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抗战之还我河山 > 第145章 归家(2)
    就像后世的声控灯一样,三川儿这一声凄厉的长嚎,刘家宅院的灯次第亮了起来。

    饿得前胸贴后背的刘浪终于期盼到了开门的声音。

    一个提着灯笼的老者打开门,谨慎的往外瞅了瞅,刘浪往前凑了几步,记忆细胞告诉他,他还没出生就在刘家当管家的刘管家可比三川子稳重多了。

    “老爷,夫人,浪少爷回来了,浪少爷真的回来了。。”已经年过花甲之年的刘管家睁着有些昏花的眼睛,定定的看了刘浪几眼,打了个哆嗦,拎着灯笼就朝宅内跑去。

    我去,刘浪堆起的笑容再度凝固在脸上。特么的原来这个死胖子究竟有多浪?为毛每个人看到他都像见到狼一样撒丫子就跑?

    还好,刘浪的尴尬没持续多久。很快,朱红色的大门被彻底打开。

    “我的浪娃儿啊!你可算是回来了,妈可想死你了。”还没等刘浪反应过来,一个带着浓郁香风的粗大身影就从大门处蹿了出来,直接就把刘浪给搂住了。

    突然被“袭击”,刘浪的肌肉习惯性的一紧,不过在听到妈这个词之后,刘浪浑身一松,任由粗大的身影将自己搂住,母亲的怀抱,应该是这个世上最安全的地方了吧!

    上一世的刘浪,自从五岁开始习武,十三岁加入军队,就再也没被母亲如此大幅度的拥抱过。

    虽然有些不太习惯,但感觉,还不错。

    那怕是还有些陌生,那怕女子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还时不时拿儿子宽阔的肩膀当擦鼻涕布。

    女子哭的撕心裂肺,刘浪一时也有些手足无措,不知该怎么安慰,正在犯难之际。耳边响起一个浑厚的男声:“好了,好了,娃儿都回来了,还哭个啥子哟。”

    能这样说的,自然只能是父亲,刘浪还没来得及抬头好好瞅瞅自己这一世的老爹,方才还搂着自己发泄情绪的老娘发飙了,头一扭指着自家老公就骂开了:“刘顺和,你还好意思说?要不是你,娃儿能去当兵?去和天杀的小日本去拼命?这是娃儿回来了,要是没回来,老娘非给你碗里下两碗砒霜让地下的公公婆婆揍死你。”

    “咳咳”刘浪看着身形有些消瘦脸色大是尴尬却一言未驳的老爹,一时没忍住剧烈的咳嗽起来。

    自己这位老娘,和记忆中一样,真是有够彪悍。和她的闺名郎蒹葭比起来,那简直是,反差不要太大。

    “蒹葭萋萋,白露未晞,所谓伊人,在水之湄”,估计外公当初取老娘名字的时候,没想到最终会长成如此大一从蒹葭的吧!

    反观跟出来的刘管家等人一脸的习以为常,刘浪忽然想起四川那句名词---耙耳朵。想来,自家老爹也应是如此吧!而且,时间跨度还相当久,从自己那完全两人姓名结合体的名字都能想见。

    还好,终究没有把姓和名弄反,浪刘这个名字绝对不是一般的难听。

    更好的是,纪雁雪没跟着来。刘浪脑海里竟然冷不丁的浮起纪雁雪的身影。至于为什么好,刘浪现在还来不及去想原因。

    “娃儿,怎么咳嗽起来了?是不是打仗受的伤还没好利索?天杀的小日本儿。”听到刘浪咳嗽声的女子顾不得再痛骂自己老公,转身拉着刘浪的手上上下下仔细打量起来。

    “妈,要没好,我那能骑几百里的马从广元跑回来?”兴许是肉体本身的记忆,刘浪这声妈喊的毫无凝滞。

    “夫人,浪少爷长途跋涉,肯定累着了,我们是不是先让他进屋歇着说话?”一边儿的刘管家劝道。

    “浪娃儿快到屋里头,春梅,去把那碗血燕窝热好了给少爷端上来,还有那份大盘回锅肉,浪娃儿最喜欢吃肥肉的。三川儿招呼好两位军爷,让厨房开火把好吃的都弄上来。”女人一边拉着刘浪就往屋里走,一边风风火火的招呼道。

    到了屋里,温暖而明亮的灯光下,刘浪才看清了自己这一世母亲的模样。绝对“珠圆玉润”的母亲,刘浪觉得,走到哪儿,别人都不会认错自己母子俩。

    不光是圆圆的脸型像,就连圆滚滚的身材,那也几乎一模一样,刘家之富,看母子俩都能一目了然,那不是一般家庭能培养的出来的。

    反观自己那位土豪老爹刘顺和,却是和母子俩大相径庭,四川人本就个子不高,刘顺和身子又有些单薄,和自己魁梧型的老婆儿子站在一起,更加显得清减。

    “报纸上说你和小日本干的时候受伤了,现在好利索了没?”等到刘浪坐下,坐在刘浪身边尚穿着棉布睡衣郎蒹葭拉着刘浪的手问道,眉眼中满满的都是关切。

    “没,没受伤,那都是为了宣传效果,政府搞的那一套,老汉儿,妈,你们懂的。”刘浪摇头道。

    糊弄母亲,刘浪还是很驾轻就熟的,前世昔日每次归家,他最怕的就是被母亲看到身上的伤痕,母亲流下的泪会让他心里发堵却不知如何安慰。

    “懂个锤子,没受伤那你为啥子不写封信回来?害得你妈为你担心,没看都瘦了这么多?”一旁坐着的刘顺和突然冷哼一声,用力拍拍桌子。

    “咳咳”

    虽然老爹语气严厉,但刘浪差点儿还是没忍住笑场。如此“珠圆玉润”的一个妈,竟然都还是瘦了许多?老汉你确定你不是在讲冷笑话。

    “老东西,娃儿才回来,你虎个啥子?”女子瞪丈夫一眼,回头安慰刘浪:“莫理他,你别看他现在凶,从听说十九路军在上海和小日本干起来,都没睡好过,那可真是掉了十好几斤肉。哼,哪像老娘我吃得好睡得香,我浪娃儿有祖先保佑,怎么会有事?”

    光从体型判断,刘浪觉得母亲话里的真实性至少高达百分之九十。

    “哼,你不担心,你不担心天天晚上拉着我摆龙门阵?摆的我睡瞌睡都睡不好。”刘顺和脸上有些挂不住了,继续冷哼。

    听着父母你一句我一句的争着,刘浪微笑着一言不发,就这么静静的听着。和上一世偏于严厉的军人世家风格完全不同,民国川省小门小户的刘家却更让刘浪感觉温暖。

    也许,这才是真正的家应有的感觉。

    就算是钢浇铁铸,面临枪林弹雨眉头都不会皱上一皱的铁血战士,也会被这种温暖包围着,露出舒心的微笑的吧!