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抗战之还我河山 > 第61章 开拔
    等某胖的身影消失在自己的视野中的那一刻,杜老板反身一脚踢翻了包厢的太师椅,代价是赔了三块大洋外加在家休息了一周没有见客。

    黄花梨制的太师椅坚硬的就连刘浪都没勇气一脚踹上去,那玩意儿跟铁也差不多少了。

    四六分成,这是双方协议的最后结果。当然,是刘浪六,杜大老板四。

    刘浪来这个世界上的第一桶金,是从上海最大的资本家身上剥削完成。

    两天后,刘浪带着他的五百零七名官兵以及蔡廷锴硬塞给他的七百多名残兵,还有个翘家的资本家**,坐上了开往西安的军车专列。

    不得不说,蒋委员长虽然不安好心,但还是给了刘浪独立团中央军应有的待遇,至少没有像其余杂牌军一样是靠的铁脚板行走千里。

    虽然在初夏时节,坐在号称铁皮罐头车箱里的感觉也并不是太美好。

    还好,行走了大半天的军列终于停在一个小站上进行补给,关闭了大半天的车厢大铁门终于被拉开,清爽的风吹了进来。

    身为独立团的最高长官,刘浪哗哗的流汗。

    “大姐,你这样让我有点儿没信誉啊!纪老板会在家戳我小纸人的。”刘浪面对着一身戎装,英姿飒爽站在自己面前的纪雁雪,一边擦着脸上不知是不是因为对纪老板太过愧疚流下的热汗,一边表达着自己的“遗憾”。

    一旁卖力擦着手里已经被擦得崭亮汉阳造的赵二狗努力的把头看向打开的车门外,外面初夏秀丽的风景绝对比团座大人脸上虚伪的表情好看。

    他分明看到团座的嘴角露出的那一抹浅笑,那里有对人家纪老板愧疚的心思?哎,怪不得梁山泊和祝英台一个死了一个变蝴蝶都还那么快活呢!这恐怕就是拐带大户**私奔的魅力吧!赵二狗冷不丁的联想起了戏台子上梁祝的故事,和这一幕貌似有几分相像呢!

    刘浪和纪雁雪当然没法知道这货龌龊的心思,否则,在正处于“私奔”状态某男女恼羞成怒之下,独立团未来的炮兵连长极有可能和外面的花花草草去亲热去了。

    “我爹戳不戳你小纸人我不知道,但是你能不能解释一下,你偷偷开溜是什么意思?”纪雁雪的脸色显然不怎么好看。

    刘浪的玩笑话没起到应起的作用。

    纪雁雪是没带枪,要不然非把枪顶到刘浪脑门上。

    刘浪这个死胖子竟然不说一声就带着自己的队伍开溜,若不是自己有几个眼线通风报信,自己在最后时间一路狂奔跳上即将出发的火车,他差一点儿就得逞了。说好的以假回家的名义骗点儿军费呢?还有没有点儿信用可言了?

    纪老板如果此时能听到女儿的心声,估计背后打刘浪黑枪的心思都有,这特么的完全是骗人又骗财好吧!有这样的抗日英雄吗?

    “开拔,那叫部队开拔,军政部的命令来得很急,要求我五天之内必须到师部报道,我寻思着你爹出了两万大洋,怎么说也得让你这做女儿的多陪陪他老人家一段时间不是?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团的驻地,想来随时来。”刘浪一脸正气,指出了瞪着杏眼找说法的纪大**说法的错误。

    同时,为自己开溜找了个说得过去的理由。

    卧槽,赵二狗内心深处不由蹦出了团座大人常说的两个字,貌似也只有这两个字才能形容他此刻对团座的敬仰之情。

    这真是太会扯淡了。

    明明是收了人家纪老板两万大洋,怕纪长官如果来了,人家纪老板追上门要账他不好交代,只好偷偷开溜,没想到能被团座大人把理由圆的这么光面堂皇。

    还好,老子为了让有**终成眷属,团座日后不会后悔终生,抽空把部队开拔的消息传给了**小翠。不过话说回来,小翠的屁股可真圆那,绝对能生一窝的小崽子,只可惜咱独立团不能在第五军招兵,赵二狗眼前仿佛出现了穿着白色护士服的小翠在得到消息后冲自己丢的那个媚眼,真是下半边身子都酥了啊!

    赵二狗温柔的抚摸着手中被擦得崭亮的汉阳造,仿佛那就是**圆圆的屁股。

    “你真是这个意思?”纪雁雪很怀疑的看着刘浪。

    这货按道理说不是那么心细如发的人,但这个理由貌似有些道理,尤其是某胖子说的老人家那个称呼,怎么听怎么都有点儿像称呼岳丈他老人家的意思。

    不管怎么说,死胖子这次倒算是有心了。

    “必须这个意思。”刘浪斩钉截铁道。

    “好了,纪少校,你去通知前面车厢的迟大奎以及全部的军官,就说我有命令要宣布,给他们一分钟集合时间。”刘浪没给纪雁雪继续说话的机会,突然很正式的命令道。

    “是。”纪雁雪条件反射式的敬了个军礼,转身离开。

    “二狗。”刘浪突然喊道。

    正在魂游天外思念**圆乎乎屁股的赵二狗浑身寒毛直竖,长官不会知道是我告的密吧!想想长官亲手格毙小鬼子的威势,赵二狗开始忏悔,这女人屁股真是太坏事了。

    “到。”赵二狗心情复杂,但反应却是不慢,几乎是从地上弹起来以标准的军姿立正站好。

    “喊你一声,这么大反应干嘛?你做啥亏心事儿了?”刘浪狐疑地看看自己这位**技术极为高明的属下。

    “嘿嘿,团座,我刚才不是在想我们团是不是也应该成立个野战医院什么的嘛!我觉得纪排长可以当医院院长。”赵二狗流着冷汗嘿嘿干笑道。

    人一急,老实人会吭哧半天连个屁都放不出来,聪明的人会立马想出个说得过去的理由,赵二狗显然是属于后者。

    “哈哈,你个狗日的,还装大尾巴狼跟我谈什么野战医院,你是又在想人家小翠护士了吧!放心,我跟方副院长和张中将还有几分交情,等我们团要成立野战医院,让他们支援我们几个医生和护士那是小意思,到时候保证有你的小翠就行了。”刘浪哈哈大笑。

    对于自己这位属下的心思,只要看他老喜欢盯人家**的屁股就知道了,典型的光棍汉发春了。

    “谢谢团座。”赵二狗大喜过望。

    “你说,纪老板要是追着我要那两万大洋怎么办?”刘浪摸摸颌下并没有多少的胡茬,若有所思的问道。

    赵二狗。。。。。。

    长官,这真不关我的事儿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