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抗战之还我河山 > 第102章 对峙(6)
    “长官,要不要给迟长官传令进攻”陈运发的大吼声让所有听到的护卫们腚眼发凉。

    传令进攻,攻城吗?

    当然,更重要的,还是陈运发的那个称呼。长官?多大的长官?

    虽然没在军队里呆过,但是个人都知道,在军队里,能被称为长官的,至少也得少尉排长以上的级别吧!再看看胖子那身肥肉,想来,一个区区少尉排长的薪水是养不起来的。

    但,能这样孤身犯险留在城内,总不至于是少校级的吧!官越大越怕死这种理念在护卫们的概念里还比较根深蒂固。

    人其实都是怕死的,没人不怕死。官越大越怕死这想法在这时候其实也没什么错,国内军阀割据互相征伐期间,官儿的作用主要就是躲在后方摇旗呐喊,小兵们冲锋陷阵。

    不过,护卫们是没办法像刘浪一样知道五年后,从卢沟桥事变之始的佟麟阁上将、赵登禹上将、到之后的张自忠上将。。。。。。整个中国,在浩瀚壮烈的卫国战争中付出上将中将少将共208人,他们用鲜血告诉了所有人,在国破家亡面前,他们官越大,越敢死。

    正因为将领敢于赴死,紧随其后的整个中国战区军队伤亡总计340余万人,近140万战死。人性的光辉,并不是时时都会绽放,但那怕只是绽放在特定的某些时候,他也将闪耀在华夏历史的天空。

    但在这个时候,刘浪这个长官很快的就被单方面的定位到独立团连长级别。可,就算是**的一个连长,那也不是小小的一个苟家就可以派兵围着还顺带着打黑枪的吧!

    躲在最后面的苟得富觉得腿肚子有点儿转筋,这事儿貌似搞得有点儿大了。

    苟赛玉的一张俏脸更是“唰”的一下苍白如雪,比原本脸上擦的粉都还要白上几分。

    “给迟大奎传令。。。。。。”胖子的声音遥遥从屋中角落里传来。

    护卫们腿肚子开始集体转筋。

    “命令他们不得擅自进攻,你们两个也给老子躲好了,大个子,你也看好了,看老子一个人是怎么搞定他们的。”稍稍一停顿的胖子声音再度传到几十米外的护卫耳朵中。

    我入你娘亲咧!护卫们集体在心里痛骂断句断的很**的胖子,一颗滚烫的心都特么快被你吓成冰冰凉了好不好?

    如奉纶音,饱读诗书的大家**苟赛玉这一刻才算是知道这个成语的真正含义,她从来也没想到一个普通胖子的话对自己会有这么重要过。

    只要部队不进攻,一切都还有转圜的余地。至于说胖子后面说的什么一个人搞定他们,虽然那个什么“搞定”苟赛玉不太懂,但中华文字无论怎么组合,万变不离其宗,结合上下文意思,苟赛玉也能理解出胖子的意图。无外乎就是想一个人把这事儿弄好。

    怎么弄?自然是谈判,难不成他还能一个人打过来,搞定这里的三百人吗?苟赛玉绝对是个聪明女子,很快就把刘浪的新词学以致用。貌似搞定这个词用在这儿还挺适合。

    很快,苟赛玉就知道,这世上有种男人,是从来不打算靠嘴皮子,靠的是行动的。

    潼关城本就不大,刘浪所在的位置和城外正在热火朝天挖战壕的独立团所在位置直线距离也不会超过一千公尺。听到城里传来的几声枪响,城外所有人脸色都变了。

    完了,胖团座还在城里,刚找到的金主危险了。士兵们纷纷把目光投到了同样脸色大变的几名主官身上。

    城西的俞献诚和梁文忠对视一眼,各自脸色一片凝重。

    虽然和胖子团座也就是相处了短短几天时间,但首先用一手神枪折服众人的刘浪表现的很靠谱,第一时间强调军队纪律这一项就让俞献诚感觉所托非人。军队有了铁的纪律,才会拥有铁的意志,没有意志的军队无疑是脆弱的,脆弱的军队意味着的就是失败,而在战场上,失败就意味着死亡。没有人愿意在一支必亡之军中久呆,强如俞献诚也不愿意。

    更何况,刘浪对他们还有知遇之恩,从尉级到校级别看只是一级之隔,但对于很多人来说这一级却如同天堑,很有可能直到战死也没有机会穿上毛呢子少校军服。可刘浪毫不迟疑的就下了命令,并没有像他们想象的那样任人唯亲。

    起初刘浪陷入城中,那怕城门紧闭,独立团也陈兵城下,但其实这两位并不是太担心,只要城里人不是脑袋坏了,不管他什么“狗家”还是“熊家”甚至是“虎家”,没人敢对一名中央军上校动手,那远远不是一人掉脑袋就能完事的。

    但现在,城里竟然传来枪声,属于老套筒和汉阳造以及驳壳枪的枪声,做为老行伍,俞献诚和梁文忠对这三种中国使用最广泛的单兵武器简直是再熟悉不过。这是动手了?

    随着梁文忠默然点头,俞献诚也坚定将手一挥,所有士兵绷着脸将早已准备好的弹夹压进了汉阳造的弹仓,十挺轻机枪也上好了弹匣,枪口指向了城墙上若隐若现穿着同样军服的士兵们。不管怎样,团座不容有失,只要东面城门那边迟大奎的20毫米机关炮开炮,那么十挺轻机枪将进行火力侦察,找出城墙上的火力点,再由五挺已经开始挂弹链的重机枪进行火力压制。

    守军在这面城墙的阵地上顶多只有轻机枪六挺,如果他们的长官不是特别贪婪的话,或许还会有迫击炮,重机枪这样的火力只有营一级才会有,俞献诚对**一个甲种师标准连的火力配置是再清楚不过了。这样的火力在十挺轻机枪和五挺马克沁水冷重机枪火力的压制下完全就是渣,就算对方有高大的城墙,俞献诚也有信心在一个小时之内攻陷城池。

    因为,除去占据优势的武器装备,他麾下232名士兵也全是精锐,干过日本小鬼子的精锐。

    听到枪声,迟大奎也是脸色一变,几乎还没等他下命令,刘大柱等人已经带着士兵进入了攻击阵地,赵二狗更是板下了20米毫米机关炮的保险。

    刚刚离开城门带着几名士兵准备去找独立团谈判的连副遥遥的看到两台机关炮的炮口压低,差点儿吓得没尿裤子,转身撒丫子就沿着城墙根往外跑。

    这时候再往城门洞里跑的就是傻逼,已经压的很低的机关炮第一时间绝对是往城门洞倾斜火力,在20毫米机关炮的火力面前,所有的临时工事和人体都将会成为飞舞的碎片。甲种师的中尉连副要是连这点儿基本的判断都没有,那还真是愧对甲种师的称号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