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抗战之还我河山 > 第110章 好处与惩罚
    把陈运发和石大头喊到身边,低声吩咐了两句,让他们出城和还在城外的迟大奎交待一下,既然说是军事演练,那就继续演练到底,反正大家伙儿刚才也是吃饱喝足了,正好演练一下挖野战工事的水平,等会儿他出城检查。这才走到一直等着他的苟城守旁边和他一起向苟家走去。

    “刘团长,实在抱歉,先前冲你打黑枪的那个旅馆我们已经搜查过了,没找到人,不过人肯定跑不出潼关城,用不了多久,我一定会给您一个满意的交代。”主动落后半步的苟城守满含歉意的说道。

    “杀手所使用的枪是老套筒,和苟家应该有所交集,而且应该是个射击经验不是很丰富的人,否则,现在我可没机会和苟连长一起聊天打屁了。如果我猜的不错的话,很有可能,那个开枪的人才是今天幕后最大的主谋。”刘浪很随意的说道。

    苟城守冷峻的脸上终于露出一丝惊骇。

    苟城守本就是个心智极高的人,先前无论刘浪的独立团怎么摆出进攻姿态,苟城守再怎么紧张,他也笃定的相信独立团绝不会开枪攻城。

    原因很简单,做为一名想上进的军队基层指挥官,苟城守专门对刘浪在庙行一役率二十八名残兵化装成鬼子的压俘队杀入日军阵线腹地一举将第七联队司令部炸为灰烬的战例进行过研究。并由此得出一个结论,刘浪此人单兵能力极其强悍,头脑清晰个性坚韧暴烈,如果做为单兵或者一个小队的领导者出现,绝对是每个军人的噩梦。

    但无论从他的履历上还是他那一战身先士卒用巨大的伤亡击溃日军第七联队直属护卫中队的表现上看,他都没有一个指挥官应有的经验,还是不够冷静。

    他本可以壮士断腕,留下一半人利用拥有一门野战炮和一挺轻机枪进行阵地阻击,另一半人利用黑暗和日军地形不熟的形势藏起来,等到**反击的时候再现身,这样他不仅可以避免更大的损失更能保存有用之身继续和日寇作战。

    而不是率领着所有人和人数装备都占有绝对优势的日军野战,甚至还来了个寻死般的反冲锋,如果不是**总指挥官张治中将军及时派出援军,刘浪和他的二十六名残兵将永远只能把勋章放在墓碑顶上。

    所以说,苟城守对刘浪若要是从抗日英雄层面上说尊敬是必须的,但若是说他这个因功升任的上校团长,套用一句现代词,那只能是呵呵了。

    但刚才刘浪短短的一句话,却让苟城守内心深处掀起了一阵滔天巨浪,甚至对自己产生了极大怀疑,刘浪那天是真的不够冷静吗?

    刘浪说的几个关键点很简单,但几乎已经把打黑枪凶手的身份给摆明了。自己的连队清一色的五年前出品的汉阳造,能拥有老套筒的方圆百里只有苟家,能从苟家拿出枪的自然不是简单角色,不过百把米的距离还是打黑枪却连根毛都没打到,说明此人并不是常年拿枪的人,苟城守很奇怪自己在听到刘浪如此一说之后就冒出的那个留着小分头少校的形象,貌似除了他,整个潼关城就再也找不到符合这几个条件的人了。

    原来,想了解一个人,永远也不能只透过纸面上的那些所谓的资料,仅仅只和刘浪说了几句话,苟城守就完全推翻了以前自己对刘浪的判断。刘浪,要比他想象中还要厉害的多,虽说城外的部队挖掘工事很卖力,但苟城守其实一直并没把这个威胁太放在心上,可结合着他们还有个如此心细如发的指挥官的话。。。。。

