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抗战之还我河山 > 第120章 创造纪录
    在刘浪的严令下,所有腿部有残疾的伤残老兵上车,他们倒也不是完全闲着,所有因为体能透支而昏厥的士兵都由他们负责收录。

    与此同时,刘浪请求一旁送行的苟赛玉帮他准备大量的生理盐水,虽然对这个新鲜词苟赛玉没听过,但不代表她不会顾名思义,大量的淡盐水被迅速准备妥当,同时还细心的附送了几十个可方便携带水的羊皮袋子,以方便士兵们取水饮用。

    刘浪眼前一亮,想起了后世特种兵们一个必备的单兵装备。马上向苟赛玉下了一笔订单,高达3000的椭圆形羊皮袋子,费用自不用说,还是从赞助费里扣除。

    苟赛玉终于发现了败家子儿有钱任性的好处,那就是,自己省钱了。陕西本就产羊,羊皮袋子这玩意儿简直是要多少有多少。

    显然,美丽女家主忘记了,销售的商品,不仅要有数量,更重要的是要质量。刘浪要的单兵水袋算是个新玩意儿,学名叫“单兵饮水携行系统”,光听这个名字挺高大上,说白了就是个让士兵一低头就能喝上水的玩意儿。

    单兵水袋自然是最会搞事情的美国大兵们捣鼓出来的,1991年那场海湾战争,改变的不仅是共和国对现代战争的理念,大兵团,高强度火力已经不是决定现代战争的胜负手,同时让全世界也看到了美国大兵们土豪气十足的各类装备。

    单兵水袋就是其中之一。当时美军的特种兵和狙击手们对于挂在腰上的水壶十分不满,认为经常会被硌到。不得不说这个理由尽管有些扯淡,但事实是,美国政府开发出了这个单兵水袋之后,美国大兵们不仅更装逼了,战斗时喝水的确更方便了。

    只是,这样的单兵水袋,至少需要70公斤以上的承受力,以保证士兵们做战术动作时不会爆开及渗漏。

    现在的刘浪自然没时间给苟大**讲那么多,等到刘浪日后再说要求的时候,苟大**才发现,一个简简单单的羊皮袋子,那个败家子儿就给她挖了那么大一个坑。

    可怜的苟大**为了不至于自己好不容易赚回来的三千大洋打水漂,四处寻觅能工巧匠以完成刘浪提出的这一近乎于玩笑的单兵水袋系统。这一做,就是大半年,直到八个月后的长城抗战,刘浪率领独立团北上之际才堪堪交付使用。

    不过苟大**更不知道,就是这样一个普通的单兵水袋,她的子孙们对她这位美丽的老奶奶是有多么感激,自“单兵饮水携行系统”大规模被各国使用之日,苟家的子孙们完全啥都不用干,尽可以躺在世界各国每年交付的专利费上睡大觉了。当然,这一切大部分得归功于熟知专利权重要的刘上校,跑去大洋彼岸的美国注册他开发的各类武器的专利权时,顺便把这个小玩意儿也带上了。

    对此,刘浪只能说,咱们华夏的山寨能力是有传统的,不管拿到啥时候都管用,他只是提出了个想法,固执的苟大**就很完美的实现了。如果不是吸水的管子橡胶味儿太浓,他甚至都以为那东西来自七十年后。

    不提这个还未诞生的山寨作品,刘浪在一切准备妥当之后,带着独立团的士兵们开始了第一次真正的野外拉练。

    辎重营的士兵们亲眼目睹了一场他们从军以来距离最长、最不可思议的一场野外拉练,原因更是有些可笑,仅仅是他们的长官被更高的长官罚了一次跑步而已。

    从最开始的麻木到惊叹再到最终的敬佩,辎重营的士兵们甚至到最后主动帮助伤残老兵们抬起已经彻底不能再爬行的独立团官兵放到车上,然后再看着恢复一点元气衣衫褴褛的士兵们继续追随着大部队沉默的再奔跑,再跌倒。

    这是怎样的一个长官,这又是怎样的一支军队?看着那名外表养尊处优白白胖胖的上校光着膀子汗如雨下艰难的率队向前跋涉,辎重营的士兵们仿佛明白了什么,又仿佛更加迷茫了。

    第二天太阳升起,150华里的路程被甩在身后,刘浪率领着独立团的官兵们,赶到了。

    这一次,没有任何现大洋的奖励,但士兵们依旧和他们的长官一起,打破了国民革命军建军以来,最长的一次野外拉练记录,整整7个时辰,15个小时,吃饭喝水全在行军中解决,狂奔了150里。

    二师辎重营268名官兵,见证了这个历史。他们甚至有种错觉,这支部队,还会创造更多的历史。

    刘浪也是这么想的。回望身后还跟着的数百官兵,刘浪很骄傲,就凭这个,他们已经把全世界大多数的军队,不管是美国还是德国还是老毛子,甚至是马上要来的最大对手日本人,都抛到了身后。

    中国人,从不比任何人差,那怕在这个中国最羸弱的时代。

    羸弱只是暂时,只是因为雄狮尚未觉醒,觉醒的华夏,会让整个世界为之颤抖。

    一如拿着老套筒三千人力抗日军一个联队血战藤县三天全军皆墨却无一人后退无一人被俘的川军122师;一如提着五花八门的各式各类步枪就走上苦寒的高丽和武装到牙齿的美国大兵硬撼的志愿军。

    若不是刘浪随手丢给哨兵的军令上盖着军政部的大印,领头的少尉差点儿没下令让早已发现情况子弹上膛的两挺机枪开枪镇压这帮有组织的丐帮极端分子。

    敢冲击荷枪实弹中央军师部的,除了极端分子,少尉实在是找不到其余的词来形容了。

    这样一支衣衫褴褛,跌跌撞撞,满身尘灰依旧还互相搀扶着努力的保持着队形的队伍,说他们是叫花子,那几乎都是赞誉了。

    至少叫花子还能穿双草鞋吧!哪像他们,竟然很多人连鞋都跑掉了,就那样光着一双大脚丫子,他们这是在路上被哪路绿林好汉给劫道了吧!

    但令人疑惑的是,就是这样一支比叫花子还要惨的部队,偏偏还搞的跟打了胜仗一样,虽然身体已经极度虚弱,还要高昂着头,仿佛刚从前线打完胜仗回来一般。

    别逗了,虽然里面还有些缺胳膊断手的,可那明明都是老伤好不好,既然想装,都不能缠几圈绷带,搞的更专业点儿。

    一直默默跟在后面的辎重营上百辆空车差点儿没让哨兵们的嘴咧到后脑勺,他们是独立团?150里地,他们竟然是跑着过来的。

    你特么在逗我吗?这是黄杰看见光膀子浑身臭汗向自己敬礼报告的刘上校的第一念头。

    如果他用过互联网的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