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抗战之还我河山 > 第104章 狙击手的天堂
    这咋办?被刘浪一杆枪威胁到的几百号人把目光投向躲在门廊后面的家主,期待她赶紧拿主意。

    是战是和,总得有个说法不是,像现在就跟等着被宣判死刑一般的感觉实在太可怕了。

    苟赛玉这会儿已经快咬碎了一嘴的银牙,她做梦也没想到会遇到这样一个滚刀肉,她倒是想和啊!但那个死胖子那里给她和的机会了?难不成让她命令全体护卫丢下枪跟他说:额们认怂了,大哥莫吓额们了?

    如果这样,那苟家可真是再也别想在这潼关城抬起头来,恐怕几十年后还流传着一人一枪让三百苟家男儿低头服软的笑谈吧!

    “兄弟,你要是再开枪,可别怪我苟家不讲情面,你要是丢了命,就是到你们独立团长官哪儿,我苟赛玉也敢说这一切后果都是你自己造成的。”苟赛玉咬着牙扬声喊道。

    “哈哈,小娘皮哪儿那么多废话,开干就是,万一我被你们干掉了,只怨自己学艺不精,我保证独立团上上下下一千二百人不会找你苟家的麻烦。”刘浪的声音从另一处传来。

    伴随的是另一声枪响,一名爬在房顶上的护卫首领像受了惊的兔子一般惊叫着从三米多高的屋顶翻滚而下,看他连滚带爬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藏进屋里的速度,周围的护卫又明白,这位又算是“光荣”的阵亡了。

    而且,从他滚动中露出的白花花的屁股看,貌似,是屁股撅的有点儿高,被当目标了。

    那个该死的胖子,是拿这个逗他们玩儿吗?护卫们的火气被刘浪用这种近乎儿戏的方式给逐渐挑起来了。

    苟赛玉执掌苟家几年,因治家有道,近些年来愈发的无人敢违逆她的命令,这次她一声令下,三百护卫拿着枪就敢跟正规**对上也是苟赛玉强势的体现。但现在,却被一个不知名的小军官这般挑衅,而且是拿着护卫们的性命在挑衅。

    苟赛玉怒了。白皙的脸上涌起一丝殷红,对一直跟随在自己身边的中年男子道:“吩咐下去,所有兄弟出动,把那个死胖子给老娘找出来,打个半死再给我弄过来。”

    中年男子略一迟疑,道:“大**,他有枪。”

    “他已经开枪了,也怪不得我们,命令弟兄们,他只要再开枪,我们也不能只让他打。”苟赛玉冷然道。

    “可是。。。。。。”中年男子吓了一跳,苟赛玉这是要跟那位不知道想干什么的胖子火拼的意思。

    “没什么可是,就这么说。还有,告诉弟兄们,最好别打死,活的比死的好用,”苟赛玉一挥手,打断了中年男子的迟疑。末了看中年男子一脸担忧,只得又加上一句:“那把汉阳造还是他抢的,应该不会有超过五发子弹。”

    看到拿枪的三人之前,苟赛玉已经向自家的混蛋弟弟苟得富确认过,枪被抢了,子弹也被搜刮殆尽,但总共也不过每人五发子弹而已。关于这点儿,苟赛玉倒是不怕被骗,丈夫是当地驻防部队最高长官,她很清楚,部队弹药本就不充裕,非战时每人能配发一个弹夹的子弹已经是非常不错的了。

    中年人眼睛一亮,不愧是大**,真是算无拾遗。胖子先前还击了打他黑枪的人一枪,刚才又开了三枪,已经合计开了四枪,现在就剩下一枪。一枪而已,那怕他枪法再好,还能一枪打爆三百人?三百人排一溜串任他打也不行吧!更何况他还有个先打帽子的怪癖。

    这样,护卫们再开枪,只要不是太认真,那怕只是对着空地来上几枪听着热闹就成。没有了枪,区区一个人,苟家这边却有三百人,别说三百人,就是三百头猪,也能把那个混蛋胖子给拱死了吧。

    捉住了人,再跟独立团好好协商协商,给长官送些能让他开怀的东西,苟家的面子也有了,皆大欢喜。

    不得不说,做为苟家的大管家,刘富勇揣摩家主的心思那真是一流的,他所想的,和苟赛玉所想的,完全毫无二致。

    一听说家主命令可以开枪,那个拿自己等人性命开玩笑的死胖子却不过五发子弹,而且还是经过苟得富证明过的,苟家的护卫们脸上纷纷露出残忍的微笑。如果抓住那个死胖子,他们一定要让他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那都是血染的风采。

    都想的挺好,但如果他们听过未来脍炙人口的一首歌,他们就会知道,他们打错了如意算盘。

    “没有枪,没有炮,敌人给我们造。。。。。。。”这句歌词充分体现了红色部队坚忍不拔的精神。当然,还有点儿穷。

    还有一个就是,不会送装备的敌人不是好敌人。

    很快,信心满满的护卫们就知道,他们遇到了一个什么样的怪物。

    预想中的汉阳造最后一枪根本没击发。

    送枪的,有不少。

    “这咋办咧!咱去帮哈长官嘛!”眼瞅着苟家几百人开始对长官进行搜捕,已经和陈运发回合的石大头忧心忡忡。

    “得了吧,大头兄你会打枪不?”陈运发正兴奋的注视着外面,头也不回的丢了一句。

    “不会。”石大头懊恼的摇摇头,仿佛为了证明自己不是那么没用,紧跟着又补充了一句:“额不会打枪,但对付他们个七八人还是没问题的。”

    “七八个?”陈运发龇着牙笑着回头,指指外面:“大头兄,外面拿盒子炮的都有二十好几个,还有几百枝步枪,你认为他们会把枪扔了跟你单搞?”

    “不会。”

    “那就得了,咱们那,就在这儿看着,那帮孙子伤不了咱们长官的,长官说搞定他们就一定能搞定他们。”陈运发满怀信心的安慰忧心忡忡的石大头。

    不光是对刘浪有盲目的信心,在这错综复杂的环境里,陈运发突然有种明悟,貌似,在这里作战,不是谁人多就一定赢的。

    主动权,好像反而是在躲在暗处的长官手里。但至于说长官应该怎么打赢这场不对称战争,陈运发仿佛抓住了一丝脉络,却又似有似无不甚清晰,就像眼前笼罩着一层薄薄的迷雾,只待太阳升起,他就能知道真相。

    不得不说,陈运发有做特种兵的天赋。

    巷战,向来都是最残酷的战场,但这里,却是狙击手的天堂。

    1942年伏尔加河畔历时7个月的斯大林格勒战役很好的证明了这一点,苏联最著名的狙击手瓦西里?扎伊采夫用400名德军的性命将自己送上了世界十大狙击手的行列。

    而一个射术比瓦西里还要高超又经过后世最先进特种作战理念训练的特种兵要跟300名没受过多少军事训练的商人护卫玩儿巷战,那结果也就可想而知。

    几乎是毫无悬念的战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