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抗战之还我河山 > 第40章 这真的只是本能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啊~~”的一声尖叫差点儿没吓破刘浪的狗胆。

    那声音是他再熟悉不过,除了擅于熬煮百草的“神医”纪雁雪还能是那个?

    刘浪现在的身体虽然距离后世甚远,但一拳击出少说也有百十斤的大力,莫说纪雁雪这个娇滴滴的小娘们受不了,就是迟大奎这样的彪形大汉,冷不丁的挨上这么一拳,估计也得跪了。

    刘浪迅速改拳为掌,在击中目标的那一刻,收回大部分力道。

    武侠小说中但凡是打出一招想主动收回动不动就是内力反噬走火入魔虽然有些扯淡,但从能量守恒定律来说,能量不会凭空发生,自然也不会凭空消失,它只能从一个物体传往另一个物体,当然,能量的形式也可以相互转换。

    于是,刘浪强忍着强行收力的挫伤义无反顾的摸上了纪雁雪。。。。。。的胸。

    作用力与反作用的结果就是刘浪的肥猪蹄爪子感觉到了一阵柔软,比前世吃过的庆丰铺包子还要柔软,而且还比那大,爪子很真实的把感受传递到刘浪的脑神经中。

    刘浪发呆。

    纪雁雪发傻。

    纪雁雪根本没想到像完全变了一个人的刘浪在今天不知为何又故态复萌,不,确切的说是变本加利,竟然就直接上手了。

    而且,还是女孩儿家最隐私的地方。

    这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还是,他今天失心疯了?

    这突如其来的状况超出了纪少校的思维范围,一时间全身僵立,犹如泥塑。

    “不是,纪少校,我明白这很难解释,但是,我刚才只是本能的反应。。。。。”反应过来的刘浪艰难的咽了口唾沫,手扶着“包子”干干的解释道。

    你意思是你早就想摸了?还本能的反应。

    纪雁雪感到了更大的冲击,这死胖子难道说也是磨刀霍霍两个月才在今天下手?

    刚才那个小护士是不是给我抛媚眼来着?模样还周正,就是屁股太小恐怕生不了儿子。穿着少尉制服的赵二狗叼着烟,回味着刚才和自己打情骂俏小护士的俏脸,满心遗憾的转过了墙角。

    然后,赵二狗就对小屁股小护士充满了怨念,这个倒霉娘们一定不能要,老子这是要到大霉的意思啊!

    不过,两位长官也太豪放了,孤男寡女干柴烈火熊熊燃烧可以,但你们到病房也成啊!赵二狗嘴巴不由自主地张大,烟卷儿带着火星飘落在地上。

    “两位长官,我什么都没看到。”赵二狗还算头脑比较灵活那一类,径直一个立正,然后转身就跑。

    尼玛拉个蛋,啥都没看到?那你喊个鸟的长官。刘浪一脚横扫,将一根烂木头踢向那个想逃跑的二货,听到背后风声的赵二狗一个懒驴打滚,连滚带爬的迅速消失不见。

    纪雁雪瞬间面红如血。眼睛似刀一样扫向刘浪仍旧停留在胸前的肥爪。

    刘浪触电一般收回自己的爪子,看着浑身仿佛都要冒烟的纪雁雪,弱弱的说道:“不是,我本能的以为受到了袭击。。。。。。”

    前世今生都没接触过几个女人的刘胖子这会儿感觉有点儿麻爪。

    羞愤,极度的羞愤,纪雁雪眼睛都要红了,这死胖子竟然用这么不靠谱的理由。纪雁雪感觉自己的小宇宙都要爆发了。

    如果有的话。

    “流氓,你去死吧!”纪雁雪怒气冲冲的给刘浪的小腿一脚,飞也似的逃跑了。

    但愿现在国军中还没有性骚扰这条军规,否则,后果堪忧啊!刘浪看着纪小妞飞奔而逃的背影,忧伤而又略带一种说不出的兴奋想着。

    偷眼扫扫四周,干咳一声快步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

    “你们没看到,当时长官满脸淫笑,纪排长羞答答的站那儿不动,老子当时就傻眼了,没想到长官青天大白日的就这么大胆子。。。。。。”

    “啧啧,那你说的,他们一个郎情,一个妾意很久了。”

    “连长,什么叫郎情妾意?”

    “狗日的谁让你不读,郎情妾意就是狼发情了它的小妾也有意思了。”

    刘浪站在病房门口前,脸色忽青忽绿,这帮混蛋绝对是闲得蛋疼无吊事,没文化还在那儿翻译成语。

    刘浪敢肯定,自己不爽,绝对不是因为他们背后嚼舌根八卦长官艳事,而是,他们太没文化了。

    在部队里,长官不爽了,倒霉的自然只有兵。

    “里面的几个混账,全体出列。”刘浪板着脸大吼一声。

    病房里一阵鸡飞狗跳。

    没过三十秒,在迟大奎的带领下,总共六个人整整齐齐的站在刘浪面前。

    “报告长官,一连全员到齐。”迟大奎挺胸撅臀,大声报告着。

    不过,怎么看,这位严肃的脸上都带着一丝笑意。

    卧槽,这帮没文化的竟然都在,刘浪心里冷笑一声,这倒省事了,免得以后一个一个弄他们。

    “这么有闲心思唠嗑,伤应该都好的差不多了吧!”刘浪扫过残兵们憋着笑意装严肃的脸,心中一闷,“我奉上峰命令组建独立团,现在就光杆司令一个,不知道有没有人想来?”

    刘浪这话一说,迟大奎和另外五名残兵顿时炸了锅。

    上次嘉奖,迟大奎升了中校,赵二狗和刘大柱、孙周全、雷富贵、谷大用他们五个也不错,全部由士兵变成了少尉。

    可是,当官不带长放屁也不响,别看都升了官,手底下一个人也没有,就算是迟大奎这个中校,手底下就五个光杆子少尉,还不如他当班长的时候管的人多。一听刘浪这么一说,他们那还不知道,这是要把他们几个一起带独立团的意思。

    这不仅可以继续跟着牛逼的不要不要的长官,还能当官带兵,他们那会不欣喜若狂?

    “长官,我赵二狗报名。”

    “长官,你去哪儿我大柱就去哪儿。”

    。。。。。。

    “好,我独立团四个营长十二个连长都空着在,咱们都是生死一起闯过来的老弟兄了,别说我不给你们机会,你们现在立刻围着医院跑五十圈,跑完,就算通过。哦,对,别忘了背上你们才发的背包。”刘浪说完,就施施然的进了病房。

    几名残兵们面面相觑,皆面露苦色,住着上千伤兵的第五军军部野战医院规模可不小,一圈下来怎么说也得七八百公尺,几十里路啊!

    尤其是还要背上背包,残兵们眼泪都快下来了,也不知道刘长官从哪儿学来的方法,好好的背包里放石头干嘛?这半个月,伤病已经痊愈的他们可没少背着那破玩意儿绕着野战医院跑步。

    赵二狗“嗖”的蹿了出去,背上放在墙角的背包就跑。

    这绝对是个聪明的兵。

    再不跑,能被倒霉蛋们重新打回病房里躺着。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