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抗战之还我河山 > 第101章 对峙(5)
    不仅苟家的护卫们傻眼了,就连苟赛玉也呆住了。

    从一开始,苟赛玉就没打算和独立团发生什么正面冲突,她不傻而且极聪明,之所以为了那个败家子一条胳膊,就搞出这么大阵仗,完全是想演一场戏,演一场给省城那帮想借机吞掉她苟家产业的高官巨绅们看的戏。

    近几年来,苟家的生意越做越大,引来的觊觎却越来越多,随着家里三叔在省政府的失势,而苟城守也还没有在军队里成长起来,苟家更像是一块被群狼环伺的大肥肉,随时都有可能被吞吃的一干二净。苟赛玉做为家主,更是深悔自己这几年太过意气风发,只顾发展家族的生意却忽视了苟家根基不牢的短板。

    出身于一个小县城的苟家,相对于省城那帮高官巨绅们来说,根基实在是太薄了。

    但和初来乍到的独立团对上,却是苟家的一个机会。如果,初到陕西的独立团长官有点儿头脑的话,就绝对不会为了几个打伤“乡民”的士兵,就和一个在当地颇有名望的豪强正面对上,尤其是看到苟家的实力之后。

    当然,在苟赛玉的设想中,和独立团长官见面后,双方互给个台阶,只要独立团给出那怕一点点甚至是只够一包汤药的钱,这事儿也就到此为止,双方一团和气,她苟家甚至愿意出上5000大洋购买足够物资用于独立团劳军之用,说不定还能以此军民一家为契机和二师的高官搭上关系。

    就算结果稍差,和独立团闹的不欢而散也没什么,大不了事后她在派人给独立团长官私人送上一份赔礼,想来此事也是不了了之。

    但无论怎样,苟家不畏强权,连上千人的**正规军独立团都敢出动家里护卫硬抗的名声一定会传到省城那帮想分食自己苟家的高官们耳朵里去。有了这个名声,想动苟家的那些人可就得掂量掂量苟家这根硬骨头,别肉没吃到却崩掉了大牙。

    既然没想过要冲突,苟赛玉自然不会让自家的护卫开枪,出于谨慎起见,苟赛玉甚至要求除了护卫头领的盒子炮压上一梭子子弹之外,其余汉阳造都不允许带子弹。

    不得不说,苟赛玉这一招“草船借箭”的算盘打的倒是挺好,借着拦阻独立团之势威赫欲蚕食苟家的环伺之雄。一如演艺小说中的诸葛亮,凭借着一艘弱不禁风的小舟,向百万曹军借来十万利箭。

    可是,那终究只是演艺小说,罗贯中罗前辈恐怕没见过万箭齐发的恐怖场景,万箭之下,别说只是一艘小舟,就是一栋房屋,也有可能被射成千疮百孔,无人能够幸存,更别说诸葛神算还能于船舱之中温酒论道了。

    苟赛玉终究还是失算了,不仅三名小兵不肯屈服,传闻中的独立团长官也不露面,换来的更是上千独立团官兵撤离城池,事情已经不像苟赛玉想象的那样发展。

    而更让苟赛玉眼前一黑的是,竟然有人开枪了,对着那个看样子在独立团地位应该不算低的胖子开枪了。

    还好,那个胆大的胖子不仅只是胆量出众,身手也不错,虽然规避动作有些不太好看,但很实用,反正拿着枪的众人们是没有一枪打中他的自信的。

    而刘浪身边的那个不少人都见过的卖馍馍的大光头反应也不慢,在胖子士兵刚一脚踢飞大个子,他就两腿一错,以超出所有人想象力的速度朝街边的店铺靠去。

    “咚”的一声,大光头就像一个大石头,径直砸进了店铺,店铺厚实的木门被撞的粉碎,溅起漫天的木屑。

    那可是厚达两寸的硬木啊!护卫们眼珠子差点儿没掉出来,都是天长日久在潼关城生活的老人,这店铺用的木门他们都是再清楚不过,别说用身体去撞,就是用个大铁锤,也得锤上好多锤才能锤得烂吧!

    怪不得说人在生死之际能爆发出非人的力量,护卫们只能用这种理由来解释老实巴交的石大头这种非人类的行为了。

    “麻辣隔壁的,你们敢对长官开黑枪。”踉踉跄跄往街边蹿的陈运发在听到枪声的那一刻,不由龇目欲裂,提着手中的盒子炮拼力扭身依据自己的判断对后方就是一枪。

    当然,在这样的难度下,那一枪只能是放了空炮。

    “大个子,给我躲好,没我的命令不准开枪。”还在翻滚中的刘浪大吼道。

    然后,只听“砰”的一声,在苟家300号人目瞪口呆的瞪视中,还在地上“滚动”的肉球竟然神奇的朝开枪朝他射击的方向还了一枪。

    从他腋下伸出的汉阳造从远处看,就像是一个肉球上长了根小尾巴,如果有现代萝莉穿越过来看到,第一句话必然是“萌萌哒”。可此刻却没人觉得滑稽可笑。

    那支在人体高速运动中依旧稳稳伸出的枪代表的可不是可笑,而是可怕。

    苟家的护卫们不是新丁,他们都是苟家精心挑选的准军士,护送苟家的商货走南闯北没少和各路绿林悍匪打交道,高手也不知见了凡几,可像眼前这个灵活的胖子这样在子弹来临之前就做出了规避动作不说,在高速的躲避过程中还能出枪反击的,说句实在话。。。。。。还真没见过。

    打的准不准不知道,但从枪声响起的方向再没第二枪发出,也基本可以预见他的准度。

    从朱元章抠动扳机到刘浪向前扑到再到刘浪回手一枪,这几下兔起鹘落,不过就是两秒左右的时间,惊呆的朱元章只来得及摸上枪栓准备再来上一枪,就感觉头皮一凉,数根发丝从眼前飘落而下。

    朱元章不由大骇,吓得把手中的老套筒一丢,爬在地上连滚带爬的往小楼下跑去。刚才刘浪回手看似拼死反抗的一枪竟然擦着他的头皮而过,再低上半寸可就是脑浆迸裂的结局。

    朱元章实在是有些想不明白,刘浪是吃了什么药,才过了区区半年而已,昔日的那个软弱胖子竟然厉害如斯。

    如果现在给朱元章一面镜子,朱元章估计不知道是吓尿还是庆幸自己很长一段时间不用再梳头了,那一枪正好从他头顶正中擦过,很清晰的划过一道痕迹,彻底来了个中分。很有点儿像后世风靡全国90年代香港郭天王的发型。

    朱元章被刘浪一枪吓跑,但苟赛玉和她的三百护院可跑不了。

    他们眼睁睁的看着刘浪开出一枪后便一头撞进了街边的另一家店铺,厚实的木门同样被“滚动”的肉球以宽厚的背部撞的粉碎。

    街那边的陈运发也一脚踹烂身边的木门,藏了进去。

    这特么都是假木门吧!护卫们已经被“拆门专业户”们搞得对店铺工程质量有所怀疑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