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抗战之还我河山 > 第113章 反面男配永远是倒霉的
    和苟赛玉终于谈妥了的刘浪心情不错,五百新兵将会和第一批从上海运过来的物资一起由苟家武装运送到广元独立团的驻地。

    苟赛玉心情也不错,刚才还很贪婪的刘浪难得的大方了一回,竟然答应先支付了一部分运费,两百枝汉阳造和两挺捷克造和五千发子弹,有这样一批军火支持,相信除了正规军,没那个山头的绿林好汉们能吃得下了。

    刘浪当然不是突然变大方了,而是500新兵和依靠记账方式从杜月笙杜老板那儿弄来的第一批物资绝不容有失,那可是独立团在川省立足的根本。

    至于说损失的枪支弹药,刘浪并不发愁,师部的头头们绝不至于让独立团光着两只手去四川驻军吧!此去川省,山高路远树高林密,绿林好汉们可是不老少,要是堂堂中央军被一群土匪给抢了,那才贻笑大方呢?

    想到这儿,刘浪干脆胆子更大一点儿,低声给尚在计算得失颇有些肉疼的苟赛玉说了自己的想法。

    苟赛玉目瞪口呆,这刘浪的胆子真是肥得没边了。他明目张胆的糊弄自己长官自己管不着,但是,这样把整整一个团的装备都存在苟家就真的好吗?

    别看现在各地豪强都以武装护院的名义给自己的家丁护卫们都配的有枪,当地驻军得了孝敬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就过去了。可拿着只能打两三百公尺的老套筒和拿着20毫米机关炮完全是两码事好吧!苟家拿着这批军火完全能和正规军一个团打一场。她苟家现在虽然内忧外困有些困难,但没想造蒋大总统的反那?

    “刘团长,这样做不太合适吧!”苟赛玉脸上露出一丝为难。

    “保管三日,保管费一万大洋,从苟家支援我独立团的军费里扣除。”刘浪很直截了当,脸上的肥肉抖动着表示他为自己的果决很肉痛。

    “成交。”苟赛玉也回答的毫不迟疑。

    别说一万大洋,就是五千,被刘浪讹诈的快发狂的女家主也能第一时间答应。

    看到刘浪那张一脸尚在表示肉痛的脸,美丽女家主再度产生一种一拳砸他那张肥脸上的冲动,驴日的,老娘赚老娘自己的钱,你整那么肉痛干啥呢?

    爆粗口,有时候真的能发泄某种极度不爽的心情啊!在心里怒骂完的苟赛玉心情稍稍爽了一点儿。

    重要的事情谈完,接下来自然是追究引发两军冲突始作俑者的责任了。正义终将战胜邪恶,每个电视剧每部小说里都必须有的桥段,事实上亦是如此,双方都必须要一个这样的倒霉蛋来负责。

    这个人当然只是告黑状的苟得富了,已经被刘浪打过照面的苟得富在双方开始交谈的时候就想溜,可惜他这个家族直系男丁在家族里的地位真的不咋样,精明的刘总管早就盯着他了,事后要找替罪羊,家主自然是万万不能的,最合适的那当然就是这个地位比较合适的倒霉蛋了。

    和朱元章预计的一样,根本还没等自家大姐发飙打断另一只胳膊,苟得富就极其主动的一五一十的把幕后的主谋供的干干净净。

    刘浪还真没想到自己的那位被上帝关上一扇门的同学还有这胆量,竟然敢火中取粟挑动两军大战,其唯一目的只是坑一个长期未见的同学,这是上帝关上门的同时还挤了他脑袋吧。

    以己度人,刘浪根本无法想象当一个平时极有优越感的人遇见一个昔日远不如自己的却发现自己被毫无反抗的碾压后熊熊燃烧的妒火,那几乎可以烧毁整个世界,跟随在刘浪身边的纪雁雪更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虽然纪雁雪并没说话,但戴着军帽留着齐耳短发英姿飒爽在众多五大三粗男兵映衬下更显娇媚的纪雁雪那里能逃脱朱元章的视线?拥有战功,官至上校团长,还能追到大学里的一枝花,而这一切都是昔日被自己欺负的乡下土财主的儿子所拥有的,朱元章要是不嫉妒的发狂,那还真就不是他了。

    至于说为何如此确定刘浪搞定了纪雁雪,只看纪雁雪看都没看自己,脸上却荡漾的都是喜悦就知道了。

    不得不说,心胸越狭窄的男人,直觉越敏锐,他的判断精准无比,纪雁雪和刘浪有一腿,只不过是目前还在相互试探不像他想象的已经**早已滚**单了而已。

    不提被苟赛玉脸色铁青命令拖下去执行家法的彻底配角苟得富,另一个被全城搜捕的配角朱元章本应该是上天无路下地无门正火急火燎寻求脱身之法的时刻。

    苟城守能迅速上位连长,自然有他的过人之处,在刘浪还在小厅里和族姐谈判的时刻,他就下令全城搜捕朱元章。虽然朱元章是少校师部副官,听说还是柏副师长的身边人,但苟城守知道,刘浪兵围潼关的动静可是不小,消息可能早就传到师部去了,以黄浦一期出身的师长黄杰的能力,自然不可能相信刘浪所说的军事演练的。

    不是军事演练,那一个团全副武装和一座城对峙就必须得有人来负责,不说独立团新来,就光看看刘浪胸前别的那枚青天白日勋章,苟城守也不认为师部会找这位顶着抗日英雄光环的上校团长的麻烦,那罪责自然只能全部落在苟家身上。

    苟家看似家大业大在潼关风光无量,但苟城守深知,在那些手掌精锐之军的**高层们面前,苟家这样的豪强其实只不过是一只肥羊,想宰来吃只需要一个对上能交待得过去的理由罢了。

    不管是因为苟家,还是自己在军中的前途,苟城守都不会允许这种事儿发生,那就只能找出幕后的真凶。别说朱元章只是个小小的副官,这会儿就算是柏副师长亲至,恐怕也阻止不了苟城守的决心。

    “狗日的苟城守,狗日的苟家,有本事你们别让老子回去,这笔账老子给你们记下了。”躲在一间小屋里的朱元章透过门缝看着门外全副武装的士兵们和护卫们逐渐远去,愤怒的咒骂着。

    没能及时溜出潼关是因为外面还有独立团的存在,再过上一个时辰应该就可以出城了,但朱元章没料到他还没等到独立团撤兵,潼关城里竟然来了一次大搜捕。还好他聪明的先躲起来观察了下形势,没有像平常一样大摇大摆的靠着领章上的少校军衔骂他们不长眼。貌似,他们要逮的,就是少校。

    脱去军服,捏着鼻子穿上抢来的老农还冒着酸臭气息的粗布短褂,朱元章愤怒而忧心的透过门缝看着门外。

    眼睛突然一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