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抗战之还我河山 > 第62章 有刺头
    被纪雁雪通知过来开会的其实远不止迟大奎等几人,所有参与前几日考核并成功录取的尉官都被通知过来,包括脸色还带着几分苍白的陈运发和那个成功把自己跑晕过去的半大小子。

    虽然刘浪搞的广告煽动性很强,给出的待遇也很高,但实际参与考核的军官并不多。

    不过,相对于普通的大头兵们,军官的录取率反而高的多,参与考核的34名尉官,竟然录取了26名,仅仅淘汰了8个。其中还有四个是跑步不行,但第二项考核中枪法排名靠前被录取进来的。

    站在站台上的刘浪看着眼前不断从各个车厢朝这边奔跑过来的军官们,脑袋感觉有点儿小小的疼。

    先不说自己招募的这帮军官的素质,算上积功提拔的六名残兵和少校军衔的纪雁雪,自己架构中偌大的一个独立团,竟然才区区33名军官,加上自己也才3名校官,这几乎只相当于**一个标准步兵营的军官编制,军官缺额竟然高达三分之二。

    再看看这帮家伙们有的是一边跑一边手忙脚乱的光着膀子套着军装,有的是吊儿郎当站在那儿叼着根烟看着匆忙跑过来的同僚满脸嗤笑。。。。。

    刘浪脑袋都有点儿大,这帮家伙?能成为自己未来的骨干?

    很显然,和普通士兵看重更高的军饷不同,愿意参加考核到独立团的原十九路军的军官们,思想就要复杂的多了。不管是出于什么目的,他们最大的共同点是大多都是在老部队混得不怎么得意,想挪个窝换地方重新发展。

    而这样的人,往往都是刺头儿。

    刺头儿,多少都有些本事。

    俞献诚就是刺头儿中的佼佼者。

    叼着烟一脸揶揄看着从车尾狂奔过来的同僚们,俞献诚悠悠然吐出一口烟圈,这帮蠢货,坐车都不知道选好位置。现在,累的像狗一样吧!

    所以,他早就瞄好了胖团座所在车厢的位置,上了离他最近的一节车厢,要不然,现在那还能像现在悠闲的点上一根烟等那帮蠢蛋呢?

    其实,每个人到新环境都会有些忐忑,但相对于那帮大头兵们,他们这想挪窝换地方的军官们和主官交流的心思显然会更急迫一些,谁都希望知道自己究竟能在新部队占据一个什么位置。

    但那位胖团座偏偏整整两天时间都没找他招募过来的军官们训话,这也就是所谓的掉胃口吧!俞献诚斜眼瞟一瞟面无表情站在站台上的胖子,嘴角勾起一丝弧度,如自己所料,这几天去往驻地的行程里,胖团座如果再不训上一次话,那他还真的是佩服那位胖团座的定力了。

    但这位胖团座的定力,显然,比他的期许,还稍弱了几分。

    直到几乎所有人都在刘浪面前站好,俞献诚这才丢了烟头,不紧不慢的赶在最后几个人到来之前站入队列。

    刘浪虚眯着眼面无表情的看着这帮堪称老兵痞的尉官们,绝大多数的年龄都是在三十上下,这会儿在刘浪冰冷如刀眼神的逼视下,绝大多数都开始的处理自己的仪表,扣紧因为天热解开的风纪扣,扶正自己的军帽,军容军貌这事儿可不仅仅只属于解放军的专利。除了极个别的以外,刘浪很明显的看到那个先前叼着烟好整以暇看着同僚出丑的军官正讥诮的看着自己胸前解开的几颗扣子。

    刺头儿中的刺头儿,刘浪严峻的脸上浮起一丝淡笑,正所谓杀鸡骇猴,正愁找不到鸡,竟然就有鸡主动的跳出来了。对于种家伙,久在作战部队中的刘浪有一百种办法让他服帖。

    五月下午的阳光有些**亮眼,明晃晃的照在刘浪白胖白胖突然变柔和的脸上,本应是阳光灿烂外加温暖和煦的笑容,却让所有人由心底升起一股子透骨的寒意。

    仿佛,站在他们面前和蔼的胖团座,随时会变成一头择人而噬的猛虎,而自己,就是他随意选择的食物。

    在这一刻,这帮在军中少说也指挥过数十人也亲手杀过不少鬼子的尉官们纷纷骇然发现,他们竟然在站在阳光中笑得很可爱的胖长官面前,连抵抗的心思都快没了。

    几名扛着少尉军衔的残兵们跟着老长官迟大奎依照着这段时间刘浪训练的军姿,双手紧贴裤缝,昂首挺胸目不斜视注视着前方。被刘浪用简单的跑步操练了半个月的残兵们对胖子长官这个表情太熟悉了,这妥妥的是有人要倒霉啊!

    管他呢,死道友不死贫道,残兵们根本打算过去提醒那帮子鼻孔朝天压根儿看不起他们这帮昨天还是士兵的同僚们,不让他们也领略一下胖长官的“恶毒”,自己这种尝过的就觉得亏了。

    俞献诚的眉头轻轻皱了起来,貌似,这位长官,比自己想象的还是要强上那么几分啊!做为一个带兵近两百的上尉实职连长,俞献诚比其他人更清晰的感觉出了刘浪蕴而不发的威势,更可怕的是,刘浪那让人捉摸不透的目光若有若无的好像大都停留在自己的身上。

    想拿我来立威?毕竟是当过连长的人,俞献诚第一时间洞悉了刘浪的意图。

    那就来吧!让我看看你这个团座是怎么阴差阳错干掉小鬼子的少将的,俞献诚不惊反喜。

    俞献诚是刺头儿,但这个他刺头儿还真有当刺头儿的自信,十八岁高中毕业参军,没上过任何军校,就凭借着远强于其他士兵的能力在21岁之龄当上了上尉连长,并在此次淞沪抗战中所率领连队作战英勇屡立战功,要不是实在是刚提拔不过三月,少校肩章战后就可以戴在肩膀上。

    和别人想挪窝不同,俞献诚来参加刘浪独立团的考核,一是想看看刘浪这个抗日英雄是不是名不符实,当然也抱着想给这个跟自己差不多岁数的上校一点儿颜色瞧瞧,带兵打仗,并不是说靠着运气一炮端了敌军的司令部就能行的。那个有些当儿戏的跑步测验自然是更没有放在春风得意的青年连长眼里。

    可是,俞献诚没想到自己栽了,全场四千多人,虽然他跑进了前五十,甚至还是军官中最后一个被淘汰出局的。

    但是,还是有几十个平时看似不起眼的士兵比他强,就连那个披着一身肥肉的“运气英雄”也比他要强得多,竟然坚持跑到了最后,跑出了一个他俞献诚跑炸了肺也无法追赶的成绩。

    而且俞献诚知道,那个胖子没有作假,因为自己一直注意着他。

    一个土财主的儿子,竟然会有这样强得意志力?俞献诚很难以接受,只能将之归咎于天赋,擅长跑步的天赋。

    这也许就是胖子收买军心的伎俩,利用自己唯一的长处,俞献诚不服之余终于得出了自己的结论。

    这一不服不打紧,心高气傲的俞献诚竟然当场做出了一个决定,他要进独立团,他要让胖子知道,带兵不是光靠能跑步的。

    俞献诚并不知道,他的这个决定,让他那位吃过酒席喜滋滋拿着刘浪丰厚礼单的归来的团座大骂了刘浪半宿。

    怪不得他比别人多了一门双联机关炮,狗日的刘浪太坏了,竟然把自己麾下最强的步兵连长给挖走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