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抗战之还我河山 > 第115章 人质(2)
    “打死你?打死你简单,可是那个胖子现在变得很厉害呢!连枪都打不死他,你说,没你带路怎么行?”朱元章笑了,鱼泡眼里闪动着凶残的火焰。

    想起那个未卜先知在自己还未扣动扳机就做出闪避动作的胖子,朱元章就禁不住脊背有些发凉,如果不是无意中碰到纪雁雪这么好一个护身符,朱元章都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忍不住先向刘浪低头,韩信不也是受过胯下之辱,最终才将自己的仇人一一灭掉的嘛!为了活命,朱元章对韩王的曾经亦有模仿之意。

    但现在终于不用学韩信了,有了纪雁雪当护身符,他朱元章不仅可以堂堂正正走出潼关,还要众目睽睽之下搂着他的女人走出去,狠狠的给该死的胖子一个响亮的耳光,再怎么牛逼,还是要为了一个女人给他低头不是?

    “原来朝刘浪开黑枪的就是你?”纪雁雪终于色变。

    独立团都听从刘浪的命令撤出了潼关,唯独纪雁雪和莫小猫两个走入了潼关的居民区没接到消息,等到他们两人察觉不对时已为时过晚,潼关的大门已经封闭,两军对垒气氛紧张。纪雁雪和莫小猫自然不会傻不呼呼的给刘浪添麻烦,两人躲入这双老夫妻的民居,善良的老夫妇二人将两人藏了起来,直到危机解除,两人才上街打探消息,知道了全城搜索打刘浪上校黑枪的凶手。

    纪雁雪感念老夫妇二人的善良,特意回来和两人道别,没想到碰到了拿着枪的朱元章,思及于此纪雁雪脸色又是一变,“你把王爷爷他们怎样了?”

    “哈哈,纪同学你可真是好人那,自己都自身难保了,还想着别人,放心,两个老东西身子骨硬朗的很,短时间内死不了。你还是多操心操心自己吧!”朱元章纵声大笑。

    在他看来,纪雁雪这种善良简直就是种愚蠢,一个连自己都不关心的人,除了愚蠢,还能用什么来解释?

    不得不说,大反派的想法往往还有几分道理,很人性,从自身角度出发的话。不过,如果只会自己而活的话,这个世界上就不会有舍身取义这个成语了,有些人之所以名留青史,正是因为他们是为了别人。

    人类本是自私的动物,却因为他们的存在,选择了模仿,学会了燃烧自己照亮别人。这也是在强劲的外敌入侵之时,华夏虽死伤数千万人,但依旧抵抗不止反抗不息,使更多的人依旧可以在这片土地生存繁衍生息。

    这个道理,自然不是朱元章这样已经“毅然”站在反派人物立场上的人所能懂的,如果懂了,他就还不是他了。

    “放他们离开,我跟你走。”纪雁雪脸色恢复平静,淡淡的说道。

    “好,只要你乖乖的配合,一切都好说。”朱元章得意的点点头。人质能主动配合,那自然是极好的,他也不想和纪雁雪玉石俱焚,玩弄过不少女人的朱元章对女人还是比较了解的,当女人犯起“蠢”来,那真的是“蠢”的不可救药。

    以感性为主题的女人自然和理性思维占主导地位的男人不在一个思维频道上,正如同女人有了情才会有性,而男人,随时可以脱掉裤子一样。

    “你,可以滚了,去告诉刘浪,恭恭敬敬送老子离开,老子留他女人一条命,否则,他女人可要死在他手里面了。”朱元章朝莫小猫摆摆枪口道。

    莫小猫倒也果决,见纪雁雪朝自己使眼色示意自己离开,深吸一口气,狠狠的瞪了朱元章一眼,什么话也没说,就转身疯狂的朝城门口方向跑去。

    “你看,人是多自私?只要自己不死,那会管他人死活?亏得刚才还装得很硬气的样子,纪同学,你得感谢我给你上了一课。”朱元章嗤笑着将枪顶上纪雁雪的脑后,用力一推:“走吧!天色不早了。”

    等刘浪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朱元章和纪雁雪已经到了城门口,至少有超过五百枝步枪在指着他们。

    当然,都是关掉保险的,打死朱元章事小,纪少校却不能少一根汗毛,这不光是愤怒的几欲发狂的独立团战士们的想法,苟城守的连队自从侧面打听到那是刘浪刘团长的女人,更是心里把这个师部副官骂了个狗血淋头,这完全是找事情嘛!刚才都快吓尿好不好,现在驴日的搞的还严重,还让人活不?

    “朱元章,一个大男人欺负一个女人算什么?放她走,我陪你出城。”匆匆赶到的刘浪面沉如水,说道。

    “你是不是觉得我傻?”朱元章一手持枪顶着纪雁雪的头,藏在纪雁雪身后露出半张脸问刘浪。

    刘浪点点头。

    士兵们也不由自主的跟着长官点头,能问出这话的,都特么不怎么聪明。

    “傻你麻痹,老子有女人不欺负,换你个死胖子欺负,那老子才是真傻了。”差点儿被气吐血的朱元章面部都有些扭曲的怒吼道。

    刘浪这个点头真的能把人气出内伤,要不是看到周围的士兵之前纷纷关上枪支的保险,朱元章还真的以为抓到假的刘浪的女人。否则,在这样的环境下,他怎么还敢如此**人?

    还交换人质,真以为他是傻了吗?朱元章早已把刘浪视为洪水猛兽一般的人物,那会还敢让刘浪近身?那怕是拿枪指着也不太保险,朱元章觉得柿子就得捡软的捏才应该是最正确的事。

    “好,那我让你出城,但你信不信,如果你敢碰纪少校一根手指头,我会让你生不如死,别说你那位贵为城防司令的爹救不了你,就是比他还大的官儿,谁敢挡我,我杀谁。”刘浪金属质的声音很平静,仿佛在和一个萍水相逢的朋友话别。

    可任谁都能听得出话里透骨的寒意和森然杀意,所有人都能感觉出刘浪的决心,如果朱元章敢做,刘浪也一定会照他所说的话去做。

    如果没有见识过刘浪惊人的回手一枪,朱元章或许只把刘浪的话当做一个笑话,可实力强又能怎样,还不是乖乖的目送自己离开?朱元章鼓足着勇气很想反驳一下刘浪,但话刚到嘴边却又对上刘浪古井不波的脸上那双平静的眸子,朱元章竟然只是干干的张了张嘴变成了一句话:“那我们走着瞧。”

    猛兽的咆哮才能让人惊惧,弱鸡的尖嚎只不过是临死前的哀嚎,这就是对话的两人留给所有人的感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