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抗战之还我河山 > 第85章 有粉丝?
    “独立团?班长,我们二师有独立团吗?”看着浩浩荡荡的人马就这样大摇大摆的进了关隘,一名士兵凑上来满怀疑惑的询问道。

    “咱们师只有参座以前带的独立旅,那来的独立团?可能是其他师的弟兄们临时过境吧!不过刘浪这个名字倒是好像在那里听到过,你们都帮老子好好想想。”上士班长摇摇头回答道。

    这样贸贸然的放入一支军队进城,要是长官怪罪下来,他这个带队的一定要倒大霉,那怕那支军队没拿任何武器,其中大部分人还都是缺胳膊少腿的。

    但是,年轻的上士心中奇怪的并没有特别害怕,那名体态富态而温和的长官和他那帮奇怪的属下们仿佛有着一种巨大的魔力,让他心甘情愿的让路。

    “额们咋可能认识长官呢?头儿你可别逗额了。”一名士兵羡慕的看看远方排的整齐的队列,笑道。

    “说得也是,但我真的是在哪儿听过这个名字。”上士班长苦恼的扣起了头皮,继而目光一扫大吼一声:“石大头,嫩看啥呢?偷听军事机密嫩要枪毙的你晓得不晓得。”

    吓得距离几名士兵边上五六米远的一个围着脏乎乎围裙缩头缩脑正往这边凑的小贩一哆嗦,跟他的“名字”一样,一个大光头在阳光下崭亮崭亮的显得极为显眼。

    踌躇了半响,见上士嘴里说得严重,但其实脸上并无多大怒色,便又腆着脸凑了上来。让上士倒是有几分诧异。

    这常在城门口卖馍的石大头平日里他们也没少照顾他生意,也算是熟悉。这位看着个头不小,但性子却最是谨慎不过,能不惹麻烦就不麻烦,有了麻烦也尽量让着。说得好听是老实本分,说得白一点儿就是胆子小,没一点儿关中男儿应有的豪气。

    上士对他动辄就是大吼,未尝没有看不起他的意思。没想到他今天竟然突然大胆如斯。

    “陈长官,您知道那些长官阿达来的?”

    潼关位于关中平原东面,语系属关中话,这阿达就是哪里的意思。不过二师驻守渭南已有不短的日子,陕西本地兵也有不少,听懂陕西话自然不是太困难。

    “石大头,长官们的事也是你娃能打听的?赶紧去卖你的馍去。”一个士兵不耐烦的挥挥手,准备把这个平日里还算相熟的小贩给打发走。

    “不是,不是。”小贩的大光头摇的像拨浪鼓,从脏兮兮的白围裙下拿出一张叠得整整齐齐的报纸,小心翼翼地打开,指着报纸上印的一个黑白人像道:“陈长官,您看那位领头的长官像不像报纸上的这位长官?”

    上士班长一愣,劈手夺过报纸仔细瞅起来。这个时代的报纸因为印刷技术的落后,纸张也舍不得弄太好的纸,画面虽然不是很清晰,但那个宽大的身形和那张圆圆而温和的脸却让上士有些熟悉。

    “小三儿,你读过几天学堂,你看看长官的名字写得啥?”上士把报纸递给身边的一个小个子士兵。

    “长官你等一哈。”士兵高兴的接过报纸,仔细看了几遍,不确定的说道:“姓刘,但后面那个字额忘记叫“浪”了,还是叫“狼”了。”

    “狗日的,一到关键时候你就不求行,那有人叫刘狼的,肯定叫刘浪。”上士骂骂咧咧的从士兵手上拿过报纸,决定自己研究。

    画面上的那位胖长官和先前和他温和说话的长官的形象越来越重合。

    周围一片寂静。

    寂静的上士都吓了一跳,一抬头,属下们都直勾勾的盯着自己看,看得让人都有些发毛。

    “嫩们看啥呢?老子脸上长花了?”

    “头儿,那位长官好像也说他叫刘浪。”先前努力认字的小个子指指前方,弱弱的说道。

    上士一呆,再看看手里的报纸,抬起头不可置信的说道:“天呐,真是刘浪长官,杀了几千小鬼子的刘长官。”

    一边说,一边激动的整整自己的军装,准备拔腿朝城门方向跑。

    “等哈,陈长官,你还没说他是不是报纸上的长官呢?”因为看见自己偶像而激动不已的上士却被一旁细细倾听不说话的石大头一把抓住胳膊,一脸急切的问道。

    手劲之大,抓得上士只龇牙咧嘴。

    “我日你娘,石大头你疯球了,给老子放手。”上士大怒。

    “你不说,额就不放。”一向胆小谨慎的石大头却像是失心疯一般,坚定的摇了摇头。

    使劲挣了几次,石大头的一只手却像一只铁钳,死死的捏着就是不放,还有越捏越紧的趋势。上士有理由相信,他再坚持,这个突然变得有些疯狂的老实人能捏断他的胳膊。

    “你先给老子放手,老子跟你说。”上士只得无奈的说道。

    石大头抿着嘴,坚定的摇了摇头。

    “行,行,老子告诉你就是的,那个长官叫刘浪,是从淞沪大战的战场上来的,看到那张报纸没,说得就是他,他老人家可是厉害了,带着二十八位**弟兄,一炮端了小鬼子的司令部。。。。。。。”虽然不识字,但并不妨碍这个普通的上士熟记某“抗日英雄”的英雄事迹。

    脑残粉这个名词其实并不仅仅只适用于现代。

    不过,那位执着的石大头显然不是,一伸手劈手夺过原本就属于自己的报纸,石大头疯狂的朝城门洞方向跑去。

    “狗日的,你跑个啥,老子不打你。。。。。。”正在尽描述刘浪英雄事迹的上士显然有些意犹未尽,对某位听众的不请自逃很是不满。

    “这娃是疯了咧。”小个子士兵惋惜的摇摇头。

    可惜了石大头做的荞麦馍馍,香着咧。

    带着士兵走进潼关城门的刘浪打量着眼前陌生而又熟悉的小城,和七十年后相比,小城虽然破旧不堪,但没有了现代技术的修复,却更加古朴自然。

    曾经的刀砍斧凿,历经的火烧水浇,古旧的城砖用残缺叙述着做为雄关它曾承受过的岁月洗礼。

    刘浪自然还知道,这个被日寇的飞机大炮轰炸了数次的城楼,依旧屹立,但最后的结局却依旧抵不过上位者的一句话,在五十年后因为三门峡水库错误估算的缘故,这座小城彻底被搬空,最终在岁月的侵蚀下只剩残垣断壁。

    看着周围民众不断射来的忐忑目光,刘浪轻轻一笑,招招手,把军官们都喊到身前,准备宣布解散命令。

    正在这时,士兵后排一阵骚动,隐隐约约还传出陕西话大喊的声音。

    刘浪的眉头拧了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