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抗战之还我河山 > 第89章 又见反派
    五月的天气已经渐热,陕西本就属阳光充沛少雨地区,温度自然不低。刘浪本就较胖,一路走来大汗淋漓,再加上路上的独立团士兵本就不少,三三两两成群在本就不大的小城闲逛,看见刘浪几人,莫不跑过来肃然立正敬礼。

    刘浪不甚其烦,反正只是逛街而已,干脆把外衣除掉,只穿了件白衬衣。迟大奎和陈运发有样学样,纷纷把自己的军服脱下拿在手中,只有莫小猫和纪雁雪两人仿佛不怕热,穿的整整齐齐跟在后面。

    刘浪见纪雁雪对小城各商铺里摆的并不丰富却极有陕西特色的小商品很感兴趣,微笑着陪她买了几样,便交给莫小猫几块现大洋陪着纪雁雪继续逛,自己则随着石大头往他的小店里走,顺便,看看这里是否有他想要的。

    刘浪想要的,自然不是什么商品。

    石大头的馍馍店说是店面,其实也不过就是三四平米的一个操作间,在窗户处支了个布棚,棚子下面就摆了一张小方桌,依照后世的标准,其实也就是一路边摊,还是地理位置不怎么好的路边摊,否则,石大头也不会端着馍到城门口去售卖。

    把刘浪三人迎到小方桌前坐好,石大头小心翼翼地把弟弟的骨灰盒放到自己的身边,从水缸里舀了点儿水洗干净了手,把蒸笼里众多黑乎乎荞麦馒头里仅有的一个白面馍馍放到盘子里端了上来。

    石大头讷讷的跟刘浪解释:“长官,这几天进的白面少,只剩了一个白面馍。”

    石大头自然很难过,虽然不知道眼前的胖子是多大的官儿,但冲着人家千里迢迢送回弟弟骨灰这个人情,他只请人家吃一个白面馍馍这事儿实在是太不地道了。只是,最近生意实在太过不好,他连买荞麦面的钱都快没了,那里来的钱进白面,这唯一蒸的白面馍馍还是从缸底刮起来,蒸来充门面的,卖馍馍的没白面馍,顾客会小瞧的。

    “你还是给我拿几个荞麦馍来,我想吃那个。”刘浪笑道。

    “长官。。。。。。”石大头眼圈都红了。

    自然,刘浪的这番话被石大头当成了照顾他面子之语。只是,他不知道,在这个物质不够丰富的时代,白面馍是难以吃到的美食,但石大头那能想到若干年后,物质丰富的现代人们又开始热衷于吃这个时代做为主食的杂粮了呢?别说荞麦馍,就是玉米面做的窝窝头,也成了城里先生太太们的养生必备。刘浪还真想吃一下这个时代原生态的荞麦馍馍,曾经的时空里,农药化肥的滥用,已经让食物都快成了毒药。

    石大头还没来得及给体恤民情的某胖长官拿上荞麦馍馍尝鲜,只看不远处走来几个背着枪的士兵,人还未到,声音先到。

    “好啊,石大头,你娃不地道啊!交税没得钱,都有钱做白面馍馍了,我看你娃是不想活了吧!”

    领头的一个斜挎着这个时代近距离火力最凶猛的武器之一----盒子炮,穿着深蓝色的军装,衣领大敞着,整个一后世电影电视中汉奸伪军形象,唯一差的就是没在脸上写着“我不是好鸟”五个大字了。

    不得不说,后世的导演们虽然不是很靠谱,但在坏人这一形象上他们都还是有统一标准的,反正刘浪眼前的这个不是好鸟的家伙就这打扮。

    一看就想打他的那种。

    “嗯,手艺不错,好吃。”挎着盒子炮的坏鸟大摇大摆的走过来,径直在刘浪面前的盘子里拿起白面馍咬了一口,很满意的做出了评价。

    用后世的话说,那属于五星好评。

    “苟长官,那是我给长官准备的。您想吃,我明天再给你弄。”石大头不由急了,上前一把拉住坏鸟的胳膊。

    “咋咧,你个怂娃想翻天咧,就他们那怂样儿还长官?不斗是一帮前线下来的残兵游勇嘛?老子看你真是不想活咧。”坏鸟扫一眼坐在桌边一动不动的三人,不屑地说道。

    做为潼关最大家族苟家的直系男丁,苟得富可也是这潼关城里数得上的人物。本来看着城里来了上千人的部队,潼关城驻防部队的最高长官自家那位自己平时看不上眼的远房堂兄如临大敌去向上峰请示如何处理,没人管的苟得富正好得空去茶馆里抽袋大烟休闲一下。

    这一路走来,苟得富不由更是对堂兄苟城守的小题大做更是鄙视,小门小户出身就这点儿水平。别看来的这支部队人数不少,但一看不是缺胳膊就是少腿,胆子还小,去那家店铺都老老实实坐着规规柜矩交钱,明显都是怂包。像他苟得富,去那家店铺消费需要钱?就是去窑子,那个窑姐不是又陪笑又陪睡的?这才是真汉子。

    陈运发鼻子里开始喷粗气,若不是看刘浪还好整以暇的坐着没动,他能一把把眼前这个军队里的败类的蛋黄捏出来。

    但刘浪却意外的毫不为之所动,反而朝言语张狂的“狗长官”微微一笑。不是刘浪有姓氏歧视,但不得不说,这个“苟”姓的确适合眼前的坏鸟,就如同沙家浜里的刁德一一般,简直都是为他们量身订造。

    “我呸。”苟得富一抖肩膀把石大头的手甩掉,不屑地一口浓痰吐到冲自己瞪眼珠子的陈运发脚下。

    甭说他还挎着盒子炮,就是啥也没带,就凭他和身边的四个弟兄,也能把这帮没种的残兵败将们给灭了,他们也就能像这个大个头一样瞪个眼珠子。

    “苟哥,你看我找到了啥?驴日的石大头还藏了个宝贝。”一个背着枪蹿进屋里的士兵抱着一个白布包喜滋滋地给苟得富献宝。

    “哈,今天运气不错,还能从穷鬼这儿找块儿肥肉。”苟得富的脸顿时笑成了一团菊花。

    “我入你娘,你给额放下。”石大头一看白布包,眼睛一下瞪圆了,冲着抱着白布包的士兵怒吼起来。

    “尼玛的石大头,敢跟老子吼,等哈不收拾死你,老子偏不放你能咋的?”士兵一下毛了,骂骂咧咧的打开白布包。

    白布包里的木质骨灰盒出现在众人面前。

    石大头额头上的青筋蹦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