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抗战之还我河山 > 第82章 抵达
    两天后的潼关火车站。

    这已经是陇海线的终点。从1905年开始,一直到1952年,整个陇海线经历了清朝、民国、共和国三个政权交替的40多年才算是完全竣工,从潼关到西安的潼西线还要到1935年才算修完。

    所以,刘浪和他的独立团算是已经到地头了,那怕这里距离西安还有两百多里。

    刘浪带着迟大奎赵二狗以及穿着的整整齐齐的200名士兵列队走下军列。

    回头看看自己身后分成数列,站得笔直的官兵,刘浪满意地点了点头,这两天在车厢里的军姿也算没白练,这帮子官油子倒也没给他打马虎眼。

    直到刘浪回过头,脸色肃然浑身绷得紧紧的士兵们心里才是一松。

    这位胖团座什么都好,提前发一个月军饷不说,一路上每顿还能提供二两肉吃,就是这训练人的方法太折磨人。

    别看是在坐火车往师部报道,可这一路上完全就没坐过,两天时间,大家伙儿谁也没闲着。自从各位长官利用下车吃饭的间隙去了趟胖团座的车厢,回来以后大家的苦日子就这么开始了。

    行军途中,除了晚饭一个时辰过后要睡觉休息,其余时间都得站半个时辰队列休息半个时辰。本来,不就是站军姿嘛!像以前那样站,也没人当什么难事。可胖团座也不知道从那儿找的缺德玩意儿姿势,简直快把大家伙儿给坑死了。

    在慢腾腾还算平稳的火车车厢里,一开始大家伙儿还嘻嘻哈哈的依照各自主官摆出的姿势模仿着站立。可没过一炷香的功夫,不少人就知道为何自家长官的脸色跟个死人脸一样了,这姿势纯粹就是个折磨人的。

    几乎没有多少人在按照这个姿势标准站立的时候能超过两炷香,百分之八十的人都在腰酸腿软脖子疼等等后遗症下败下阵来。

    “下车整军之日,凡是军姿站立不合格者扣发下月军饷,有一名士兵达不到者所部长官扣发两月军饷。经考核优秀单位,下月军饷上涨,上涨数额根据扣发军饷多寡定发。”各部长官纷纷寒着脸宣布的军令让每位士兵明白,想偷懒或者打马虎眼的想法还是趁早丢一边去,长官们就算不是为了自个儿的军饷,为了脸面,也不会允许这种现象发生。

    自己扣的钱却发的别人头上,搁谁,谁脸上也挂不住啊!

    于是各个车厢里都轰轰烈烈的展开了“站军姿大比武”活动。像有些激进点儿的长官,比如招人招的多的赵二狗长官,为了让自己招满的六十人都合格,甚至都开出了谁率先以标准姿势站满半个时辰,谁奖励两块大洋的私人奖励。

    这个时代的民**人,他们也许会面对敌人时舍生忘死,也许会在外敌入侵时坚忍不拔,他们不会输于华夏历史上任何一个朝代的精锐之军,但由于制度和社会教育体制的原因,他们大部分人唯独缺乏了一种叫做军魂的东西。

    大部分人,当兵只是为了拿饷养家,虽然这是实际现实,但刘浪认为,军人,除了要养家糊口之外,更是守护国家守护民族的国之利器。从选择当军人那一刻开始,他就应该明白,皮之不存毛将焉附,想守护自己的小家,就必须得守卫国家民族这个大家。

    这就是军魂,华夏之军中国之军的军魂。

    有魂才有精,有魂才有神,而军姿,就是锻炼军魂的第一课。就靠着这一站,站出浑身的兵味,站出军人的本色,站出军人的赤胆忠诚!站出守家卫国的精神。这也是刘浪刚进入军营时学到的第一课,自此沁入骨髓,永不敢忘。

    “两脚挺直,两脚分开六十度,大拇指贴于食指第二关节,两手自然下垂贴紧,收腹、挺胸、抬头、目视前方,两肩向后张”后世标准的解放军军姿,刘浪直接盗版的很彻底。

    之所以刘浪会选择解放军军姿,不是因为熟悉,而是若要论军姿姿势之优美威严,纵观全球,刘浪实找不到能和解放军相提并论之军队。美国大兵双脚叉开的军姿很酷,特别适合装逼的时候用,尤其是戴上贝雷帽的时候。俄罗斯战斗民族的军姿跟中国有几分接近,但他们站军姿时翘着脑袋拿着鼻孔看人的姿势刘浪早就想打他们了。

    好吧,说来说去,其实刘浪就是一个很彻底的民族主义者,他就是喜欢他站了十几年的军姿,其他国家的看不上。所以,他的兵们,也只能跟着他学了。他倒也不担心会有人告密他的部属军姿和红色部队有些像,七十年后解放军的军姿那都是几十年的训练中去芜存菁之后的产物,早和现如今刚刚成军不久的红色部队老前辈们的军姿不尽相同了。

    两天的训练虽然有些短,但从现在的训练效果看,还是不错的,总比前两天站得松松垮垮要好的多了。

    现在下车的200官兵,就是在这次考核中获得优胜奖励的各部,至于其他的,都被留在车上以示惩罚。伤残老兵们则是他们的主官向前出于某种考虑,婉拒了刘浪要求他们一起下车的提议。刘浪便也就没在坚持。

    刚满意完自己的士兵,刘浪看着前方等着师部来接自己的军官的时候,就很不满意了。

    相当的不满意。

    没有仪仗队没有小朋友们拿着花列队欢迎可以有,刘浪也从来没给自己当成什么一方大员。没有长官来迎接也行,像自己这种初来乍到的新丁,师部长官不想给面子也可以理解。

    但,尼玛派个小少校来算什么?尤其是那货看着自己下车来,远远的站着跟自己身边几个军官笑着说话,压根儿忘记了下属见长官的必须过来敬军礼军队条例。

    这是要给老子下马威吧!刘浪冷哼一声,停住了脚步,冷冷的看着站台上二十几米外的几人,负手而立。

    刘浪是在军工厂里学会了虚以委蛇学会了勾心斗角,但骨子里他却是最为正统的军人。他能给自己的属下和士兵下马威,那是因为他比他们强。既然在等级森严的军队,那就得按军队的规矩办事,不强还想在他面前装大尾巴狼,刘浪没打算给这样的人面子。更重要的是,他现在代表的是独立团一千五百名官兵,不仅仅只是他个人。

    他的身后,200名士兵静静笔直的站着,目光迥然。

    少了整齐的脚步,站台上突然一静。

    少校和几名军官的谈笑声在寂静的站台上变得有些突兀。

    一边谈笑一边斜眼看着这边的少校军官不由自主的降低了音量,直至闭上了自己的嘴巴。

    踌躇了半响,最终,只能迎着刘浪森冷的目光朝着刘浪走了过来。

    极为不情愿的朝刘浪行了个军礼:“奉师座军令,师部副官朱元章前来迎接独立团。。。。。。”

    “噗”

    本来还想着给这个不分尊卑的家伙一个好看的刘浪忍不住喷了这货一脸口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