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抗战之还我河山 > 第141章 蓉城
    成都距离广元不过600里,换成七十年后不过三个小时车程,但在这个时代,虽然也有了简易公路,屁股底下还有代步的骏马,刘浪三人依旧花费了足足两天的时间才到达成都。

    刘浪三人的坐骑都是川马,川马属于矮脚马,腿短,但耐力悠长,虽短途内跑不过身高腿长的西洋马,但若是跑出十里路,川马的耐力就显现出来了。刘浪这次去成都,也有采购一批川马回来组建辎重连的意思。

    俗话说兵马未动粮草先行,若没有良好的后勤支撑,再优秀的军人战斗力也会削弱。朝鲜战场就是最好的例子,上百万中国最优秀的士兵因为国力薄弱,在冰天雪地里吃着炒面嚼着冰块和吃着热狗抽着雪茄裹着大衣的美国大兵们拼杀了三年,付出了数十万的牺牲,依旧只打了个平手。

    刘浪完全有理由相信,只要能给那些战士们最基本的生活保障和充足的弹药,那怕是随时能召唤来飞机舰炮的美国大兵们,也能打到他跪。陆战,华夏军人无敌的神话绝不是吹出来的。

    负责后勤的辎重连规模只会大不会小,只是用不用川马这个事儿,在刘浪骑乘了两天之后,开始犹豫不决。

    实在是,这两天,他骑马的时间要远少于他自个儿在路上跑,就差他把可怜的马儿给抗上了。

    绝对不是因为胖,但很有可能是因为体重。

    刘浪这段时间的魔鬼训练略显操蛋,肥肉的确变少了,但变成了肌肉,通俗点儿就是说肉变瓷实了。可体型没变,体重反而还增加了不少,200来斤的体重对还要保持每小时三十公里速度的可怜马儿来说,负担的确太重了。

    刘浪干脆骑会儿马,自己下来跑会儿,权当是继续训练了。长官都跑,当属下的哪能不跟随?身高达一米九五的大个子陈运发和莫小猫也有样学样的跟着刘浪一起跑,只跑了大半天,莫小猫首先放弃了,陈运发也只坚持到了晚上住店的时候。

    自己奔跑加上骑马,他们一个白天竟然狂奔了200多里地,要知道,骑马也不是一项轻松的活儿,全身的肌肉也得跟着用力。可等到第二天,看着前一天晚上还累的像条狗一样的长官神采奕奕的牵着马缰带着幸福的马儿继续狂奔,未来被誉为最强单兵的“无常”二人组集体决定不跑了,就骑马。

    这样“禽兽”级别的长官可不是现阶段的他们所能比拟的,终其一生,当有人在陈运发面前赞誉他是地表最强军人的时候,陈运发也只是淡淡一笑不置可否。在他心目中,能配上那个称呼的,恐怕也只能是那个恨不得拖着马儿在山路上奔跑的胖子长官吧!

    那是他一生都在追赶的目标,可只有靠近,从未超越,那怕是有超过二十名日寇将领成为他枪托上的横杠,将佐以下官兵更是不计其数。

    赶在天黑之前,刘浪进了成都城。

    此时的成都还远远不是七十年后的繁华都市,但勤劳朴实的四川人会工作更会生活的心态在这个时代都已经体现无遗。已是傍晚的大街上依旧热闹非凡,挂着大红灯笼的戏院茶楼里人流如织,三五成群的人们聚在一起吃着火锅高声摆着龙门阵,甚至,刘浪灵敏的耳力还听到某些地方传来的“噼里啪啦”的声音。

    “卧槽,血战到底?”听到如此熟悉的声音,刘浪不由爆了句粗口。

    当挂名总设计师的那几年,曾经的共和国利刃着实被兵工厂那些老官僚们在这个至少有百分之六十民众会玩的游戏上面占了不少便宜,每每都被杀得血流成河,记忆哪能不深刻?

    “长官?有敌人?”陈运发顿时警惕起来。

    能让长官都要血战到底的,必须是实力强大的敌人。

    “咳咳,我是说我们终究要跟小日本血战到底。”刘浪老脸一红,把话岔开。

    “我们一定跟着长官跟小鬼子血战到底。”莫小猫鼓着秀气的腮帮子表明决心。

    少年看向刘浪的眼神简直都不能用崇拜来形容,那完全是膜拜。逛个街都时刻不忘和日寇侵略者做斗争理想的人,绝对值得膜拜,他那是怕悠闲舒适的生活磨灭了他的斗志,大声说出来提醒自己的吧!恐怕也只有历史上闻鸡起舞,头悬梁锥刺股的先贤们能比拟了。

    多少读了点儿私塾的莫小猫就是这么理解的,也是这么给大个子同伴解释的。

    刘浪满脑门冷汗,发誓此生再也不沾----麻将,尤其是那个什么血战到底,还有更残暴的血流成河。那简直是对某少年信念的摧毁。

    此时的成都也不像后世那么大,没有什么四环三环,刘浪三人只用了半个时辰就来到了位于西城的省政府。

    向门口的守卫说明来意,不过一盏茶的功夫,里面就走出一个同样挂着上校领章黄色军装的军人,略带一丝好奇但极为有礼貌的请刘浪入内。

    此时的川省,说是有八大军阀势力盘踞,其实说是“二刘”的天下也不为过,身居重庆的刘湘势力最强,但能和刘湘抗衡的,可就是现在坐在省政府的这一位了。

    可就这样一位几乎可以主宰四川大部分人命运的高官,在听说一个小小的上校团长来访,哈哈大笑要求快请进来不说,还亲自走出办公室在会客室门口等候,这可是民政厅财政厅那两位统兵数万的厅长来才会有的待遇。

    难不成这位被蒋委员长派来驻兵广元的上校团长明面上是来四川当钉子,实际上是当蒋委员的密使和刘主席暗通款曲?可从始至终刘主席对蒋委员长治下的中央政府都不怎么感冒啊!相当于省长秘书的刘正淳有这种疑问很正常。

    主政一方的封疆大吏和一个只指挥千把人的上校团长,按容易理解点儿的级别划分,一个正县级和一个正部级,二者之间的差距宛如天堑。

    “幺公,好久不见,你还好撒?”刘浪见到在会客室门外的刘文辉第一句四川本地话就给刘正淳解开了疑问。

    搞了半天,两人是亲戚,看样子,还是很亲的那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