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抗战之还我河山 > 第121章 师座很郁闷
    “刘浪,你是不服气,故意跟我在这儿装穷是吧!”黄杰怒吼着,指着刘浪的鼻子,差点儿没按他鼻头上去。

    不过,看着刘浪布满了汗渍和灰尘的那张大脸,养尊处优的黄少将硬是没按下去,那妥妥的是一手渍泥儿。

    “报告师座,刘浪不敢。”刘浪规规矩矩的在黄杰面前站的笔直。

    黄杰身后的副师长柏天民和参谋长李伯华默然对望一眼,眼前的这个像个泥人一样的胖子那里是不敢,分明是不敢明目张胆的说:我就是在装,你能怎么的?

    从昨天师部警卫把吊在城门上的朱元章押回师部,柏天民就知道眼前的这个泥人胖子胆子之大,绝对是他平生之仅见。不过,这倒也符合资料上所记录刘浪的性格。胆子不大,敢带着二十几个人就跑到第七联队两万大军的肚子里一炮端了人家的司令部?胆子不大,就敢当着十九路军那个蔡老虎的面挖了人家500精锐?胆子不大,他敢兵困潼关?什么狗屁军事演练,骗小孩儿去吧!

    “你不敢,你不敢你把上千号人打扮的像叫花子一样?你特娘的别告诉我从大上海出来的时候就这样一路招摇了几千里。”黄杰的想法显然和自己两位同僚是一样的,指着刘浪的鼻子继续怒骂。

    那怕是刘浪违背了他的军令,装模作样跑个十几里路就坐车来师部,黄杰也绝不会像现在一样暴跳如雷。七八个时辰,跑150里路,其实黄杰也知道,那只是天方夜谭,黄杰也压根儿没打算把这个挂着青天白日勋章的抗日英雄活活跑死在路上。以他从张治中将军那儿获得的对刘浪的认知,刘浪绝不是那种不知变通的迂腐之辈。

    可是,黄杰万万没想到,刚来师部的刘浪却给他送了一个这样的大礼,整整千把号人的叫花子部队,这让他刚接手国民革命军第二师的黄师长脸往哪儿搁?

    谁不知道,出身黄浦一期的他最注重军人的仪容仪表?就算是团长旅长一级的,如果被他碰到衣冠不整者也是一通骂。

    可现在,整整千把号叫花子,堂而皇之的站自己面前不说,更多的则是东倒西歪的互相搀扶着站着,看那样子还是因为给他这个大师长面子,否则早不知道坐地下多少人了。你娘的,你们是不光没衣服穿,还没吃饱饭吗?

    “师座,您不知道,蔡老虎太抠门了,就因为咱挖了他一点点墙脚,他就以不同隶属的缘由,扒了弟兄们的军服,弟兄们就这么上了火车,为了官兵一体,我是连崭新的上校军服都没敢穿那。”刘**起了撞天屈。

    “蔡老虎抠门,他抠门能给你500兵?”

    “那不是看在师座你的面子上嘛?”刘浪眨巴眨巴眼,很诚恳的拍了上峰一记马屁。

    “哈哈,你特娘的还真是跟张将军说的一样,一张嘴能把黑的说成白的,老子现在就找人来对质,看你下火车的时候穿的什么玩意儿。”黄杰气急反笑,回头就准备找人把见过刘浪的张成海等人喊过来。

    看着浑身脏乎乎脸都看不清楚,只剩下一双大白眼仁眨巴眼装纯的刘浪,真的,黄杰特别想打他,不是因为他睁着眼说瞎话忽悠人,就是单纯的想打他。

    “喊朱副官吗?我和他是老同学了,不合适吧。”刘浪龇着牙,露出脸上第二块白的地方。

    三个将军都愣住了。

    黄杰的脸色更是有点儿发僵。

    刘浪不提朱元章那个混蛋倒还罢了,一提这货,算是提醒了黄杰,刘浪独立团昨天受到的不公平待遇。

    如果仅仅是迎接新军的礼节方面做的稍差也就罢了,军饷方面稍微补贴点儿也就打发了,可偏偏那个蠢货竟然为了一己私利挑动当地豪强和独立团对峙,甚至还暗杀挟持校官,真是茅坑里丢石头—想找死。

    换成是别人,那怕他是个少校营级军官,是副师长柏天民的身边人,以黄杰的脾气,一枪毙了了事。可偏偏那个蠢货还是凤城城防司令的儿子,虽然黄杰完全可以不鸟那个杂牌少将,但他爹也不只是个摆设,昨天晚上七绕八绕的关系就打电话找上门了,明里暗里的意思很明白,不要他徇私枉法,只需要将他交给军法处即可。

    黄杰很想只做一名纯粹的军人,很显然,这样想的,除了几名个人能力极强的,其余的一辈子都不可能戴上金色领章。

    这个胖子,真是个滚刀肉。后面两位少将再度给了刘浪一个精准的定义。

    “朱元章已经被军法处带走,你我想找他也是找不到了,好,这服装的事儿我们先撇一边儿,那他们这东倒西歪的又算是怎么回事?你别告诉老子军政部连路上的补给都给你停了,假若真是这样,老子带你去军政部找何部长打官司。”黄杰话锋一转,死死的盯着刘浪。

    他真的不能再给刘浪任何狡辩的机会,若是刘浪再眨巴眨巴眼说一声:长官,您又猜对了,黄杰敢保证,他真的会一脚踹下去。

    还好,刘浪找的理由和他预想的不太一样。

    不过,更气人。

    “报告长官,独立团全员1278人,实际参与150里野外拉练1020人,除去昏迷未醒的,实到1233人,请检阅。”刘浪啪的一个立正,声如洪钟。

    “你特么在逗我们?”三名少将大眼瞪小眼,脑海里集体浮现出同一个念头。

    这可能也是这几个月来,国民革命军二师三名最高长官第一次如此齐心。

    150里野外拉练?你是在说笑吧!野外拉练对几名出身名校又从基层一路升上来的三名少将来说,自然不会陌生,根据陆军编练手册,一天40里地,虽然比不上强邻日本一天行军60里的耐力训练,但已经是现在**将士身体能承受的极限。

    就算是待遇最好的中央军,每月能见一两次荤腥,那都已经是很不错的了,这样的体魄如何能承受那般强度的军事科目训练?

    不过这次,黄杰倒没有贸然发怒。刚才他的注意力在光着膀子脏不呼呼的刘浪身上,这会儿凝神细看,那帮互相搀扶着勉强站立的士兵们的疲态可不是能那么简单就装出来的。

    说实话,在短暂的觉得荒谬之后,黄杰竟然有些相信了刘浪的说法。

    只是,短短的**,跑150里,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

    很快,辎重营带队连长和师部医院院长的报告,让三名少将瞬间成了三个泥塑。

    刘浪说的是真的,毫不掺假,现在还躺在师部医院等待救治的44名“叫花子”,就是最好的证据。

    除去极度疲惫,没人能让一条壮汉在昏厥中还打起了熟睡的小呼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