,他拥有的不光是一帮唯命是从的手下,而是战友,可以把后背放心交给他们的战友,那怕他们并不强。

    不过,没关系,他们会变强,在这场战争中活下去的人,都会变强。

    不用刘浪下命令,有过前车之鉴的士兵们迅速打扫战场,补刀的补刀,扒衣裳的扒衣裳,五名日军在两分钟之内迅速的成了光猪。

    刘浪哭笑不得,如果这样下去,他伪装的压俘队俘虏是越来越少,士兵却是越来越多,这让一直认为自己一个能打十几个中国士兵的大日本帝国皇军们怎么想?

    不过事已至此,刘浪也不想再苛责主动套上日军军服的迟大奎和赵二狗几人,武器就是战士的生命,赤手空拳的忐忑的确煎熬。

    接下来自然是继续前进,那怕是越来越密集的巡逻队让所有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就算是最迟钝的士兵,这会儿也应该猜得到他们这位刘长官的疯狂了。

    这家伙,竟然打着“擒贼先擒王”的主意。怪不得先问大家怕不怕死,在上万日军的包围下,去找人家头儿的麻烦,这个疯狂的主意完全就是去死啊!比自个儿抹脖子还彻底的找死。

    如果刘浪知道士兵们这么想,肯定得很语重心长的教导他们,“擒贼先擒王”这个名词有点儿老,搁现代战争中,那叫斩首。

    不管是不是找死,已经一头钻进日军肚子里的士兵们哆嗦着却又坚定的跟着刘浪,长官都不怕,他们又怕什么?

    将是兵的胆,自古皆然。

    此时,杀人已经不是必须,尸体越多,越靠近这边,刘浪和他的士兵们就多往地狱行进一步,这道理不光刘浪懂,迟大奎和士兵们也知道。

    有了日军今晚的回复口令,在浓浓的夜色中,在拥有着纯正京都口音的刘浪的带领下,一行人有惊无险的连续骗过三支巡逻队,朝刘浪估计的方位不断前进。

    漆的夜中,一栋灯火通明的小楼吸引了数百米外所有人的目光,不断跑进跑出的军人更是证明了一件事。

    这就是日本人的窝。

    能在窝里窝着的,基本上都是头头。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