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抗战之还我河山 > 第131章 逃兵
    其实,不仅是苟得富一个人在听到刘浪这个近乎于残酷的命令时崩溃。

    那怕有高于普通部队百分之三十的军饷做**,但依旧有一名少尉军官在当天夜里宿营的时间,带着自己麾下十六名战士偷偷溜进了大山,并带走了所有武器装备。

    用俗话说,就是直接当了逃兵。

    当这个消息反馈到刘浪这儿的时候,已经是深夜十二点。军用帐篷里,还在讨论第二天行军安排的俞献诚等人脸色大变。

    从傍晚刘浪宣布大山里的行军命令以来,俞献诚等人就觉得刘浪的心有些急了。

    在他们看来,历经了数天野外行军的部队士气已经极为低迷,再这样来一出更是雪上加霜。这次逃兵事件更是几乎成了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如果消息一旦传出去,军心浮动恐怕还只是最好的结果。这只是在山中的第**,就连带着军官总共跑了十七人,随着时间的推移,跑的人只怕会越来越多。

    至于说是否连夜将逃兵追回,俞献诚迟大奎等人想都没想过,距离发现逃兵已经快半个时辰,十几个人在深夜里伸手不见五指的大山里犹如汪洋中的一滴水,想要找到他们简直比登天还难。除非是发动全团点上火把进行搜索,但依据现在的情况,可别人没找回来,更多的人跑了那才叫赔了夫人又折兵。

    当务之急,就是先稳住剩余军士的军心,再谈其他。

    “团座,你看我们是不是修改一下行军计划。”俞献诚还是照拂了刘浪的面子,并没有说得太过直接。

    但让俞献诚们觉得意外的是,刘浪脸色很平静,仿佛这一切都在他的意料之中,只是,眼里闪烁出的冷意,还是能让人感觉得到他的怒意。

    做为一名军事主官,麾下的士兵竟然做了逃兵,当然是一种耻辱,巨大的耻辱,怒才是正常的。

    他们并不知道,刘浪特地将进山第一天的宿营地安排在山区边缘十余里处,第一是为了未来长达六天的魔鬼拉练做准备,第二就是为了等意志不坚者的出现。

    说实话,要论“职业”军人,民国的兵才真叫“职业”。民国的军人参军的目的都很明确,就是为了拿饷。

    从清政府崩溃建立民国到军阀混战到革命军北伐名义上一统全国,中原大地上的战火从未停息过。为了争夺地盘和利益,军阀们互相攻伐亦为常态。甚至现在的川省至今还是战火连连,二刘之争的大幕正在开启。

    大部分的官兵,几乎就是那家发饷多就去那家,城头变幻大王旗简直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甚至有为了白花花的现大洋阵前临时倒戈的现象。

    这个时期的**,以数倍之军且装备亦远胜拿着梭枪的红色部队却依旧无可奈何,不是他们不会打仗,而是动力不足。若不是红色部队某些高层集体脑抽,光头校长恐怕数年之内依旧只能拍脑门叹息:不是我军不努力,只是共军太狡猾。

    其实,两军之差异,无外乎信念二字,没有信念的军人,从不能称之为真正的军人。

    大洋彼岸的美国大兵最珍惜生命,就连士兵手册上都专门注明,在遇到不可抵抗的危机时,可放下武器,说白了就是投降保命。但他们追求自由平等,为了这个信念,他们依旧可以前赴后继,用牺牲告诉世人他们的勇气。第二次世界大战中,隔岸观火了好几年最后参战的美国大兵战死38万人就是最好的证明。

    当然,在外敌入侵之际,绝大部分**战士终于拥有了自己的信念,保家卫国四个字让中国最精锐的八十万大军面对日寇海陆空漫天的炮火依旧前赴后继,以三十万的巨大伤亡在上海粉碎了日寇三个月灭亡中国的狂言。整个中国战区,无论正面战场还是敌后战场,**用战死132万7千,红色部队用战死16万的巨大牺牲证明了他们的勇气。

    (据国统区军民伤亡数字。1947年2月,国民政府行政院《关于抗战损失和日本赔偿问题报告》中全**民人口伤亡统计:军人作战伤亡3227926人(其中死亡1328501人,负伤1769299人,失踪130126人),军人因病死亡422479人,平民伤亡9134569人(其中死亡4397504人,负伤4739065人)。全**民人口伤亡总计12784974人。此数字不包括台湾省、东北地区和解放区军民的伤亡数字。

    解放区晋察冀等7个抗日根据地民众伤亡数字。1946年4月,《中国解放区抗战8年中人口损失初步统计表》统计:“据初步统计:晋察冀、晋绥、晋冀鲁豫、冀热辽、山东、苏皖、中原7个解放区在抗战期间共计被敌伪杀死或被虐待而伤病致死者3176123人,被捕壮丁2760227人,鳏寡孤独及肢体伤残者2963582人。”看到这组数字,笔者潸然泪下,人民英雄永垂不朽。)

    这次入川之旅,就是一次烘炉,去芜存菁的烘炉,只有意志最坚定的士兵,才有资格跟自己走上和小鬼子对决的战场。不是刘浪太急功近利,而是,明年的三月啊,就快到了。

    只是,虽然已经做好了有逃兵的思想准备,但刘浪依旧怒了。一名军官,带着麾下的所有士兵,成建制的全部当了逃兵,这种行为,已经超出了刘浪的容忍极限。

    “计划照常进行,逃兵我会找到他们的。”刘浪手一挥,斩钉截铁的说道。

    “长官,需要多少人搜山,我去安排。敢当逃兵,老子一定要毙了他们。”迟大奎怒睁着双眼毫不迟疑的表态。

    “你们约束好士兵,我一个人去就行。”刘浪摇头拒绝。

    “团座,你一个人是不是。。。。。。”俞献诚还待再劝,一看已经开始整理装备的刘浪,剩下的话又全部吞回了肚子。

    刘浪的态度已经说明了一切。他要单枪匹马去追回那帮该死的逃兵。

    说实话,单从安全的角度,俞献诚倒不是太担心刘浪。在这样的环境下,多几十个人和一个人其实差别不大,一个人目标小甚至还要更安全。

    逃兵们如果单单是当了逃兵,说不定长官懒得费事跑了也就跑了,但若是敢伤害去追逃的长官,那他们可就惹大麻烦了

    更重要的是,从单兵技能上说,整个独立团的确无人能出其左右。

    一杆汉阳造,一把驳壳枪,刺刀刘浪根本没有入鞘,雪亮的刀锋径直插在了绑腿上,腰间的子弹袋里刘浪足足塞进了两个基数的子弹。十七名全副武装经历过淞沪血战的逃兵,就是刘浪也不敢掉以轻心。

    这是一场重塑信念之战,刘浪不介意用鲜血去证明。

    <a href="/html/284/28451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