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抗战之还我河山 > 第70章 匪夷所思
    有人会比自己枪法强,俞献诚自然是想到过,但俞献诚却从没想过那个人竟然是自己不怎么看得上眼的刘浪。

    而且,刘浪的枪法,太强,强得让他都有些绝望,甚至,俞献诚觉得自己这一生,兴许都不能达到这如斯境界。

    若不是亲眼所见,实在是匪夷所思。

    “团座,一共打了五枪,五枪全都打中了这只麻雀。”俞献诚从已经呆住了的士兵手里抓住那只依旧在表现自己强盛生命力的麻雀,大声继续说道。

    鼓噪的场上逐渐变得安静起来。

    一枪都能让那只麻雀粉身碎骨,何况是五枪?俞献诚假若能这样睁着眼说瞎话,那他还真不是俞献诚了,至少熟悉他的人是这么认为的。

    “呵呵,我知道大家伙儿不相信,说老实话,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我也不信。”俞献诚苦笑道。

    “但团座的枪法,的确就这么神,这样,我随便点几个,你们自己上来看看就清楚了。”俞献诚一边说一边随手在左右两边各指了两名士兵。

    四名士兵应该是分别来自不同连队,互相狐疑的看看,首先确定名满61师的俞连长绝对没和自己私下里打过什么招呼,迟疑着走到俞献诚身边。

    俞献诚捏住麻雀的脖颈,可怜的麻雀努力扑打着翅膀企图挣扎着离开恶魔的控制,可唯一的作用只是将自己的全身都袒露在四条壮汉凝视的目光之下。

    目光,由不解变成疑惑,最终,成为用张大嘴巴来表达的惊骇。

    麻雀这种鸟对于出身农家的四名士兵来说是再熟悉不过的鸟儿了,眼前的这只体型虽不大,但绝对是成年麻雀,若不是用捕鸟工具,想用手徒手捕到纯属于痴心妄想。而之所以这只麻雀能出现在这里,最主要的原因是这只麻雀的两个翅膀尖竟然被齐整的削去,仿佛是被剪刀剪过的一般,可是红嫩的翅膀嫩肉上两条漆黑如墨如火烫过的痕迹很清晰的告诉几人,没有那种刀能留下那种痕迹,唯一可能的,只能是。。。。。

    只能是,子弹高速掠过之后烫痕。

    可是,要想击中空中高速飞翔的麻雀都已经是神枪手的标准了,这竟然还要打掉翅膀尖并且不伤到翅膀,这得是什么眼力和枪法?

    完全不是人能干出来的事儿,唯一能做到的,恐怕只有神吧!

    “不信吧?我也不信,可是,你们再看看麻雀尾巴。”俞献诚指指麻雀本就不长的尾巴,涩然说道。

    飞鸟之所以能平衡飞行,除了翅膀,最重要的恐怕就是用以保持平衡的尾巴了。小麻雀撕心裂肺的尖叫着,也不能阻挡四条大汉的目光落到同样有三条焦痕的鸟屁股上,那里的几条最长麻雀羽毛早已消失不见。

    我日特娘,这也是用枪打的?五枪,五发子弹,把麻雀保持正常飞行的羽毛给打掉,却没伤麻雀自身。怪不得,枪响之后,麻雀用极为怪异的姿势从天空中落下,完全没有一只被步枪子弹击中的鸟应有的觉悟。

    先前的疑问,在这一刻,全都迎刃而解。

    当几名士兵恍惚着把自己所观所想解释给自己周围的士兵们听,稍倾,全场爆发出一阵比刚才还要响亮得多的呱噪。若不是他们确定那四名士兵至少有两名不是61师的,他们甚至都怀疑是胖团座联合俞献诚以及几名士兵联合导演出这一场戏,一场胖子变神枪手的戏。

    实在是,这种枪法,实在是太超出人的想象力了。

    可是,事实俱在,不信也得信,尤其是那只可怜的小麻雀没死在刘浪枪下,差点儿死在上千条大汉你争我抢的大手中。

    好在最后饱足了眼福和疑惑的大汉们有好心人,暂时不能飞的小麻雀抽了个空,狠啄了轻轻握着它的小猫一口,趁着他因痛撒手之机,钻进旁边的灌木丛逃跑了。

    陈运发在一旁没心没肺的哈哈大笑,也不知道是因为他赌对了赢了四倍的老婆本回来还是因为小猫张牙舞爪大怒着要钻灌木丛抓小麻雀的模样太可爱。

    压俞献诚赢的士兵们垂头丧气,可你要说他们有多心丧如死也不尽然,有这样一位枪法牛逼哄哄的长官,无论从那种角度来说,都貌似比几块大洋更重要,尤其是打仗的时候。

    士兵们这会儿虽然是赌徒,但他们更是军人。

    纵观全场,恐怕只有老侯一人是心丧若死,这一次坐庄,算是赔了个干净,尤其是想想自己画的小姑娘头像下面记录的一千多大洋,老侯就想上场。

    上场把二位长官手上还提着的汉阳造抢了,一枪崩自己脑门上。

    那可是五千大洋啊!拿什么还?给纪长官当牛做马吗?关键是人家得要吗?

    刘浪笑眯眯地站在那儿任所有人议论,也不说话,就像一个富态的地主少爷,完全没有一个杀人如麻神枪手双目如电满脸冷酷应该有的模样。

    “看到没,看到没,我早跟你们说过,长官就是个笑面虎,小看他的人,都死了。哦,我说的是小鬼子,你们别害怕,对于自己人,长官就会练他,往死里练。”赵二狗得意的在一群士兵中阐述他的先见之明。

    浑然忘记了他刚才看到刘浪就打下一只麻雀之后眼含热泪心痛自己丢给老兵痞子的十块大洋。

    “长官,你这么说团座,我觉得会不会不太好?”一名年轻的士兵突然诺诺的问道。

    “嗨,我和长官是生死之交,他不会因为这点儿小事就把我怎么的,更何况,我说的是事实。”赵二狗美美的抽了口烟,大言不惭的说道。

    刘浪已经许了他独立团炮连连长的位置,赵二狗已经开始有意识的发展自己的班底,他心里很清楚这500老兵以后就是独立团的中坚力量,现在不来拉关系搞发展,过两天估计连汤都没得他喝的了。

    这吹牛逼,也是其中很重要的一项。

    显然,曾经当过东北军基层连长的赵二狗在拉人头的意识方面已经走到了绝大多数尉官的前面。

    “可是,长官,好像团座喊你了。”士兵回答道,仿佛怕赵二狗没听清,然后又补充了一句:“好像喊你好几声了。”

    “哎哟,我操你们几个兔崽子,听到也不喊老子一声。”赵二狗吐出叼着的半根烟,忙不迭的窜了出去。

    赵长官这爱好好可怕,听惯了长官们日爹骂娘口头禅的士兵们对赵二狗的新式骂法显然有些不适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