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抗战之还我河山 > 第142章 川省之势(1)
    当然很亲。

    刘浪的老爹虽然只是个乡下土财主,但他的爷爷却是现今四川省主席刘文辉的堂兄,嫡亲的那种。

    若只是这样的关系,当然是不值得爷爷辈的刘文辉特意迎出门外,可若你要知道刘文辉的发迹除了离不开他的堂侄刘湘和另一位名人他的亲哥哥刘文彩另外还要加上刘浪老爹刘顺和的助力,恐怕就认为理所当然了。

    说白了,要想在军阀称霸的四川当草头王,手里得有人有枪,若是手里没钱,别说枪了,就连烟枪都没有。

    后世《收租院》里描述的超级大地主刘文彩就是刘文辉最重要的钱袋子,只不过要是光靠种地收租可弄不了可以支持十万大军开销的钱财,被刘文辉任命为船捐局局长兼四川烟酒公卖第20分局局长的刘文彩从银号到商号、从信用放贷到变相高利贷、从办加工作坊到近代工业企业、从田赋预征到统税杂捐,都能驾轻就熟,大获成功。为了弄钱,只要有赚头的刘文彩都干。

    可以说,刘文彩就是那个时代的四川首富,还是那种自己能给自己制定规则的首富,也怨不得共和国成立之后把他树立成最大的反面典型搞了个艺术加工版的《收租院》出来。不过他的钱几乎都贡献给了自己的小弟刘文辉扩展势力之用。

    而刘浪的老爹却也是个神人,虽说只是靠种田收租,但却不料在自家的荒山里刨出一个上好的铁矿,读过书的刘顺和借助铁矿之利开了一家小型炼钢厂和一家机械加工厂,在这个工业刚刚起步的年代,走如此“高精尖”技术流的刘顺和自然是财源滚滚,更别提他的加工厂不知从哪儿挖了个德国工程师,这两年还能仿造点儿枪械和子弹啥的,不管是从钱到军火,那都是刘文辉所需要的。

    当然,这也是相辅相成,没刘文辉的罩着,光凭刘浪家的财力,恐怕早就被各路军阀吞的连渣都不剩了。

    不过,刘浪老爹很聪明,刘文辉是亲戚不错,但四川另一位大佬刘湘同样也是未出五福的亲戚,在“二刘”关系亲密之际,这些年来也支援了不少枪械钱粮。否则,称霸川东的刘湘那里会下那么大力气帮刘浪的忙?

    反正,刘浪老爹左右逢源混的不错,连带着他的独子刘浪也很受重视。

    “哈哈,你这个娃儿,总算想到来看老子啰,中央军上校团长架子大的很撒。”刘文辉大笑着用家乡话说道。

    “那幺公你可冤枉我了撒,新到驻地事务繁忙,我这一忙完就跑来给您老汇报来了,连家都还没回呢。”刘浪做一脸无辜状。

    “哈哈,几日未见,浪娃儿会说话了,走,屋里头讲。”刘文辉哈哈一笑,领先进了会客厅。

    刘文辉的心情很不错。因为,刘浪到的还算及时。

    其实,从刘浪踏足广元地界的那一刻,刘文辉就在等待刘浪的到来。

    刘浪肯定会来,但什么时候来却是个很微妙的事情。因刘文辉一直对蒋校长领导下的中央政府没什么好感,南京那边一直没什么联系,直到后来才知道自家的这个族孙能当上一团之长还是因为一直和蒋氏政府保持密切关系的堂侄刘湘使力的缘故。

    这关系自然就变得更微妙了,若刘浪来得晚一点儿,是不是就代表他的家族已经倾向于位于川东的刘湘那边?尤其是在自己和刘湘已经快接近撕破脸皮的节骨眼上,有钱还又能造枪弹的刘浪家族的倾向变得异常重要。

    这个原因,刘浪自然清楚。根据历史记载,曾经的时空中,在这一年,几乎可以主宰整个四川的刘氏大家族两位最杰出的国军上将彻底撕破了脸。

    1931年,刘文辉以200万元巨资,从英、日等国购进武器和飞机散件,从上海起航经万县港被刘湘扣留。多次协商无果。刘文辉赴重庆交涉,刘湘拒绝发还。1932年5月,刘文辉以吊唁刘湘母丧名义赴渝,以30万元和15万元收买刘湘属下师长范绍增、陈兰亭。范绍增将实情告刘湘,贿款被刘湘当场发回当做奖励。密受不宣的陈兰亭被刘湘撤职查办,沦为阶下囚。

    白扔45万块钱的刘文辉不动神色,命其大哥刘文彩派了一个叫胡文鹏,可能也是史上最倒霉刺客到重庆行刺刘湘。胡文鹏潜入刘湘的宅第,在树上躲了三天三夜,始终没有找到机会下手,第四天饿昏了,从树上掉了下来被活捉。

    事情败露后,刘文辉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命令驻防江津的部队截断重庆粮源。二刘的矛盾激化到不可调和的地步,到了惟付诸武力方可解决的边缘。同是大邑刘氏子弟的刘文辉与刘湘开始为了争夺对四川的全面统治,发动四川历史上的最后一场军阀内战。

    这也是刘浪星夜赶往成都的主要原因。

    来自后世的刘浪之所以对自己这两位为了自己利益就发动大战的旧军阀的恶感不大,主要源自于当日寇全面入侵之时,一位抱病誓师出军,最重壮志未酬病死于汉口,一位就算落魄居于西康一隅仍不忘父母官之本份,在康定康巴等地兴建教育,甚至五十年后当地的教室都还在使用。

    四川现在的局势已经危若累卵,二刘的争端一触即发,如果历史的车轮没有偏差的情况下,今年的十月,二刘之战将会彻底爆发。刘浪深知自己没能力改变历史,就算他说服了刘文辉,几百里外重庆坐镇的刘湘也绝不会放弃这次一统四川成为真正四川王的机会。

    他要做的,只是要让刘文辉放弃广元,将广元置于他的麾下。这并不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曾经的时空中刘浪可能已丧生于淞沪抗战的炮火中,但现在刘浪不仅活了,而且还带着上千名精锐兵士,更重要的是还有中央政府驻军广元的委任状。

    二刘之争,加上自己这支异军突起贴有正统标签的中央军,非有大智慧之人才能看出其中之微妙。刘浪相信自己这位被称之为“多宝道人”的族爷一定会做出最正确的选择,否则他也不会挂着旧军阀的称号还能坐到共和国林业部长之位,并以82岁高龄善终。

    果然,双方坐定,笑容满面的刘文辉第一句话就让刘浪知道,他这趟没白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