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抗战之还我河山 > 第84章 进入潼关
    “朱元章,这就是尼玛说的走了狗屎运的胖子刘浪?你个王八蛋坑我们。”领头的张成海一把薅住了捧着手腕好不容易从地上爬起来的朱元章的脖子,压低着嗓门怒吼道。

    说实在话,能以25岁之龄就当上堂堂中央师师部直属通信营少校营长的张成海自然不会是什么普通人,否则也不会被师部派来迎接一位被颁发了“青天白日”勋章的新晋上校。以他的背景自然也不会怕刘浪这样一个根基不牢的上校团长发飙,一个不领军令,就足以让他灰头土脸的自动上师部请罪。

    可现在的情况是,刘浪不是一个人,他还带着上千人,上千精锐的兵士,那怕其中有一大半是胳膊腿儿不齐全的残兵。

    但张成海却没小看这支新军。至少,张成海从未见过光靠站就能如此有气势的**士兵,而且还不是一个,是一群,不,是所有,包括那帮拄着拐空着袖筒却依旧挺着胸膛目光迥然的残兵。

    跟那些兵相比,一直以来对自己军容军表很自傲的张成海也不得不承认,自己差了不止一个档次。能带着这样一群兵的人,那怕他就是一头猪,也有资格挑战老虎。

    这样的一个人,带着这样的一支军队,若是不领军令,用屁股想,张成海也知道,最后倒霉的绝对是他们几个倒霉蛋。

    我特么哪里知道那个死胖子吃什么壮阳药了?朱元章捧着自己被捏得快变成鸡爪,眼看着几道指痕由红变青,欲哭无泪。

    除了外表,这次碰上的胖子和一年前看着他绕道走的胖子完全是两个人好吧!

    不得不说,上帝对他的子民都还算公平,并没有说给某人关上一扇门的同时还挤了他脑袋,丑得惊心动魄的朱少校心思还是挺敏锐的,竟然让他给猜到了问题的实质。

    “蠢货,刘浪走了,你让我们怎么回去给师座交待?你狗日的捅出的篓子你自己给师座解释去。”一旁的黄玉鹏更是个急性子,上前就是一个大嘴巴子。

    别看都是少校军衔,也别看朱元章是师部副官,但师部的副官多了去了,说白了朱元章就是个跑腿打杂的,和他们这些拥有军衔又有实职的完全都不是一个档次,同样是官二代的黄玉鹏此刻那还会给他面子。

    “是,是,各位大哥别着急,我来找柏师长汇报,他会为我们做主的,放心,刘浪这个王八蛋绝对吃不了兜着走。”朱元章头如捣蒜,连连应是。

    “哼,那我们哥仨先回去了,你好自为之。”张成海鄙夷的看了一眼朱元章,冷冰冰的丢下一句,带着另外两人转身跳上停在不远处的一辆吉普车,扬长而去。

    不想着怎么把这事儿捂下去,竟然还想着去找人家一个上校的麻烦?都不说那个摸不透的胖子,人家那上千士兵一人一口吐沫也足够淹死你了,张成海也是对自己的这个“猪”队友无语了。

    “狗日的,个个都是怂包蛋,遇到狠的就成软脚虾了,我呸。”朱元章呆呆地看着冒着黑烟的吉普车越走越远,跳起脚狠狠的将一口吐沫吐得老远。

    “营长,我们回去怎么给师长交待?”一直没说话的廖得钱有些忐忑地问身边脸色不太好的张成海。

    “哼,怎么交待?有柏副师长去交待,我们据实以报。”张成海冷哼一声。

    只要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在国民第二师也不例外。刚才朱元章嘴里提到的柏师长,就是二师的副师长柏天民。柏天民是黄埔一期毕业,从4年前一直就任二师第六旅旅长一职到近两年升任二师副师长,可以说是第二师除师长黄杰以外的第二号人物,而这个朱元章就是柏副师长从第六旅带过来的。

    平时朱元章对几个人还算恭敬,一有空就请几个人下馆子,所以今天他在来的路上提议说让他自己来做主迎接他的老同学刘浪,几人也就应允了。毕竟,一个21岁的上校团长,多少是让人心里不太舒服,给他添点儿堵也是喜闻乐见之事。

    只是没想到刘浪个性如此酷烈,朱元章又如此的蠢,甫一见面,别说给人家舔堵了,人家径直不跟你玩儿了。

    既然这个猪队友把柏副师长抬了出来,张成海再不乘机脱身,那他真的就可以和朱元章为伍了。

    不提几个心思各异的年轻军官。

    刘浪带着浩浩荡荡的队伍行进了一里路,来到了古老的小城潼关。

    做为关中的东大门,北临黄河南据山腰的潼关的确是易守难攻之地,从东汉到民国,这里都是做为重要的关防要隘。

    仰望着潼关城楼外横额上依稀可辨“第一关”的字迹,也不知道还是不是昔日乾隆皇帝的御笔亲书,看着城墙边怀着警惕眼神不停偷瞄过来的小商贩们,刘浪不由感慨万千。

    屹立千年不倒的雄关和小城不足4万的居民们不知道,五年以后他们将会遭遇日寇多少炸弹的侵袭,据记载,1937年11月7日,是日机空袭潼关之始。此后,人们依山掘洞、开沟或作掩体以防空袭。敌机也不断地由运城等地起飞袭扰潼关,一直到1944年春豫西沦陷日寇借机进逼却被击退。

    整整八年,古城和古城的居民们不仅用自己的坚韧捍卫了“第一关”的荣誉,并在整个战争期间,四万人的潼关古城先后出壮丁3799人,军粮2万多包合计200万多公斤。

    无论是曾经还是现在,刘浪对这座小城都是尊敬的。

    就像现在,城门洞里已经跑出几个背着长枪的士兵拦住了他的去路,刘浪也并不丝毫为杵一样。

    “我是刘浪,我独立团1271名官兵只是想进城尝尝陕西风味小吃罢了,请小兄弟行个方便。”刘浪对紧张的发抖冲着自己行军礼的上士班长回了个军礼,温和的说道。

    “长。。。。。。长官,您请。”本来是硬着头皮迎上来的上士班长那见过一个团级长官不仅如此和颜悦色还给自己一个小小的兵还军礼,激动的话都有些结结巴巴了。

    刘浪哈哈一笑,拍拍这位还算忠于职守的小上士的肩膀,带头踏入了城门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