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抗战之还我河山 > 第55章 范参谋不满很久了
    “刘团长,你这礼物太过贵重,鄙人不敢收啊!”

    “是啊!还是请刘团长收回吧!都是为国效力,刘团长不必如此客气。”

    团长们都是人精,武器再好,可那也是个烫手的山芋,接了就傻了,纷纷出言推辞。

    早就对刘浪各种土豪气四溢颇有不满的范汉杰也发话了:“刘团长,你不会是在说笑吧!你慷委员长之慨把配给你们团的轻重火力都送出去了,到时候你的报告里是说掉河里呢?还是说半道上被土匪劫了呢?你不把理由想好,诸位团座就是想要,也没那个胆啊!”

    范汉杰这话可不光是不客气,而是近乎于一种羞辱了,不管是丢了武器还是被劫了,这理由恐怕也只有脑残才能想得出来。

    刘浪眉头微皱,冷然横视了一眼这位在后世还算是小有名气的未来**中将并没有说话。

    说实话,刘浪对此人并未有任何好感,八年抗战中此人身居高位未见有多少战绩,真正让他出名的反而是在著名的两次内战中。

    第一次是十九路军“福建事变”中,身居十九路军副参谋长之职的范汉杰竟然将手头上掌握的军用密码密告蒋氏当局,蒋军及时得悉闽方的军事部署和兵力实际情况,本就势单力薄的十九路军那还有活路,不到一月就全线崩溃,而这位却深得蒋某人的赏识,从此步步高升。

    第二次是在抗战结束的国内战场上,这位奉蒋家王朝之命督办东北战事,结果被***遥控着指挥东北野战军打的稀里哗啦溃不成军,落荒而逃的范将军成了阶下之囚。

    刘浪虽然没说话,但眼里的轻视却是喷薄欲出,刚从德国考察学习归来前程远大的范汉杰那受得了这个?

    别看刘浪现在跟他的军衔一样也是上校,但上校和上校也是有区别的。做为黄埔一期蒋校长的得意门生,范上校对于刘浪这样突击提拔起来的上校那会放在眼里?那怕刘浪还是什么独立团的团长,深知蒋校长脾性的范汉杰知道,那不过又是蒋校长的制衡之道,往四川钉个让四川王刘湘难受的钉子而已,时机一到,一纸调令,这位现在踌躇满志的刘团长还不知道去那个冷衙门坐板凳去呢,可笑这位还在费尽心思的选拔士兵,那也只是为他人嫁衣裳罢了。

    “怎么,刘团长好像还有些不服气啊!那你说个合适的理由我们听听。”范汉杰冷笑一声站起身来。

    “呵呵,范参谋言重了,那里有什么服气不服气?我只是觉得你说的那两个理由吧,好像从你的角度出发应该可以说得过去。”刘浪展颜微微一笑,很礼貌的回应道。

    做为一个胖子,最大的优势,就是笑起来如沐春风,让人很难不生好感。笑起来猥琐的,几乎都是瘦子。

    刘浪笑起来就很难让人产生恶感,可是这话。。。。。。

    让人着实有些忍俊不禁。

    这个胖子,着实是个妙人。好几个对范汉杰本就不满的将校嘴角都翘了起来。

    先是参谋处处长被生生阉割了处长二字变成了参谋,参谋不带长放屁也不响可不仅仅只适用于红色部队,放眼全世界,那几乎都是通用语。接着又是什么从你的角度出发还说得过去,那意思分明是说,也只有他自己可以丢东西或者是被打劫不是?

    “你。。。。。”范汉杰脸色一阵发青,就差当着蔡廷锴的面冲刘浪拍桌子了。

    “对了,还有,范参谋,忘记跟你说了,谁告诉你我要送诸位团长的武器是从我独立团出的?不瞒各位,现在我独立团除了十九路军诸位长官忍痛割爱的506位官兵,包括我这位上校团长,连把手枪都没有,就连刚才打靶用的汉阳造,还是毛师长赞助的,现在估计也没给我留下。”刘浪脸上依旧是如沐春风。

    “那你的意思是说,刚才是逗在座的诸位玩了啰?刘浪,你是觉得攀上了军政部,觉得我十九路军好欺负?”范汉杰铁青的脸上显出一丝冷笑。

    刘浪的玩笑,真的一点儿也不好笑,尤其是对快气晕的范参谋来说。

    此话一说,一直正襟危坐仿佛没听到刘浪和自己这位参谋处处长争端的蔡廷锴眼睛微微一眯,冷然扫了得意洋洋把十九路军拉出来压刘浪的范汉杰一眼。

    本来,他对于这位从德国考察归来的黄埔一期上校军官很欣赏,在这次淞沪抗战中,范汉杰也表现出了他应有的能力,对部队的防线安排和后勤保障都布置的井井有条,但现在观之,这心胸,着实让人看低了一筹。

    刘浪并没有怎么得罪于他,甚至今天只是第一次相见,自己这位高参却扯着虎皮当大旗横加指责。为将者,不仅得眼光独到果敢刚毅,心胸更得宽广有容人之量,否则,难成大器。更何况,自己对刘浪的态度早已表明自己对刘浪的欣赏,可这位却仗着自己黄埔一期和留学的经历故作视而不见,这种自以为是的骄横让蔡廷锴不由自主的多了一丝警惕。

    可以说,此时的蔡廷锴在心里几乎将某上校列入不可提拔一类。

    眼角瞥见蔡廷锴脸上的不满,刘浪微微一笑,他知道,他终于成功的在蔡廷锴心中埋下对这位依靠着出卖十九路军成功上位的范某人不满的种子。

    历史上的十九路军之所以失败,其最大的原因不是蒋氏当局派出了十万大军围剿,而是对军内高级将领不加征询、甄选,将各级军官一律编入了反对蒋氏当局的队伍,最终掌握重要通信密码的范汉杰密叛,61师师长毛维寿投蒋,60师师长沈光汉动摇。失败,就成为了必然。

    那次和蔡廷锴的密谈,刘浪虽然没有直接说明十九路军将会自立门户制造震惊中外的“福建事变”,但亦是点出了已经立誓不再和红色部队为敌的十九路军最终将会为蒋氏当局所不容,假若是想成功自保,所有的中高层军官必须思想得保持一致,否则,刘浪说的很直白,十九路军必将被蒋氏当局分割吞并,最终成为历史的尘埃。关于这点儿,在曾经的历史时空中已经用血淋淋的事实证明过。

    虽然蔡廷锴和刘浪密探之后并无明确表态,但其慷慨送出500精锐,在刘浪看来,他不无未雨绸缪给十九路军保存种子的心思。

    正在这时,敲门声响起。

    不待有人开口,门就被推开了。

    范汉杰猛然回头,正想冲着毫无规矩的开门人发泄心中被刘浪撩拨的喷薄欲发的怒火,却在看清来人之后,呆了一呆,把到嘴边的斥责又硬生生的吞了回去。

    来人短襟长袍,正统的商人打扮,不过,这个商人,可不是普通的商人,也不是他这个小小的上校能所辱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