    苟城守瞬间汗湿重衣,他再没有先前的把握。至少,勘探过现场的他可没刘浪看出的细节多。

    刘浪自是不知身边的青年少尉因为自己的一番话会转过如此之多的念头,他更多的是想和那位美丽的女家主私下会晤一下。。。。。。

    以获得更多的利益。

    作为陇海线的终点站,陕西的门户,苟家能起到的作用,太大了。

    不提刘浪是怎么和美丽的苟家女家主以这次小小的冲突为主题唇枪舌剑将利益最大化,在男人和女人的战争中,但凡是不太把女人的容貌放在眼里的男人,总会获得最后的胜利,这是历史上已经证明过的。但同样,历史也告诉我们,不把女人容貌放在眼里的男人,几乎和恐龙一样。。。。。。稀少。

    渭南二师的师部里,一身戎装,衣领上金黄色为底的领章上镶嵌着一颗金色的三角星显示着做为国民革命军陆军少将威严的黄杰正端起一杯茶细细品味,仿佛压根儿遗忘了火急火燎跑来跟他汇报工作的师部直属通信营少校营长张成海。

    张成海额头上豆大的汗珠滚滚落下。能在师部直属通信营当一营主官,自然得是师长信得过的人,做为师长心腹,张成海知道,不发怒的师长要远比怒吼中的师长更恐怖。

    上一次师长淡然喝茶的时候,下令枪毙了一个带着手下士兵抢了老百姓几只鸡一只羊改善生活的上士班长,那个排长也被一顿鞭子抽得一个月下不了**。

    “成海,你来说说,这样一个不尊军令擅自行动的独立团团长,我应该怎么办?”把张成海晾了半响,一杯热茶终于喝完的黄杰放下茶杯,悠悠然的问道。

    如奉纶音,张成海顾不得擦额头上滚滚而下的冷汗,稍一思索回答道:“卑职认为,师部此次派人迎接独立团归队的规格本有些欠妥,顶着抗日英雄头衔的刘浪甘冒天下之大不韪借题发挥无非是另有所图,不过他所图之事就不是卑职所能揣测的了。”小心翼翼地看了面无表情的黄杰一眼,又加了一句:“不过,他那些小伎俩,师座应该早已成足在胸了。”

    斜瞄了一眼小心翼翼说话的属下,黄杰的脸上泛出一丝笑意:“看来,我们那位抗日英雄倒真的有几分门道,只见了一面,还不给面子,竟然就让我的通信营营长暗地里给他说好话。”

    “卑职不敢,卑职只是实话实说而已。”张成海见黄杰如此一说,心里顿时放松大半,知道自己并没有揣摩错师座的心意。

    师座的那句话其实说的很清楚,他根本没有找刘浪兴师问罪的念头,否则就不是问怎么办,而是问怎么罚的事了。

    至于说师部迎接规格欠妥,刘浪这才借题发挥一事,张成海倒不是真的想替刘浪说好话,纯粹只是依照黄杰的心思想给师部另一个大佬添点儿堵而已。

    “好了,好了,柏副师长安排的人手的确欠妥,刘浪那小子借题发挥也无非是想从师部这儿混点儿好处。好处我可以给,但那得看他刘浪的本事,嘿嘿,老子倒要看看他刘浪有没有那个能力。”黄杰笑道。

    顺便轻描淡写的就把刘浪这次抗令不尊事件做了个总结。

    “传我的命令,命令辎重营所有汽车出动,不够的用骡马大车,在明天天亮之前把独立团的人和装备都给我运过来,告诉刘浪,辎重营只负责运上校以下官兵,他这个独立团团长不在此列,有能力就自己找汽车,没能力就给我自己跑过来,天亮之前我要是没看到他,别怪我摘了他团长的帽子。”黄杰接着下了一道命令。

    张成海在心里替那个牛气冲天的胖子默哀,这要的好处倒是有了,整个独立团上千人不用再受跋涉之苦,可胖子这个霉可是倒大了。

    师座的意思很明白,胖子最好是跑到师部,算是这次抗令的惩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