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抗战之还我河山 > 第54章 天价“欠条”
    听着“汉阳造”清脆的枪响,刘浪觉得很亲切。

    七十年后的爷爷可没少拿出这种枪冲他显摆,那支历经了九十年风雨的老枪可载着几十名鬼子的冤魂。

    民国时期国民军队所使用的轻武器,除了1935年以后开始装备的中正式步枪,“汉阳造”算是装备最多的步枪了。

    之所以叫“汉阳造”,是因为这种清政府引进德国1888式步枪的技术,汉阳兵工厂1896年开始仿制的,制造的时间从1896年一直到1944年,接近半个世纪的时间,该步枪一直在生产并一直被使用。

    不是说这种步枪的性能有多好,而是,这种步枪的构造简单,性能也还不错,虽比不上日军所使用的三八大盖也比不上仿造德国毛瑟1924年式步枪的中正式,但造价低廉。

    日后红色部队在日军占领区的敌后武工队,几乎清一色的“汉阳造”,所有缴获的三八大盖这种“高精端”武器都被调往精锐部队,可就是这种射程远逊于三八大盖的老爷枪却毙伤了高达数十万名鬼子。

    决定战争走向的,永远是手持武器的战士,而不是武器本身。

    就如同现在,决定命运的,是士兵自己。

    每一组考核完毕,都会有士兵将写有编号的靶纸拿下来送到对应的射击位上请士兵过目并按上手印予以确认。

    整整三个小时过去,所有47组共940名士兵的射击考核才终于完成。

    百米静态胸靶难度并不高,但想枪枪中靶甚至还能打出九环十环,也不是那般容易的事,尤其是对这些平时射击训练就少的士兵们来说。

    其实,考核结果并不算是令人很满意,不说最坏的,就算是那些排名前五十的,五枪下来,环数也多在三十环左右,也就是几个排名最高的打出了四十五环左右的成绩。

    这些,刘浪早有预料,尤其是看到赵二狗听说要拿近一万发子弹出来搞这个考核之后那心疼的直抽抽的脸。当听赵二狗说,他参加十九路军一年,如果不是打仗,他打出去的子弹绝不会超过五发,刘浪就对历史上的这些和日寇抗了整整十四年的先辈们由衷的钦佩。

    同期的日军,每人每月实弹射击的训练量可是200发,一边拿用喂子弹式的训练,而另一边却用听响来训练,如此的不对称,却依旧没有停止抵抗,这种意志就已经超越刘浪在原先时空的想象。

    至于说五年后长期在敌后抵抗被称之为“三枪八路”的红色部队,据说是三发子弹用于伏击,还有两发留在枪膛里等着白刃战的时候占便宜,虽说有些恶搞,但那种几乎是拿着烧火棍和日寇拼命的精神,让刘浪真的只能是高山而仰止。

    不过,他来了,这个世界自然会有不同。至少,刘浪不会让自己的士兵饿着肚子扛着空枪上战场。

    所以,那怕面对61师毛师长狮子大张口的要价,刘浪也毫不犹豫的甩出一千大洋,换了一万发子弹供应这次实弹考核。

    他就是要在潜移默化中让自己的士兵明白,装备不算什么,钱也不算什么,他需要的,就是日后能保家卫国的战士,精锐战士。

    不过这其中也有让刘浪稍显欣慰的,至少,他对自己临时做出的让出四十个名额就很满意。在跑步考核中落败的士兵这次很争气,被各自连队推荐出来的士兵除了有三人排名200名开外,其余三十七人的射术都属于极为不错的级别,共有二十人人跻身前一百,十人跻身前五十,甚至还有三个排名在前十,都打出了四十多环的好成绩。

    训练量如此低,都能打出这么高的环数,刘浪可以幻想一下他拿出山一样子弹喂他们手里的枪的时候,他们会给自己怎样的惊喜,或者是五年后的日本鬼子碰到这样一群神枪手的时候会受到怎样的惊吓。刘浪很期待。

    当然,刘浪得考虑去那儿弄堆得像山一样的子弹。

    这个,对于一个从七十年后穿越而来的军工厂冒牌总设计师来说,真的不是太难。

    这个世界上缺乏的从来都是天马行空的设想,而不缺乏手捧着黄金睁着贪婪的眼睛四处逡巡的财阀。

    杜月笙也是。

    虽然他是上海滩最大的黑帮老大,但杜月笙的野心可不仅仅只在上海滩拥有发言权。想站上中国这个拥有着上千万平方公里的大舞台,那必须得有足够的资金支持,民国最顶尖的四大家族发家史提醒着所有的财阀,怎样才能硕取更多的金钱和权势。

    在刘浪将500名士兵和迟大奎等六人登记造册送到蔡廷锴手下之后,蔡廷锴盖下军部大印和自己的私人手信,这506人将彻底从十九路军告别,归于刘浪手下。

    在刘浪晚上特地准备的接风宴上,面对各位师长团长阴阳怪气冷嘲热讽的各种敬酒,刘浪径直用一张装备清单让他们目瞪口呆的张大了嘴。

    当然,那只是一张欠条,几乎每个团一张。

    不过,每个团的装备可不尽然一样,那都是根据每团入选人数多少而拟定的。

    比如,入选人数最多的60师2团,清单上明明白白写着苏罗通20毫米机关炮一门,马克沁重机枪两架,捷克式zb-26轻机枪四架。

    其余的,则根据人数的多少递减。可是,就算是入选人数最少的60师4团,也有一挺重机枪和2挺轻机枪入账。

    张大了嘴可不是闭上了嘴。

    面对各自手里拿着的“天价”欠条,各位团座们在惊愕半响过后,都笑起来。

    在座的可是有两师九团,就算是用最少的欠条上写的一挺马克沁重机枪和2挺捷克造轻机枪来算,那也是9挺重机枪和18挺轻机枪。

    不说其他的杂牌军,就说现在蒋委员长最看重的中央军,一个满装德械团的武器编制,不过是24式马克沁重机枪12挺,轻机枪81挺,更别提那个什么20毫米机关炮了,那种机关炮整个十九路军一共才十门,还在这次淞沪抗战中跟小鬼子拼了个精光。

    这家伙倒好,直接狮子大开口,差不多把一个满编团的轻重火力全部拿来送人了,你这是准备扛着烧火棍去驻防吗?

    况且,就是刘浪真敢送,但是在十九路军何去何从的这个节骨眼上,他们还不敢接收呢。

    没人认为刘浪写的这破条有什么实际意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