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抗战之还我河山 > 第72章 搏击之道(2)
    “赵二狗,点名。”迟大奎突然厉声喊道。

    “石小栓。”

    “到”

    “钱超成”

    “到”

    。。。。。。。

    随着赵二狗不断的点名,包括迟大奎在内剩下的五名新晋军官一一肃然高声答到。

    全场逐渐变得寂静。

    俞献诚和站一帮同仇敌忾站在他身后准备给嚣张团座大人一个狠狠教训的尉官们脸色也逐渐凝重起来。

    作为最早跟随刘浪的兵,迟大奎和赵二狗这几人很自然的被视作刘浪的心腹,他们的名字当然是必须被俞献诚这帮外来者所熟知的。

    迟大奎,赵二狗,刘大柱这些本应是他们的名字,可是,连续二十个名字,都不是,但他们都顺序答到,毫无凝滞。

    都是军人,俞献诚们心里有所明悟。这种现象的产生,只有一种可能。

    那些不能出现的人,只能是兄弟,已经不可能出现,却永远被记住的兄弟。

    “三个月前,我只是个小小通信官,奉上峰命令去通知三团撤退,一颗榴弹差点儿把我放了飞机,还算运气好,我活着,碰到了二十六个同样运气不错没被小鬼子包圆的**弟兄。既然运气不错,我和弟兄们自然就更想活着,那怕我们知道那块地儿已经没我们的人了,全是小鬼子。打是打不过的,那咱们就得藏啊!说实话,老子当时很想变成土拨鼠,挖个洞藏进去。哈哈,你们说,就我这体型,就算是土拨鼠是不是想挖这么大个洞也很难?”刘浪突然当着众人的面讲起了故事,顺便还开了个小玩笑。

    只不过,他自己脸上却毫无笑意。

    所有人的笑点仿佛突然也变高了,没一个人笑。

    纪雁雪泪流满面。

    老侯这会儿也仿佛忘却了先前巨大的沮丧,竖起了耳朵,听场上那个让他输光了**都不够还账的胖团座低声讲故事。

    “土拨鼠是什么玩意儿?我们山里只有田鼠、松鼠、花狸鼠。”小猫低声嘟囔着。

    显然,刘浪的这个新鲜名词对于出身大山的小猫来说,着实有些不太好糊弄。

    “仔细听着就是,那有那么多问题。”陈运发头也不回的直接给了身侧的小猫一个脑瓜崩。

    虽然他也不知道这种稀奇古怪的老鼠名字,但一听就是特能刨土打洞的那种。

    “呵呵,土拨鼠自然是当不成的,我呢,虽不是什么文化人,但也读过不少书,书里说过,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我就想到了先前被小鬼子攻陷的阵地。”刘浪身形不动,虚眯着双眼,陷入了回忆中。

    俞献诚微微点头,不得不说,胖团座的确很急智,这种灯下黑反其道而行之的行为在当时那种情况下的确是最佳的选择,就算换成是他自己,恐怕也只能做出这样的抉择了。硬拼,二十几个人的小队,会瞬间被周围的日寇撕的粉碎,连个泡都不带泛的。

    “阵地还在,坑道也是完好的,可是,我们却进不去了。”刘浪的声音不由自主的高亢起来。

    “不是有日本人,阵地上,全是我们的人,确切的说,全是迟大奎的一连,整整一个加强连,206名官兵,除了我身后的二十六个运气好的,一百八十人,全躺在那儿,包括他们撤退时来不及撤退的三十七名伤兵,身上插着他们自己的枪,躺在阵地上。”刘浪虚眯着的双眼猛然睁开,血红如血。

    “狗日的小鬼子,他们竟然杀俘?”俞献诚大怒。

    “杀俘?哈哈,俞连长,你真是把咱们在日寇心中的地位想得太高了。日寇,何时视我华夏民众为人族?他们对我们的称呼是什么?支那。尤有甚者把我们叫强克猡,就是猪猡的意思。”刘浪沧然大笑。

    场上依旧安静如昔,除了刘浪的沧然长笑,唯一多的,可能也就是努力压抑着隐约可闻的喘粗气的声音。

    没人会认为刘浪在编故事,战场上日寇的凶残他们多少都见识过,来不及撤退被日寇包围的战友最终都进了阵亡的名单。

    假若现在出现个日本人,估计这愤怒不已的上千条大汉能把这货撕成肉条给吞了。

    “你们说,面对这样躺在地上的弟兄们,我们还能不能当土拨鼠?”刘浪突然发问道。

    “干死那帮狗日的。”

    “跟小鬼子拼了。”

    压抑已久的情绪山呼海啸。

    突如而来的巨大声浪让树林中刚刚恢复平静的鸟群再度飞上高空,在空中久久盘旋。

    等着声音渐歇,刘浪的声音再度响起:“没错,只要是个男人,就不能躲。我和那二十六个弟兄也压根儿没想着活,趁着天黑摸到小鬼子的司令部干了他们一炮,赚了票大的。不过,能站在这儿的,也就我们八个了,我们七个加纪少校,剩余的兄弟虽然不能来,但我既然能带着他们去跟小鬼子做上一场,就能带他们能跟你们也比一把,二十七比二十六,说起来,我们还占了一个的便宜,纪少校战斗力很强,我就不能再多占便宜了。”

    说完,刘浪猛然回头大吼:“61师三团一连,你们准备好了没有?”

    “报告长官,一连准备完毕。”迟大奎虎目中泪光莹莹。

    “团座,我承认,迟连长的一连还在,但是。。。。。。”俞献诚这会儿怒意全消,还想劝说刘浪不要意气用事。

    但话刚说了一半,就被六双充满怒意的目光给逼得一窘,剩下的话却是再也说不出口了。

    “好吧,弟兄们,迎战,我们领教一下干掉小鬼子少将的一连的厉害。”俞献诚也是个干脆人,直接冲身后两侧的尉官们下达命令。

    也是锋矢阵型,和刘浪一样,俞献诚当仁不让的站到了箭头的位置。没人提出反对意见,俞献诚能短短三年就当上连长,除了一手出类拔萃的枪法,那一身强悍的搏击术至少占了百分之五十的原因。轻视眼前这个英俊年轻人的,都付出了巨大的代价。

    有一件事俞献诚还没来得及给刘浪说,但这帮官油子很多都知道,倒在俞献诚枪下的小鬼子有四五人,但被他徒手格杀的小鬼子,据记录战功的军法官说,很难统计,因为,那个数字,他自己都不相信。

    “跟着我。”刘浪身形微躬,就像一头豹子,猛然冲了出去,冲向俞献诚和他身后已经站好阵型的二十几名尉官。

    声音很轻,但全场可闻。

    就像刘浪那日率先冲出战壕一样,迟大奎和几位残兵毫无迟疑,大踏步的跟着刘浪发起了冲锋。

    虽手无寸铁,但一往无前的气势丝毫不逊于那日面对几十名全副武装小鬼子的凌晨。

    那怕,他们这次面对的依然是数量优势远高于己方的“敌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