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抗战之还我河山 > 第96章 阴谋
    身为驻守潼关城的最高长官,苟守城当然懂得两军一旦走火火拼的后果,可若是让他袖手旁观任由独立团对家族围攻,受过家主大恩的苟城守也做不到,更何况他的父母亲戚都还在家族之中。以那三人敢单独留在城里的做派,他们那又是那种好相与的人了?

    别无他法,现如今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如果最后双方谈不拢,恐怕,他也只有帮着家族这条地头蛇死压独立团这条过江龙了。

    以他拥有的火力,又是拒城而守,就算那支部队战斗力再强,恐怕也落不了什么好去。

    一念至此,苟城守的眼神变得坚定起来,一挥手,带着早就准备好的一排人马往城墙下走去。

    苟守城并没有看到离此不远处的一间民房里一直窥视着他行动的一双眼睛,以及那张他还算熟悉的脸上得意地笑容。

    “哈哈,老子看刘浪你这个王八蛋还怎么嚣张。”看着城墙上的士兵纷纷进入工事,三门迫击炮也架了起来,苟城守也带着一个全副武装的排走下城墙,朱元章终于得意洋洋地笑了起来。

    不仅是因为刚才羞辱自己的刘浪要倒大霉,朱元章更得意的是自己的聪明才智,不费一分一毫,一枪一弹,就把刘浪这样一个拥兵上千的上校玩弄于股掌之间。

    没错,今天所发生的一切,其实都是朱元章所导演的。

    之所以有臭味相投这个词,估计就是发明出来给朱元章和苟得富俩使用的,苟得富只去了一次渭南,就在窑子里结识了同逛窑子的朱元章,人生三大铁,一起同过窗、一起扛过枪、一起嫖过娼之所以放在最后一个,因为对于他们这二位,同上一个窑姐儿的热乎劲儿可比英雄惜英雄来得快多了。

    自从刘浪扬长而去不去师部报道而是带队去潼关城逛游开始,朱元章就筹谋着怎么让这个自己昔日看不上眼的胖子摔个大跟头的计划。瞌睡来了送枕头,正好碰见臭味儿相投的好兄弟苟得富向自己吐槽他这苟家唯一的男丁在家里受到的不公平待遇,朱元章计上心头。

    如果,能让刘浪和当地的地头蛇苟家发生冲突的话,那可就再好不过了。只要双方发生冲突,不管是谁输谁赢,刘浪总归是讨不了好,如果事情再严重点儿,双方爆发枪战,一个纵兵劫掠地方的名头能把他打入十八层地狱。

    而要想让苟家拿出魄力和刘浪干上一场,苟得富,就是最好的引子。

    当下,朱元章鼓起三寸不烂之舌,怂恿起苟得富去做一回老本行,很简单,只要横行霸道找老百姓的岔儿好了,依照他对刘浪以前的了解,那个傻乎乎的胖子定然是要伸手管的。

    一旦对苟得富动了手,苟家想不出面找刘浪要个说法都难。朱元章很清楚现在苟家的处境,别看苟家现在看着风光,但自从陕西省省政府苟家的那位高参站错了队日益被省长疏远,苟家的地位正在迅速下滑,据称最近就会有个新县长要到潼关城上任,苟家无论出于哪种考虑都会要替自己家找回这个面子。同样出身于大家族的朱元章对于大家族之间的猫腻摸的门清。

    当然,如果刘浪能一怒之下为民除害,把苟得富打死最好,那仇可就结大发了。

    而苟得富之所以答应,也因为朱元章分析的让他很心动,和隶属于中央军的部队叫板,无论是动手还是不动手,苟家都会受到来自军方的高压,用来顶罪的莫过于家主最合适,就算有钱使得鬼推磨没人再追究,苟赛玉也不适合再当这个家主了。那么,之后的家主归谁呢?自然是非苟家唯一直系男丁莫属了。而且,他还如此优秀,只是以前苟家人都没发现而已。

    臭味儿相投的两人一拍即合,偷眼看着刘浪追着卖馍馍的石大头走了,苟得富就开始了自己的表演。

    事情出乎想象的顺利,剧情发展几乎和两人之前推演的一模一样,唯一让苟得富没想到的是,本想趁乱把卖馍的石大头或者刘浪的兵打伤或打残来达到挑动对立的目的,却没想到一向老实巴交的石大头突然暴起用苟得富的一条胳膊来完成了他们挑拨的构想。

    苟得富一直没想明白,为毛是熊老二打碎了骨灰盒,而那个发狂的石大头却先攻击他,不是都说一人做事一人当吗?

    当然,这话他无论是现在或者是以后都没机会问石大头,估计这个疑问只能憋在他心里一辈子。

    换成刘浪和迟大奎或者陈运发这些军人都不会这样发问,如果不拿一个距离最近,战斗力最弱的渣渣不当攻击点,舍近求远去打别人,那才真是傻逼了。

    其实,他们都没听过石大头的心声。石大头其实想说,他想打苟得富这个贱人很久了,真的。

    不管怎样,从现在看来,他们的计划几乎已经快成功了。

    独立团千把号人迅速撤离了潼关城,看那火急火燎的模样绝对是去火车上装备武装的;苟家也已经出动了自己的护卫力量,人手一把汉阳造还有三挺捷克造轻机枪的三百护院有强大的战斗力,曾在几年前打得拥有上千人马的大土匪“一阵风”损失数百人马,从此不敢再觊觎潼关城周边数十里一分一毫;

    当然,最让朱元章开心的是,苟城守的连队也如临大敌,他这个苟家人终于决定站到了自己家族那一边。在这个时代,家族的利益远高于所谓的国家利益是个极为正常的思维,朱元章早就算好了这一点。

    几百人马对几百人马,这场仗就算不打,刘浪也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朱元章相信,等独立团带起装备围攻潼关城的那一刻,电报就传到了师部,甚至传到了更远的地方。

    至于说现在刘浪仅带着两人合计三人落到已经关闭城门的潼关城里纯粹是意外之喜,搞不好那个一激动擦枪走火,一阵乱枪下来,傻不呼呼的刘浪压根儿不用等到师部的责罚就一命呜呼了。

    那才是真正出了口恶气,看看自己脚下放着的一杆已经上好弹夹的枪,朱元章嘴角闪过一丝阴笑。

    此时的刘浪也停下脚步,看着不远处带着十几个人朝自己走来腰间插着双枪的女子,再看看周围屋顶和房屋间隙间不断闪动的身影,嘴角弯过一丝弧度。

    这个潼关当地的豪强,虽然一如传闻般那么强势,但其实并不是那么无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