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抗战之还我河山 > 第20章 夺炮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一发。mm口径的尖头铜芯弹以超过m/s的初速从枪口呼啸而出,高速旋转着,瞬间就穿过一百多米的虚空,准确命中对面坐在驾驶室里的鬼子士兵,在迎风玻璃反射出的微光里,灼热的尖头铜芯弹从他眉头位置射入,瞬间将头盖骨掀飞大半。

    ?至于鬼子颅腔里的脑组织,更被高速旋转的子弹搅成了漫天血雨。

    没有电子的时代几乎没有近视眼,十九路军的伙食也还不错,这些士兵们也没有很多部队存在的夜盲症,所有人都能隐约看到,枪响之后,挡风玻璃上瞬间一片模糊。如果要是在白天,他们会看到更令人惊悚的一幕,鬼子汽车驾驶员的头颅就像一个猛然炸碎的西瓜,让玻璃模糊的,不仅是鲜血,还有更多的新鲜脑组织。

    利用空闲的时间,刘浪早把弹匣里的五颗子弹进行过人工加工,锋利的刺刀在弹头上刻了一个深深的十字,本应该射入敌军司令官脑袋的达姆弹提前让这帮小兵们享受了。

    “还愣什么,都给老子打。”迟大奎一声怒吼,抢先扣动了扳机。

    “哒哒哒”属于歪把子机枪特有的清脆枪响在寂静的夜空中响起,一个弹夹五发子弹在不到一秒的时间之内倾斜一空。

    若是从远处看,就像一根带着光芒的火红长枪,狠狠的朝前方刺去。笔↑趣△↓說△小↓說網w ww. xs.笔趣说

    由于弹药装填麻烦,射速勉强达到发每分的歪把子机枪的持续火力其实是款失败的作品。

    但对付毫无防备的几名小鬼子已经是足够了。

    十来声枪响次第响起。

    随之而来的是至少有三名还在发呆的鬼子翻身倒地,从爆发出的惨嚎和他们略显迟钝的身影来看,残兵们有样学样,跟他学着刻下十字的子弹起了作用。

    但凡是被达姆弹击中,能生存的几率不超过成,在这个缺乏抗生素的年代。

    一次突袭,就干掉三名小鬼子,加上先前被自己一枪干掉的鬼子驾驶员,现在就还剩下四名小鬼子了,刘浪对这个结果还算满意。

    要知道,据战后统计,国军总共消耗子弹亿一千万余发,共毙伤日军万人,平均下来也就是发左右消灭一个敌人,现在拢共射出的子弹也不过二十余发,能干掉三个已经是有些撞大运了。

    毕竟,我们都是神枪手,每一颗子弹消灭一个敌人只是美好的歌唱,枪弹不足的红色部队消灭一个鬼子实际也是需要到发子弹的。

    剩下的四名鬼子反应很快,纷纷倒地卧倒,往自己放置枪支的地方爬去。

    鬼子兵的做法很正确,借助夜色的掩护,只要能拿到他们架在一旁的步枪,面对火力并不强大的敌人,坚持到援兵到来是一点儿问题也没有的。

    然并卵,多米的距离对于曾在米距离上射杀过目标的刘浪来说,简直就像是公园里气枪打气球一样简单,尤其是这几位爬的动静还有点儿大。

    站起身,刘浪像一头迅猛的野猪,(没办法,就他现在那体型,很难被士兵们往体态修长的猎豹方面想)冲出了坑道,一边疾速奔跑,一边冷静的拉动枪栓,以最快的速度拉栓、退壳,推弹上膛,然后举枪。

    随着一声枪响,一名正在疯狂朝五米开外爬动的鬼子痛苦哀嚎着翻滚起来,虽然只是被击中了肩膀,但达姆弹在体内可怕的翻滚几乎炸开了他整个肩胛,碗口大的伤口能让他在一分钟之内丧失全身三分之一的血液。

    哀嚎,仅仅只是仅存一分钟最后的权利。

    刘浪脚步毫不停歇,拉栓、退壳、推弹上膛,教科一般的冲锋射击,直到第四声枪响,刚抓到步枪还没抬起枪口的最后一名日军颓然倒下,因为视线模糊的缘故,刘浪最后一颗子弹击中了钢盔正中的侧沿,被刻上十字的弹头砰然碎裂,失去了穿透钢盔的动能被碳素钢制成的式钢盔弹开。

    没能一枪爆头。可是,依然要了鬼子的命。撞击产生的巨大动能直接折断了人体脆弱的脖子。

    根据日军《步兵操典》中《作战要务令》条例,战时不论何种作战任务,都必须要有哨兵负责警戒,可这帮士兵根本没有放置哨兵,把长枪一架,就去当搬运工了。

    骄狂和大意,让一个步兵班的日军永远沉睡在华夏大地上,成为庄稼的肥料。来年时,这里的稻穗一定沉甸甸的让人心生喜悦。

    就如同围着毫米山炮满脸喜悦的士兵们脸上的笑容一样。

    “纳尼?”当刘浪第一枪响起的时候,正坐在临时作战会议室里的林大八大佐惊疑的从椅子上站起。

    做为一名在军队呆了近二十年的军官,林大八大佐很轻易的就听出了枪声属于三八式步枪,距离应该在公尺之外。

    “八嘎,直内君,速速派人去查看那边究竟是怎么回事,派一个小队去。”快步走出作战室的林大八大佐愤怒的命令着跑过来的直属中队中队长直内少文。

    待直内少佐领命离去,林大八大佐想了想,径直往小院后方坂田次郎休息的房间走去,随后而来不断响起夹杂着歪把子机枪连射的枪声让他心里产生了一种不太好的预感。

    虽然跟坂田次郎少将不是很对付,但无论出于什么原因,林大八也不能把师团参谋长置于险地。

    一只小小的蝴蝶在太平洋的一头轻轻扇动翅膀,有可能会在太平洋上形成滔天巨浪,恐怕是刘浪也没想到,他这只时空裂缝中悄悄落下的小蝴蝶,终究是让历史的车轮稍稍偏离了一点方向。

    按照前世台湾军事博物馆中保存的对庙行大捷史料记载的说法,第五军师突击队激战半日,毙伤数百日军生俘空闲大佐,至此日军大败。

    但日军官方从未承认过被他们称之为“上海事变”中有中佐以上的军官被俘虏的记录,唯一承认的为天皇尽忠的最高军衔者就是这位倒霉的林大八大佐,在月日的激战中阵亡。

    真实的历史究竟是什么样,已经被湮没在史学家们的笔尖上,现在的事实是本应该在一周后阵亡的林大八大佐提前撞到了刘浪的枪口上。

    不,确切的说应该是炮口上。

    就在林大八倒霉蛋走到坂田次郎的房间门口的同时,赵二狗操纵着步兵炮,正神情凝重的盯着远方那一点儿亮光,伸出大拇指比了比:“距离公尺。。。。。。”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