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抗战之还我河山 > 第108章 嚣张的胖子
    不得不说,刘浪制造的“骚乱”很成功。

    先前的一个利用这个时代居民们最常用的松油加白糖外加一点儿火药制成的土制燃烧弹威力不小,但这并没有阻挡住护卫们在五百大洋的刺激下想抓住他的心。可继而,一袋面粉引发的一起房屋爆破却差点儿没吓破护卫们的胆。

    如果说胖子先前神准的枪法、强悍的身手、牛逼的制作土炸弹都还在正常人的范畴之内的话,那这自己人一枪打爆整个面粉作坊一事就大大超出护卫们的想象力之外了。在经过胖子一系列反击之后,没人觉得这只是一场意外,始作俑者只能是胖子。

    连普通的面粉都能拿来当爆炸物,可怕的胖子还有什么做不到的?这是所有人大脑里萦绕的同一个疑问。更何况华夏从来都有一个说法:再一再二不在三,前面两起爆炸都没怎么伤人,伤的最重的也不过只是被爆炸的气浪推出去摔了个七荤八素,但如果再来一次呢?

    所有还在房屋中搜索的护卫们都迅速撤到了大街上,再没人敢在房子里呆了。和几百大洋相比,还是自己的小命更重要一些不是吗?

    苟赛玉气得脸色煞白,但也无可奈何,直到这一刻她才知道为何那个胖子在如此敌众我寡的环境下还敢那般嚣张,那是人家有真本事。再想深点儿,一个这么有本事的人,在军队怎么会不受重视?难道仅仅只是个尉官?如果她是独立团最高长官,这样有本事的人,给他个校级军官都不为过。

    至少,她的那个上尉族弟是决计做不到这些的,苟赛玉心里很清楚。

    尤其是当看到自家族弟急吼吼地朝这边跑来的模样,苟赛玉的一颗心更是沉到了谷底。今天这事儿已经完全脱离了她的计算,很有可能,苟家要赔了夫人又折兵。

    “日嫩娘的乖乖,这些都是长官搞出来的?”石大头看着门外的情形张大着嘴巴用自己认为最粗鲁的话表达着自己的震惊。

    一个和蔼的肥胖型长官,突然变成以一低百的超级大侠,巨大的反差让石大头完全不可置信。

    “你以为咱们长官是怎么当上团座的?这几百土鳖算个屁啊!团座可是带着你弟弟他们杀了好几百小鬼子外加一个小鬼子少将和大佐。”陈运发嘴里对石大头震惊不已的说法很不屑,貌似这不过是刘团座的开胃小菜,一人杀得三百护卫屁滚尿流才是理所应当。

    但他盯着门外瞪得比铜铃还大的两双牛眼还是出卖了他。很显然,刘浪这种非人的表现,真的,很非人类。

    “小栓那,有这样的长官陪你一起杀鬼子,你到大那儿也好交代了。”石大头反手摸上自己背上背着的弟弟的骨灰,喃喃说道。

    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其实都是崇拜强者的。不管你承认还是不承认,强者不仅连所拥有的女人更多,追随在他身边的男人也极多,这其实也是一种自然法则,延续在基因烙印中的一种生物本能。

    “是啊,能跟在长官身边冲锋,石小栓就算是死也是值得的吧!”陈运发讷讷的轻声说道,脸上闪过一丝失落。

    做为整个十九路军三万大军里排的上名号的机枪手,他陈运发这个普通大头兵的名字连团长都知道。就算在三个月之前和小鬼子那场殊死大战中,他也曾凭借一己之力,用一挺轻机枪挡住了上百小鬼子的轮番冲击,替全连赢得了撤退的时间。在进独立团的跑步考核中,他也靠着惊人的意志力勇夺第一,那怕是胖子团座,也排在他后面,虽然那几乎是用生命换来的。

    毋庸置疑,陈运发是名优秀的士兵,不光是在别人眼中,就是在他自己心里,也一直是这么认为的。

    但他依然没资格陪在胖子团座身边,陪他一起冲锋陷阵。陈运发心里很清楚,如果对方三百人来真的,三百支枪同时开火,凭他手中的一杆老套筒和一支盒子炮,总共不过十几发子弹,他最多干掉七八人就得被打成蜂窝,恐怕那时候团座还要来照顾他。

    所以当刘浪孤身冲进三百护卫的包围圈,陈运发选择了旁观,第一是因为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第二个原因就是他知道他不能成为长官的负累。

    只是连他也没想到长官会这么猛,完全凭借着一己之力就将三百护卫弄得连屋都不敢再进,几乎已经变相的承认了自己的失败。

    总有一天,自己也会成为能陪长官一起冲锋的那个人,陈运发深吸一口气,眼神变得坚定起来。

    人之所以分为平庸和优秀两种,那就是在失落和打击面前,前者怨天尤人停滞不前,而后者则能知耻而后勇重新前进。

    陈运发显然就属于后者,恐怕就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他的成长远远超过了他自身和刘浪的期待。只用了五年,他就成为刘浪手中最锋利的军刀,成为日后无数日寇都闻名色变的“无常”,死在他手下的日寇,甚至远远多过刘浪亲手宰的。

    刘浪也不知道,独立团最锋利的尖刀,就在今天,默默的开始磨砺起了自己的锋芒。

    他这会儿,正手提着一支七十年后枪械收藏玩家们极为喜爱的老古董盒子炮,地指着面前五六米处惊骇不已的一对兄妹,笑眯眯地说道:“苟**,你输了。”

    苟赛玉苍白的脸上涌起一片潮红,愤怒的潮红,与其说是因为身边多达二十名护卫的愚蠢,让敌人欺到身前都没发现,不如说是该死的死胖子那副一脸得瑟的模样,当然,还有他嘴里那句吊儿郎当近乎于**的一句“狗**”的称谓。

    苟姓不好听,可那是老祖宗传下来的苟赛玉没法改,但没人敢用这种语气喊她苟**,护卫们下人们直接喊大**,亲属们则喊称谓,就算省城那些高官们,喊苟**时也极为严肃,绝不会拿这个来开玩笑。

    可是,面对黑洞洞的枪口,苟赛玉也只能把一口老血闷在心里。

    那个死胖子可不是善茬儿,先前已经证明过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